禱告    /黃愛蓮

 
 
 

我生長在一個基督徒家庭,從十幾歲起,神就借著一些經歷,堅固我的信心。尤其在禱告方面,蒙神憐憫,看見神奇妙的作為。

男友

1983年底我來美留學。一個寒假我和男友一同參加教會組織的退修會。天氣很不好,在藍脊山區更飄起雪花。男友儘管小心翼翼開車,但因為路面有冰,仍失控滑到路邊,卡在那裡動彈不得。出事時,男友大叫:Help!我亦不由自主地喊道,「耶穌救我!」那還是一位傳道人教我的,在緊急時刻來不及禱告時,大聲呼求神幫助就好了。那一霎那,我還想到,自己大學還未讀完,難道就要離開世界了嗎?

車子停住後,我們定定神,出去查看,試著推車但車子紋絲不動。沒幾分鐘我們就凍得瑟瑟發抖。感謝主,不久一個上了年紀的美國人經過,下來幫忙。他發現車子兩個前胎呈八字形,這樣必須靠拖車了。說來也巧,退修會最後一天組織滑雪,大家會轉到Hound Ear club,而此人正是俱樂部的主管。他把我們帶到俱樂部,讓我們住了一晚。

那個晚上我心裡疑惑,心想神啊,我們來參加退修會親近禰,怎麼發生這樣的阻礙呢。但轉念一想,神的保守豈不是勝過所有的攔阻?我們的車子卡在護欄的開端處,若錯過幾米,就可能掉到山崖下面了。而且山崖下面有幾層樓那麼高,摔下去就算不死,我們也會凍死。神保守了我們的平安,又差派了祂的僕人幫助我們。那晚我跪下來禱告,之後讀聖經,看到這段經文,「親愛的兄弟阿、凡你向作客旅之弟兄所行的、都是忠心的。他們在教會面前證明瞭你的愛。你若配得過神、幫助他們往前行、這就好了。因他們是為主的名出外、對於外邦人一無所取。所以我們應該接待這樣的人、叫我們與他們一同為真理作工。」(約三5-8)這些經文就彷彿神與我說話,使我得到安慰。以後的歲月中,我也以這段經歷來見證神的看顧保守,非常感恩。

經過這次共患難,我和男友的關係一下子拉近了很多。回去不久,我們便訂婚了。訂婚消息在當地報紙(夏洛特觀察報)上登出。那時報社經常選一對新人來寫寫他們的愛情故事,有半張報紙大的篇幅,也打了電話聯繫我們。我想這是一個彰顯神作為的好機會,便接受了採訪。和記者談完後,記者告訴我們,他很久沒去教會了。聽了我們的故事,他準備下個禮拜天參加聚會。願這個見證能帶領多人歸主,願一切榮耀歸給神。

大嫂

1990年大嫂診斷出腸癌,腫瘤有乒乓球那麼大,很嚴重。那時侄兒才兩歲多,如果這麼小的孩子就失去媽媽,該多可憐啊。大嫂手術前的晚上,我就跪下來為她禱告。我先在神面前認罪悔改,因為如果自己的罪沒有對付,神不會聽我的禱告。接著我為大嫂求醫治,想到可能的慘況,眼淚不停流下來。慢慢地,一首歌浮現在腦海中,調子非常熟悉,但又想不起名字。歌詞很簡單,第一段是全能的神,第二段是哈利路亞贊美主,反復詠唱。這個歌響起時,我就不再流淚了,感覺心裡很喜樂很平安,暗想,這是不是神的回應呢?祂在安慰鼓勵我,大嫂會沒事的!

第二天手術前,我特意告訴大嫂,不要擔心,神給我感動,一切都會好的。果然手術非常成功,且無需做化療、放療。現在大嫂已經過了古稀之年,兒子也三十出頭,是一名眼科醫生。

我回到自己家後,無意中發現女兒的米老鼠音樂盒,按一下,放出來的正是那首禱告時出現的曲調。再一打聽,原來是很有名的《瑪麗有只小羊》。這只小羊跟著瑪麗去學校,被老師趕出來。不知道是否有人深思過,這首兒歌和耶穌頗有關聯。耶穌是潔白無暇的羔羊,來這個世界尋找失落的人,而很多人拒絕祂。神用這首歌回應我的禱告,或許正是提醒我,從香港到美國,神一直陪伴引導著我。這次禱告的經歷成為我信心的一個大飛躍。讓我意識到無論我到哪裡去,主耶穌都與我同在,恩惠保守也一直伴隨著我。神是又真又活的!從此,我也有更大的信心,凡事向神禱告。

母親

1992年母親診斷出肺癌,醫生說只有半年的生命。先是做了一段時間放療,腫瘤縮小後準備開胸手術。我為此迫切禱告。本來預計三小時的手術,半個鐘頭醫生就出來了,說腫瘤已經轉移到淋巴,根本沒有做手術的必要。我很沮喪難過,心痛媽媽白白挨這一刀,而且得醫治的希望化為泡影。

儘管手術失敗,母親還活了三年多。尤其頭兩年,幾乎和正常人一樣,我生老二時,沒料到母親還能照顧我坐月子。對於肺癌病人,實屬奇跡。後來母親病情惡化,癌轉移到腦、骨頭。好好地在客廳走路,就突然大腿骨折。此後母親只能臥床,躺了一年多。期間為了防止骨頭壓迫神經,還做了兩條大腿的手術,很痛苦。到後來母親躺著,連翻身都不行,要爸爸和妹妹日夜照顧。我和丈夫、兩個女兒經常在週末開車兩個多小時看望母親。

一天和家人談起母親的情形,我很難過。大嫂安慰說,當初你求神多給媽媽三年時間,神已經答應了,不要太傷心啊。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大嫂告訴我,我曾經住在侄兒的臥室,我走後她收拾房間,看到我留下的一個寫著禱告事項的字條。我完全忘了這回事,一邊努力回憶,一邊後悔,怎麼這麼傻,為什麼不多求幾年?可能當初覺得情形太糟,三年已經是樂觀的極限了吧?現在回頭看,我會在禱告中加上一句話,「天父啊,若媽媽活著會很痛苦,請禰早點接她回天家。願禰的旨意成就。」

我漸漸意識到,我們盡心為別人禱告祈求,但主權在神手裡。無論結果如何,都不可灰心埋怨。就像彼得在水上行走,看環境,就下沈;定睛在耶穌身上,就能戰勝心裡的交戰。我開始為自己禱告,求神憐憫我愛母親的心,當她的時間到了時,幫助我平安面對,不要太痛苦。

母親彌留之際,呼吸聲音粗重,很吃力很辛苦。我得知聽覺是最後喪失的,就在她耳邊告別說,「媽媽,不要掛心我們兄弟姊妹,我們會相親相愛,你放心跟耶穌去天堂吧。我們天家再見!」那時我沒有痛哭,妹妹抱著母親哭了很久。

後來我整理媽媽的遺物時,才忍不住大哭了一場。神安慰我說,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花開花謝,一代人來了,一代人走了,世界變換和生命的循環就是這樣,要接受啊。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天國。你還有小孩要照顧,還要生活,不要落在痛苦里,走不出來啊。我因此得到安慰,也靠主堅強,繼續走下一段的人生路。

父親

父親高血壓,一直靠藥物維持。一年聖誕,大哥、二哥、我們三家聚在一起過節。開車途中,父親的藥在車子後面的行李箱里,不願麻煩我們,他就一直堅持。在二哥家中晚飯時他頭暈大家才發覺問題,趕忙送父親到醫院。等待的時候,我們三家人都跪下來,拉著手一起同心禱告。我發現同心禱告是很有力量的。

父親住院後,一度血壓很低,醫生懷疑他血管破裂,注射了安眠藥,讓他睡覺,而且固定身體,以防更多出血。情形危急,我們都通知了香港的妹妹,讓她趕來見最後一面。但神奇妙地保守了父親,讓他恢復了健康。

朋友

在屬靈的爭戰中,我體會到禱告的力量,也體會到魔鬼的攻擊非常真實。魔鬼非常詭詐,會假扮光明天使來讓我們做一些事,甚至看起來是好事。但如果心裡沒有平安喜樂,效果不好,就不要勉強去做。

一次,一個朋友在傳福音的時候遭遇挫折,非常煩躁不安。她情緒大起大落,無法集中注意力,連著幾天失眠,無法正常生活。我去陪她,為她禱告。到了晚上,我放輕音樂,給她按摩,使盡渾身解數,她仍然沒辦法入睡。筋疲力盡之際,我手也重、口氣也不耐煩了。她感覺到,就要我先去睡吧,不必管她。

我躺下後,心中的內疚湧出來。和愛我們、為我們捨命的耶穌相比,我們的愛心、耐心多麼渺小軟弱啊。那晚我迫切地為這個朋友禱告。後來朋友得到醫治,恢復正常。我看日曆,是整整一個月的屬靈爭戰。在這個經歷里,我深刻體會到神應許的,我們所受的試探無非是人能受的。在人的盡頭,祂總會為我們開一條出路,在人的軟弱困苦中,更加強烈地體會耶穌無盡的愛和大能大力。

回顧自己這麼多年的經歷,我的感受是,不是說神實現了我們所求的,祂才是真神。神的心意高過我們的心意,有些不被應允的禱告,是神的主權,有神的美意,且與我們有益。當時或許不明白,常常要經過一段年月回頭看時,才體會到神無限的慈愛,眷顧我們這些卑微不配的人,接納我們做兒女。神回應一切禱告,成就或拒絕,全是神的恩惠。我們要甘心樂意地順服神,讓神向我們的心說話。只要謙卑順服,我們必定蒙恩。願一切榮耀歸於主耶穌基督和深愛我們的天父上帝。

作者生在基督家庭,少年時受洗。1983年來美,讀商業管理和商業電腦數據管理。現居北卡夏洛特市,在夏樂市華人浸信會(CCBC)聚會服事。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