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祂拯救,因祂改變    /趙愛國

 
 
 

蒙祂拯救

我在中國大陸長大,在我10歲到20歲之間,正趕上「文化大革命」。當時我最信奉的就是《國際歌》中的歌詞,「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我非常相信個人能力,認為只要經過艱苦的努力,付出超過別人的代價,就一定能出人頭地。

我17歲參加工作,為了能提拔為幹部,我咬著牙拼命工作,也非常注重文化學習,不久就被選上到了機關工作。我又練習寫文章、投稿,後來一年可以發表上百篇,其中不少還在全國範圍被評上一、二等獎。22歲那年,我被提拔為幹部,以後一帆風順,到32歲已經是縣團級了。看著個人取得的成就,我更加相信「事在人為」的重要。

1990年,我的前妻作為訪問學者出國了。到美國後她問我要不要出來,當時我挺矛盾,因為在職務上我一直有一個更高的夢想。雖然有些猶豫,可我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我想,美國天地更大,對於我這樣一個崇尚個人奮鬥的人來說,應該是最好的選擇。於是我下定決心,在1991年底跨過太平洋,開始了在美國的零起點奮鬥。

到了美國的第三天,我的前妻帶我去一間教會,不過她並不是為了讓我去認識耶穌,只是因為這間教會有免費的英文輔導班。教會的牧師是美國人,非常熱情。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聖經,知道了有上帝的存在。不過當時我覺得這只是知識,和我在美國的奮鬥是兩碼事。所以,學習聖經我注重的是背單詞、學語句,至於聖經中講的是什麼,就沒有放在心上。

我的第一份工作很辛苦,但我仍然一直堅持去教會學英文。牧師對我也很用心,讓我不只認識單詞,更要認識上帝,他還常帶我們參加教會的崇拜。看到那些基督徒虔誠的樣子,有時我還真覺得或許有一位令人敬畏的上帝。不過那時還是半信半疑,因為我自認是唯物主義者,也常和一些基督徒辯論。就理性上講,我很難被說服;但從感情上講,看到牧師和這些基督徒都這麼好,我也似乎感覺到他們信奉的上帝一定會非常好。有一次真的有感動,牧師呼召時我也曾舉起過手,可我還是沒有足夠的信心走下去。但我知道,我們的神從那個時候就揀選了我,儘管我還是堅持走自己的路。

打工的生活不容易,幸運的事情有過,但不幸的事情卻是接二連三。1993年的一天,我的車被後面的一輛卡車猛烈追尾,車頭撞在高速公路中間的水泥路障上,汽車被擠壓縮短了二分之一,車後窗緊貼到我的座位後面。用當時警察的話說,我被夾在中間,簡直就像三明治。當時我是從車前窗爬出來,活動了一下全身,竟然沒有受傷,警察看到我也連連說不可思議。本來這就是一個神蹟,是神在死亡線上拉了我一把,但非常可惜的是,我沒有全然感謝上帝,還到處自誇自己是如何命大。

說起大難不死,我還總有些可說的。1991年4月,在一次瓦斯爆炸中,我全身大面積燒傷,體內後來出現了兩種可怕的敗血症病毒,醫生讓我父母有思想準備,可是我挺過來了,而且恢復得很好、很快,甚至沒有影響我91年底來美國。很多人都對我說,你老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可是我沒有信靠上帝,信靠的是個人打拼奮鬥,結果沒見到什麼後福,反倒是禍事不斷。

1994年春天,我和前妻把全部積蓄拿出來,開了一家中餐館,我也第一次體會了當老闆的滋味。可是位子還沒坐熱,半年不到,廚房裡就著了一把火,餐館停業了。因為在美國,餐館著火後很麻煩,重新開業很難,我們沒有錢挺下去,最後只能把餐館丟給了房東。

生意的失敗,讓前妻對我大失所望,她不再認為我是一個有才華、有能力的人,甚至懷疑我是否適合在美國繼續待下去。可是我偏偏是一個不服輸,更不能容忍別人小看我的人,於是我們的爭吵越來越多。她是博士後,我是打工的,我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1996年6月我回國探親,當時我們商量好了,如果我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伴侶,我們就離婚,各自開始新的生活。結果回國後真的找到一位,我和前妻就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辦了離婚手續,並各自祝福,之後我和現在的妻子結了婚。我好像又鼓起了個人奮鬥的勇氣,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哪裡知道等待我的將是更大的不幸,因為人真的無法掌管自己的命運。

當時我自己先回到美國,在一家中餐館打工,其中有一名東南亞退伍兵,有時故意刁難我。1997年3月25日晚上,我們之間發生了爭吵,他忽然掏出手槍,向我連開六槍。當時有五發子彈打穿了身體,一發還在體內(心臟旁邊)。因為大量失血,我感覺身體越來越冷,也越來越沒有力氣,當時我想這一回算是完了。好像沒過多久,警察和救護車趕到了,醫護人員立刻忙了起來。他們很專業,先用一個東西把我全身包裹住,然後往裡面充氣,這個東西就越來越緊,把所有的彈洞都堵住了。接著在救護車裡,他們就開始急救和手術前的處理。大概二十幾分鐘,救護車就開到了醫院,我當時一直還清醒,好像在數算著生命最後的時間。我是直接被推進手術室的,當我看到無影燈的時候,心中好像有了一些希望,但也有一種也許再也睜不開眼的無奈和失望。這時我忽然想到了上帝,心裡喊著,上帝啊,求你救我!當全麻口罩一戴上,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十幾個小時之後,我竟然又醒了過來。在生命的關鍵時刻我呼喊了上帝,上帝也又一次救了我。

1997年作者遭遇槍擊案的報紙報道

這一場大難,真的是把我徹底擊倒了。受傷之後,我無法繼續工作,於是我變賣了家裡的東西,返回了中國。在家人的照料下,我的身體恢復得很好。可是時間過得很快,手頭的錢也花光了,我只能再回美國。那時候在美國我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但是沒有別的選擇,我必須回來。當時兜里只有200美元,我只能先落腳在一個朋友家,然後去城裡找工,在唐人街附近租下一間小屋,從此開始了我在美國6年後的再一次開始。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想自己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我不是很有能力嗎?結果怎麼會是這樣?上帝救了我的性命,可是他為什麼不來改變我的命運呢?

因祂改變

住下沒過幾天,我發現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唱歌,唱的是什麼也聽不太懂。房子有四個房間,有一天又聽到了歌聲,我敲開那人的門,就和他聊了起來。原來他是一個牧師,是台灣人,比我大十來歲,正在讀心理學博士。我問他每天唱的是什麼,他說是聖詩,是贊美上帝的歌。我說那不是去教會才唱的嗎,怎麼一個人還唱呢? 他說我們要時時贊美我們的神,榮耀祂的名,祂保守我們的一切,讓我們有喜樂、有平安。

日子久了,我發現這位王牧師非常好,他講的一些聖經道理很容易懂。我漸漸明白了人的盼望是什麼,人為什麼而活,上帝才是我們的唯一信靠,只有相信祂才能得救。王牧師還認識一些中國人,後來他把我們組織在一起,成立了一個查經班,每週日帶我們去教會。回想那段生活,雖然很貧寒簡單,可是心裡卻充滿了盼望,充滿了喜樂,因為我終於找到了我的救主。幾個月後我就決志、受洗、歸入了主的名下。那時候我的收入不多,可是每個月都會拿出什分之一奉獻,當時我真的很有信心,我知道這信心完全來自於我們的主耶穌。

很多基督徒都愛說這樣一句話: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真的,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才完全信靠、全身心仰望主耶穌,神的祝福也開始降臨。就在我信主的第一年,拖了三年多的車禍官司給了最高額的賠償,因為槍擊案從餐館也獲得一筆賠償,我用這些錢投資買了一棟三層的排屋。那時候我國內國外兩邊跑。1998年我和太太有了大女兒。2002年,太太女兒來美國跟我團聚,她們一來,我就帶太太去教會,在神的面前感恩。我又向神禱告,求神開路,讓我們在市中心開一家Spa。按照我們當時的狀況,這個要求其實很過分,一是我們的技術不行,二是我太太那時還不會說英語,三是手裡沒多少錢。可是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讓我們花了很少的錢,就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開了一家Spa,而且開起來就有生意。按著我們的技術水平、裝修設備,不太流利的英語,我們至今都沒有一個好的解釋,這怎麼就能開起來呢?答案只有一個:感謝神的豐富供應。

生意有了,而且一年比一年好。接下來我們又搬了兩次家,房子越住越大,心卻離神越來越遠。那些年,我們基本不去教會,也沒有「什一」奉獻,甚至不讀經禱告,只有遇到麻煩了才禱告一下。2006年,我們的小女兒出生了,當時我50歲。這本是神的極大祝福,可我把神幾乎完全忘了,一心一意緊抓著世界。小女兒出生後,我們要請一個保姆,當時我還以基督徒自居,登廣告時特意要求應聘者必須是基督徒,結果來的果然是個基督徒,我們叫她孫姨。

有一天,大女兒對我說,孫姥姥問我你真的是基督徒嗎?晚飯的時候我就很認真的向孫姨解釋說,我信主已經快10年了,是個老基督徒了。孫姨就問我,那你好像不怎麼去教會,也不讀經,連週日崇拜都沒有。我當時臉也紅了,解釋說連續的搬家,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教會。孫姨說,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地方去,那我們就一起每週日早晨在家敬拜吧。我接受了孫姨的意見,接下來兩個多月,我們就一起在家敬拜,唱贊美詩、讀經、禱告,孫姨還給我們作了許多見證。她是昆明人,因為信主,丟了工作,為了傳福音,幾次被抓進監獄。可是在監獄里她仍然傳福音,她非常感謝神能給她進監獄的機會來歷練她。我們還知道,她的兩個兒子過去都吸毒,怎麼都戒不掉,最後是靠著神的大能不但完全醫治了他們,而且非常敬虔,成為了神的器皿。因為孫姨感受到了神的呼召,她放下在美國的工作,在我家只工作了三個月就回國了。孫姨的出現對我們影響很大,尤其是我太太,她開始真正認識神,並且從那以後,我們一直都每週敬拜禱告。

2008年,美國的房市開始下滑,看到這種形勢,我們就開始上市賣房。經過了很大周折,蒙神保守,我們竟然以比較理想的價格賣掉了房子。搬到了新的住處,我太太首先在我們家周圍找教會,用她的話說,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遠離神了,我們必須回到神那裡。感謝神!我們很快就找到一家教會,並且一直參加教會的活動,不到一年,我的太太和女兒就受洗歸向了主。可以說,是這幾年我才開始真正親近主,學習神的話語。我常常回想自己走過的道路,發現我的內心是何等剛硬,身上的老我是多麼頑固。雖然主在我每一次危難都以祂慈父般的大愛緊緊拉住我,可我還是常常把主忘到一邊。但是我們的神從沒有離棄我,「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一百零三8, 10)。我真的感受到了神在我身上的作為,也經常能感受到神的光照。有了神的光照,我才能真正看清自我,才能認真思想神的話語,真正看到自己內心的污穢,心甘情願的在主耶穌面前認罪悔改。

說到認罪悔改,有一段時間,我太太對我的家長製作風產生了極大不滿。因為她比我小14歲,我對她說話有時像對孩子一樣,缺少對妻子的那份尊重,結婚以來一直是這樣。剛開始她很崇拜我,但她到了40歲的時候,忽然感覺不一樣了長大了,不喜歡我對她的態度,可是又爭不過我,心中的怨氣不斷在積累,忍耐也到了極限。所以那段時間,她對我有些不冷不熱,甚至不愛和我說話。我就問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她才把心中多年的委屈和不滿一一道來。聽了一陣子我就受不了了,開始打斷她,做一些解釋,結果不歡而散。過後我們又談過多次,依然是各說各的理,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淡。有一次我說:我們不能一直這樣吵下去,你說句實話,你還愛我嗎?我太太很艱難地說:就你這個樣子,我已經不愛了。這一下我真的有些懵了。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我開始冷靜下來審視自己,發現確實有我太太說的毛病,也確實傷害了她,但我無法接受太太說不愛我的現實,總是逼著她表示還愛我,可她就是不說這話,還說需要時間,而我性子太急,沒有耐心,這樣一來,我們的關係就更緊張了。

有一次參加禱告會,我求問神,我們的夫妻關係到底該怎麼辦? 我眼前忽然出現了「認罪悔改」這幾個字,我繼續禱告,求聖靈來光照我。這時我清楚地意識到,我現在依然是在認對方的罪,免自己的債,而沒有認自己的罪,免對方的債。我在主的面前流淚了,我感謝主!我知道在這樣的處境中,神為的是要破碎我、建造我,讓我謙卑下來,全心歸向主。後來的日子里,我不再逼問我的太太還愛不愛我,而是認認真真地、一點一點地改變自己,每天都做認罪悔改的禱告,求主來潔淨我,不只是為了夫妻關係,而是在主的面前完全地敞開、認罪悔改,「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從那時起,我們設立了家庭祭壇,我不再是我們家的團長,不再發號施令,而是降尊為卑,每天在家燒飯、買菜、打掃衛生,不管有什麼事情都完全交托在主的手中。凡事禱告,凡事感恩,彼此相愛,合而為一,結果是一家人和和美美,比以前什麼時候都要好。

七、八年前,神給我的感動就是要把自己完全奉獻出來。我常常思想《詩篇》90篇12節:「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我想,我都五十多歲了,神給了我那麼大的恩典,「我當做什麼」?我想,我應該好好裝備自己,切切禱告,順服神的呼召和帶領,無論神讓我做什麼,我必當全然擺上,牢牢記住蒙恩感恩,蒙愛愛主,主為我死,我為主活,真正做到盡獻所有為主使用。感謝神!是神給了我生命,是神給了我道路,是神給了我喜樂,是神給了我盼望。

作者於1991年從中國移民美國。出國前曾擔任解放軍團級軍官,信奉無神論,崇尚個人奮鬥。來美國後辦過公司開過餐館均失敗。1997年在餐館打工與人爭吵時曾身中六槍。絕境之時蒙神拯救,同年受洗歸主。2013年蒙神呼召開始神學裝備,並在張伯笠牧師的幫助下建立費城豐收華夏基督教會並被按立長老。2019年7月被按立牧師。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