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啊,你的毒鈎在哪裡?    /Asenath Chang

一位我很欣賞的記者說過一句話:「沒有在深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然而,即便每天在深夜哭泣不能入睡的人,也不一定能瞭解人生的意義。隨著我們年齡的成長、閱歷的增加,彷彿苦難比快樂更容易成為我們的朋友。我們或許忘記了最近一次歡笑帶來的驚喜,卻無法釋懷最近一次苦難帶來的傷痛。「苦難」與「死亡」是一對孿生兄弟,是人生無法迴避卻又對其無能為力的兩個問題。因此,當我們研究「人」的時候,與其說是研究「人生」,還不如說是在研究「苦難」與「死亡」。

關於對「苦難」與「死亡」的親身經歷與理解,我不得不提《棚屋》這本書。本書的主人公在一次意外中痛失愛女,這讓他與上帝之間那份原本不牢固的關係更徒增裂痕與距離。於是,他對「為何有死亡與苦難?」以及「耶穌怎麼看?」這兩個一直縈繞在人類生命中的終極疑惑做出了很好的探索。坦白而言,死亡是如此接近我們的生命,難怪保羅即便在對信徒講解復活的盼望時,仍不忘感嘆死亡的真實與力量:「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林前十五55)

然而,人們在埋怨上帝對苦難保持沉默之時,卻很少想到在這個世界的受造之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導致了今天的苦難?因此,使徒保羅提醒信徒:死亡本身並不是最可怕的,罪才是;我們是因著罪而陷在死亡的權勢之下。「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林前十五56)由此可見,使人心充滿懼怕戰兢的毒鉤乃是罪,導致一切苦難的根源也是罪;人類若沒有罪,死亡的傷害以及對死亡的恐懼便不復存在。

因此,本文的重點並不是討論一直纏繞在人類生命中的終極疑惑;而是藉著對一切苦難的根源——罪的剖析,讓人看清「死亡的毒鉤」之罪的本質與危害,從而更珍惜恩典,用信心與順服委身於那位恩典的主。我認為羅伯特·派博說得對:「對罪有正確的理解,可以幫助我們有較實際的期望。研究人類的墮落有助於我們不會因人的行為而輕易失望。你比較不會經驗幻想的破滅,如果你沒有什麼可以『被破滅的』幻想!……那些對罪問題理解不正確的人,也將不可避免地曲解福音對它的解決方法。」1

罪的本質

我們對罪本質的瞭解,可以從聖經中提到 「罪」的用字而知。在舊約聖經中,至少有8個用來表達罪的基本用語,新約則有12個,合起來便是聖經中有關罪的基本教義2。從詞源學而言,希伯來文主要有4個字根與罪的意義有關,它們是ht’、ps‘、‘wh和sāgah。現具體分析如下3:

1.在這些字根中,ht’使用得最頻繁,它在舊約中大約出現了595次。此字根所表達的基本概念是 「矢不中的」,意即道德或宗教上的偏離。
2.ps‘指破壞關係的行為,當涉及罪的時候,它意即背叛神、蔑視神的主權及統治。
3.‘wh有「故意歪曲」之意,它主要強調因故意犯罪而導致的罪愆與刑罰。
4.Sāgah的基本意思是「出於無知犯錯而離開正道」,這個字通常出現在關於獻祭的經文中,指誤犯了獻祭條例。

因此,我們從舊約聖經中有關罪的用字可知4:

1.罪有不同的形式,由於用來表達罪的詞語很多,因此以色列人可以清楚得知他們所犯的是什麼樣的罪;
2.任何跟標準相反的都是罪,最終極而言,罪就是不順服神;
3.不順服也包括正面的與負面的,而正面的罪則是重點;由此可知,罪不僅是「矢不中的」,同時也是錯中了別的目標。

此外,從新約中對罪的用字可知:

1.罪必然是違反了一個清楚的標準;
2.終極而言,所有的罪都是正面地背叛神、違背祂的標準;
3.邪惡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
4.人對罪負有不可推諉的責任,人對此心知肚明。

由此可見,無論聖經用哪一個字來表達哪一方面的罪,罪的本質都是人對上帝榮耀與聖潔之屬性的冒犯與悖逆;因此罪被視為一種有意而為,且企圖對抗造物主的意志與行為。

罪的起源

當我們瞭解到罪在根本上是對神的悖逆時,我們就不得不轉到另外一個話題——這種可怕的罪的根源及起因是什麼?

人的自由意志與原罪

在我們探討罪的來源之前,我們必須要面對另外一個議題,就是人的「自由意志」。人的「自由意志」如同伊甸園當中的那棵「分辨善惡樹」一樣,既神秘又詭異:這兩者同為上帝所造,又同樣參與在人類的墮落之中;它們彷彿是上帝操縱的工具,共同蓄謀要讓人類墮入罪惡的深淵。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奧古斯丁說:

「若人是善的,而且除非他先願意行善,就不能行善,那麼他就應當有自由意志,缺此他就不能行善。我們不得因罪惡藉自由意志而發生,便假定說,上帝給了人自由意志,是為叫他犯罪。人缺少自由意志,不能過正直的生活,這就是神給人自由意志的充分理由。……一種行為除非是有意行的,就不算是罪惡或善行。假若人沒有自由意志,懲罰和獎賞就算不得公義了。……所以上帝給人自由意志,乃是對的。」5
英國大詩人彌爾頓認為:「不自由,他們怎麼能證明他們的真誠出於真正的忠順、篤信和愛敬?那可以只顯得他們迫於形勢,並非心甘情願。這樣的遵命我有何快慰?他們又怎能受讚美?」6 由此可見,自由意志是上帝賜給人類的禮物,它是良善而非邪惡的,人類沒有它就不能生活得正直。我們與其說「上帝不應賜下自由意志」,還不如說「誤用它的人應當被定罪」。

此外,歷史上對「自由意志」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作為宿命論的摩尼教(Manichaeism)高舉神的全權而否定人的自由意志;而伯拉糾主義(Pelagianism)則高舉人類意志的完全自由,而同時否定神的全權。7 事實上,「自由意志」一詞並非出自於聖經,而是來自斯多亞主義(Stoicism),第二世紀的神學家特土良將它介紹給基督教。而奧古斯丁沿用這個名詞,卻試圖賦予其較接近保羅看法的含義,強調人的自由意志因為罪而受到扭曲與限制,因此人是有原罪並急需神的恩典才能恢復其本性8。然而,伯拉糾卻認為「能力決定義務」,即人沒有原罪且可以無需依靠神的恩典而達至完全,因此伯拉糾主義似乎是一種死板的道德權威主義。

很明顯,雖然人類的墮落是出於自己的意志,但他卻不能靠自己的意志爬起來。雖然墮落的罪人並未失去他做選擇的能力(他仍可選擇他所想要的,按著他的慾望行動);但由於他的慾望敗壞了,他已沒有像那些已經得到釋放的人所有的自由來選擇義。因此墮落的人就受制於嚴重的道德束縛,這種束縛就被稱為「原罪」(Original sin)。9 此外,聖公會信條(1563年)對「原罪」有代表性的分析:「原罪……就是人本性上的瑕疵和腐敗,是亞當後裔與生俱來的;故此,人與原來的義遠若天涯,按著本性傾向行惡,肉體常貪慕與聖靈相違的事;所以凡生在世上的人當受神的震怒與咒詛……信而受洗者雖不再定罪,然而使徒承認,人的情慾中仍蘊藏著罪性。」因此這種普世性的固執叫我們偏行己路、我行我素的情形,乃是原罪本能的結果。10

人類最初的墮落

人類最初的墮落發生在伊甸園中。亞當和夏娃是神權柄的象徵,除非他們聽從神,否則他們就不能成為神權柄的象徵。因此,神將分辨善惡樹放在伊甸園中,不是為故意刁難我們的始祖,而是要試驗他們是否順服神。

當蛇前來引誘夏娃:「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創三1)她回答說:
「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創三2-3)
不幸地,從以上的對話可知,在人類第一場屬靈爭戰中,夏娃曲解了神的誡命。神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創二16)夏娃忽略了「隨意」二字,也曲解了神警告他們選擇善惡樹果子的後果。神說,「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創二17),而她卻理解為「免得你們死」。這兩個陳述的區別在於:「免得」的意思是指「可能會或可能不會發生」。因此,夏娃把神確定的話轉變成了一個純粹的威脅。11

因此,夏娃首要的問題在於:她認為不是從神而來的事情也可能是好的。羅伯特·派恩說:「所有良善的事都是從神而來。相反地,凡不是從祂而來的都不是好的。夏娃沒有理解這一根本性的原則,成為雅各所警告的謊言的受害者。聽了蛇的話,她的結論顯然是善惡樹上的果子也是好的儘管它不是從神來的。」12 夏娃另外的問題在於她對上帝的不信任。明顯的,撒旦在播種懷疑,然而可悲的是,夏娃認為蛇的話更可信,就是吃了這果子她就能「如神」一樣知道善惡(創三22)。

既然決定本身就是一個選擇,在相信與不信之間的選擇;那麼顯而易見,人對神的順服顯示了對祂的良善和話語的信任,而不順服則顯示了對神的不信任。13 更為不幸的是,亞當並沒有制止夏娃對上帝的悖逆;在撒旦的引誘面前,他同樣選擇了背叛神!

罪的結果

在亞當和夏娃違背神的誡命之後,他們並沒有立即倒下、沒有立即死亡;但從那時開始,就有各樣的分離產生。首先亞當和夏娃之間有了一個分離,他們意識到自己赤身露體,並且開始互相指責與推卸責任,曾經純潔的夫妻關係走向了自私自利的個人滿足。此外,他們與神之間有了分離,他們第一次感到了空虛與內疚,也不再享受與神之間親密無間的關係,取而代之的是逃避神。最後,他們與自然界也產生了分離,人不再藉著管理自然界來與其和諧相處。《棚屋》的作者這樣總結道:「選擇那樹上的果實而把宇宙撕成兩半,使精神與物質脫離開來。他們在自己的選擇中驅除了上帝的氣息,於是就失去了生命。」14

另一方面,雖然亞當和夏娃沒有受到上帝即刻的審判而死亡,然而,在那個時間點之後卻有各樣的死亡在進行:我們看到在創世記第4章,這個單純以偷吃一個果子開始的罪,轉變成了一個手足相殘的悲劇;到了創世記第6章,人類的罪變得如此巨大,以至於神後悔造人在地上(創六6),而處理它的唯一方式就是:「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

(創六17)這個過程看起來並不是很糟糕的罪,其後果卻造成了每個生在地球上的人的苦難。歐門博士提醒說:「你們在這裡看到問題是什麼了嗎?我們無論如何必須不能鼓勵犯罪,我們必須認清真正罪的中心點是什麼,在她(夏娃)相信這果子能使人有智慧的那個時刻,她就已經犯罪了,剩下的只是細節而已。」15

驕傲

當亞當夏娃接受了蛇的謊言以後,驕傲在人的內心就產生了。奧古斯丁說:「每樣罪不都是驕傲,但驕傲可說是一切罪的開端。因魔鬼的墮落是由驕傲來的,而罪是從魔鬼來的;而且後來魔鬼用其惡毒與嫉恨攻擊那仍然站立得住的人時,牠用那使自己墮落的驕傲去陷害人。蛇在引誘時用驕傲的方法乘虛而入說:『你們便如神。』」16 因此經上說:「敗壞之先,人心驕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箴十八12)

聖經顯示沒有其它罪更令上帝恨惡和嫌棄,以至祂極為猛烈地抨擊這類的罪:「凡心裡驕傲的,為耶和華所憎惡。」(箴十六5);「驕傲的必屈膝。」(賽二17);「神阻擋驕傲的人。」(雅四6)

驕傲的主要特性是從神獨立,這也是亞當心中的罪惡:他不依賴神,反而想變得和神一樣,因此敗壞了整個人類。驕傲是完全的自我滿足,這與神兒子的態度恰恰相反,耶穌說:「我憑著自己不能做什麼。」(約五30)祂以依賴祂的天父為榮耀,而驕傲卻以獨立自恃為榮。由此可見,驕傲的核心就是完全漠視神,彷彿我們是生命的創造者,是人生的主宰,可以為所欲為;我們不僅以救世主的姿態對待別人,甚至也用高高在上的姿態去審判上帝。

身不由己

人類儘管有追求真善美愛聖的自由,但已不具有這樣的能力,罪已成為人類最大的牽引力,使人在指向自我中心時不可能同時忠於真理本身。17 這就是「自由」的吊詭性:當人可以自由地為所欲為時,卻發現自己竟然一下子成了空虛的奴僕,從而陷入無邊的不自由與不滿足當中。罪人被罪操縱而身不由己,難怪保羅將罪稱之為「死亡的毒鉤」!

當人犯罪以後,人固然仍有上帝的形象,大到全人類,小到人的理性、情感、意志均已受到罪的玷污,對上帝只有模糊的感知而無法「通神」。因此,人墮落後,本質(substance)仍擁有上帝的形象,本性(nature)上卻只能模糊像上帝,而不能再清晰完整反映出上帝的形象。18 這就是罪人身不由己的原因——罪隔絕了人與神之間的關聯,墮落後的人類再也不能自由地反映出上帝最初造人的形象與榮耀。

保羅曾極為悲哀與無奈地指出罪人靈魂中的無力感:「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七18)由此可見,實際上人犯罪不僅僅出於無知,更是沒有能力行善。

帕斯卡爾也曾辛酸地說道:「原來歸根結底,假如人從來就不曾墮落,那麼他就會確有把握在他的清白無辜之中既享有真理又享有福祉了;而假如人從來就只是墮落的,那麼他就既不會對真理,也不會對賜福具有任何觀念了。然而,儘管我們是不幸的,——如果我們的景況之中根本就沒有偉大也就談不上不幸了,——我們卻既有著對幸福的觀念,而又不能達到幸福;我們既感到真理的影子,而又只掌握了謊言。這一切的可悲其本身就證明了人的偉大。它是一位偉大君王的可悲,是一個失了位的國王的可悲。」19

罪惡看起來是一股所向無敵、操縱人的力量,但在基督的救恩面前,保羅禁不住發出這樣的驚嘆:「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十五57)

結語

我們始祖的墮落影響到了全人類,並帶來敗壞與死亡;雖然每個人都渴望與追求幸福,但這個願望會一直落空,直到我們死亡為止。帕斯卡爾說:「很久以前,人類曾經過著真正幸福的生活,現在的人類對那種生活只留下淡淡的記憶。人類徒勞無益地追求一種東西,以求獲得幸福。他們四處尋求超自然力量的支持。他們不知道,只靠他們自己是做不到這一切的。無底的深淵只能被一種無限的、永恆的東西所填充,因此任何事物只能由上帝決定。」20 C.S.路易斯的觀點也與帕斯卡爾相印證:「我們有一種慾望,這世界的萬事萬物都不能滿足……很可能這世上一切的樂趣並非為滿足此盼望而有,而只是用來喚起這盼望,讓我們想到那『真正的東西』。……須知地上的這一切只是那永恆事物的影子與回聲。」21

因此,罪在這世界導致的迷失、黑暗與破碎只能由福音來解決,因為唯有「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福音的偉大之處在於神在基督的死和復活裡,赦免了我們自恃自是的罪,又救我們脫離這種罪的惡果。神在基督裡替我們成就了我們自己做不到的事:祂救贖我們脫離罪惡,又救我們脫離為自己而活的生命,因而救我們免受判罪。22

我們當如何回應這份恩典呢?很多人認為我們應當將上帝置於我們生命的頂端,但我相信以下這段話更能打動我們的心:

「你將上帝置於頂端,那真正的意義是什麼?放多高才夠?……我並不想要你自己的一部分或你生活的一部分。即便你能給我,那也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全部的你,和你的每一天。……我並不想要在價值的單子上名列第一,我想要處於一切的中心。當我居於你之中,我們就能一起經受你遇到的每件事情。與其在金字塔的頂端,我寧可處於一個移動的中心,在那裡,你的生活——朋友、家庭、職業、思想和行為都與我聯繫在一起,但又隨風移動,進出自如,循環往復,跳出美妙的生命之舞。」23

因此,我們與其對「死亡的毒鉤」感到懼怕與無奈,還不如用信心與順服擁抱救恩、與主耶穌共同舞出生命中最美的榮耀!

 

參考書目:

•奧古斯丁,《恩典與自由》,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8。
•威廉·揚,《棚屋》,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10。
•巴刻等,《同心堅信》,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2。
•帕斯卡爾,《思想錄》,西安: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
•史普羅(R.S. Sproul),《認識預定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
•約翰·加爾文,《羅馬書注釋》,北京:華夏出版社,2012。
•羅伯特·派恩,《人類與罪》,https://online.dts.edu/, (accessed April 8, 2013)。
•雷歷博士,《基礎神學》,香港:活石福音書室,2007。
•邱業祥,《聖經關鍵詞研究》,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9。

 

備註:

1.羅伯特·派恩,《人類與罪》,https://online.dts.edu/, (accessed April 8, 2013)。
2.參雷歷博士,《基礎神學》,(香港:活石福音書室,2007),227。
3.參邱業祥,《聖經關鍵詞研究》,(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9),383。
4.參雷歷博士,228、231。
5.奧古斯丁,《恩典與自由》,(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44。
6.齊宏偉,《一生必讀的關於信仰與人生的30部經典——從<懺悔錄>到<復活>》,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27。
7.麥葛福,《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8,435。
8.Ibid.
9.史普羅(R.S. Sproul),《認識預定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46。
10.巴刻等,《同心堅信》,(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2),49。
11.歐門博士,BE102講義,https://online.dts.edu/, (accessed April 8, 2013)。
12.參羅伯特·派恩,《人類與罪》,https://online.dts.edu/, (accessed April 8, 2013)。
13.Ibid.
14.威廉•揚,《棚屋》,(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10),152。
15.歐門博士,BE102講義,https://online.dts.edu/, (accessed April 8,2013)。
16.奧古斯丁,185。
17.齊宏偉,29。
18.齊宏偉,228。
19.帕斯卡爾,《思想錄》,(西安: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81。
20.帕斯卡爾,87。
21.齊宏偉,36。
22.巴刻,97。
23.威廉·揚,238。

 

作者為達拉斯神學院基督教教育碩士,教牧教育學博士在讀。研究興趣為婚姻輔導與諮商,基督教教育。已婚,育有一子。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