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行傳」——主在哪裡,服事的也在哪裡    /吳宏為

 
 
 

事奉主是基督徒成長的必經之路,每個基督徒事奉的經歷或許不同,但都可以體會到神妙手引領的痕跡。主說:「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裡。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十二26)簡單的說,這段經文可以歸納出四個要點:

事奉的對象——主耶穌
事奉的心態——跟從主
事奉的準備——隨時預備好
事奉的滿足——蒙天父的尊重

文中「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裡。」英文信息版的翻譯更點出了令人深思的涵義,「…Then you’ll be where I am, ready to serve at a moment’s notice.」(我在那裡,你也要在哪裡隨時準備服事。) [The Message].

回顧自己這一生事奉主的經歷,在摸索中體會神恩典的帶領,在服事中勝過自我的設限,在嘗試中激勵自己的成長,在感恩中警醒主要我們「隨時預備服事」的美意。就以「事奉行傳」見證服事主的喜樂和成長。

事奉是何物?懵懂之中,自我設限

認識主信了福音之後,常聽到主裡的長輩說,「要成長就要參加事奉……」,當時真是懵懵懂懂,連什麼是「事奉」都搞不清楚。大一剛信主時,參加教會團契活動對自我形象的衝擊還真不小,彈琴嗎,免了!唱歌嘛,認不得豆芽菜的樂譜,高不成低不就的嗓音,藏拙吧!帶領團體遊戲,嘿嘿,能在大風吹找到椅子,不被吊單罰唱歌或旺旺學狗叫那就喘口大氣,如釋重擔了。眼看著大哥大姐們,落落大方,能說能唱,大風吹到時,鶴立雞群,一夫當關,扮什麼像什麼,分享聖經,說起見證也一樣頭頭是道,羨慕極了!自己嘛,只好「謙卑,謙卑,再謙卑」努力的當個隱形人,大概只能做些雜事,搬搬椅子,擺擺桌子,分分歌本……其實我還挺樂意做這些的。

想想自己實在是個內向,喜愛思索,不愛出頭的獨行俠。有件事至今仍然記憶猶新,記得高中上國文課時,老師會叫同學們輪流讀課文,因為我的母親是北方人,父親是本省人,在家必須使用雙聲帶,國語發音也許比較準確些。有一次,國文老師居然當著全班的同學說,「你來代表參加國語演講比賽…」哇塞,這豈只是如雷貫耳,簡直是泰山壓頂。當時我立刻恭敬起立結結巴巴對老師說,「我會……會……會嚇得說……說……不出話來,還是,請……請……別的同學吧!」老師看我當時顫驚的氣色,只好免用我的「字正腔圓」了。所以要在人前拋頭露臉,「有服有事」,難哦!

事奉第一課——熱忱所至,勝過羞澀

信主後,有一點不同的是對認識聖經真是又好奇,又有熱忱(這熱忱一直持續到今天),當時自己讀聖經看得似懂非懂,於是星期天早上遍訪學校附近的教會,聽說哪位牧長講得好就找機會去聽。星期六就隨著信主的大哥大姐們參加團契活動,包括詩班練習,這對自己倒是新的嘗試,反正練完了又有飯吃,吃完了又有查經,一舉數得何樂不為。

有一次,詩班的指揮臨時有事遲遲沒有出現,當時的美籍宣教士剛好是我大一的英文老師,她可是能彈能唱,居然當著大家的面說,「Stephen,你來帶帶大家練練唱……」(潤潤嗓子等指揮來是我的解釋。)對我來說,這要求雖然不像是上十字架,那可是「拿鴨子上架!」老師可真有鼓勵的恩賜,再三說“Give it a try…”班友們看「好戲」的眼神可真忘不了,礙於師命難違,勉為其難,站上了台前,第一句話是「請大家努力看自己的歌本,隨著琴唱……」心想「就別看我了!」如此可以避免與班友眼光接觸,免去緊張的窘境,反正比手劃腳就這麼空前絕後的一次了。

人算還真不如天算,神可真知道什麼是我該學該克服的第一課。練完了唱詩,剛放下心準備好好吃它一頓,宣教士的老師居然說,「從下週起星期天晚上的聚會,就派你領大家唱詩了。」我的天啊,足足有一個星期我茶飯不思,食不知味,飢不擇「詩」(不知如何挑選詩歌),因為唱詩時間大約30分鐘,領詩的必須從詩歌本選幾首詩歌,同時也開放給大家當場選詩。上了台,除了請大家唱,加上「比劃,比劃」,難的是還得「說兩句」,不能多說,當然我是多說不了,但也不能少說,總不能老說「請唱下一首……」這就讓我想起當年國文老師演講比賽的邀請,歷史居然讓英文老師來重演,不同的是,那股子對聖經的熱忱讓我轉移注意力到思想詩歌的來源和信息,為什麼作詩的人那麼寫?於是我給自己買了兩本書好好惡補一番,「聖詩典考」加上「樂理初步」,前者讓我有話可說,後者至少讓我「比劃」合(樂)理。就這樣,從靦腆羞澀,最不愛出頭站在人前說話,被「上架」了三年擔任聚會時的詩歌領唱。

學了什麼功課?至少敢在人前說話不先臉紅了,還有,在唱古典詩歌時,歌詞裡的信息加深了對聖經的了解,詩歌作者有血有淚,有憂有樂的經歷,讓我從心裡唱出了「我寧願有耶穌」(I rather have Jesus)的宣告。

事奉的操練——勤於學習,忠心分享

研究所是在加州的史坦福大學唸的,因地理之便,灣區常有過路的名牧講員,當時因熱愛聖經喜歡聽道的初衷未改,有機會就參加培靈會,研經會,雖然對各派神學,林林總總的教會宗派一知半解,但到底吸收了不少知識。畢業了,第一分工作是在田納西州偏僻小鎮的化學廠,舉一例吧,我家三小佔當地初中高中百分之六十的「亞裔學生」,當然沒有中文教會查經班的選擇,只能參加家裡附近浸信會的主日崇拜和主日學活動了。剛開始,教會的美國「鄉親」還真不知道怎麼和我們打交道。點頭微笑親切有之,偶而也你好我好,上主日學的課,人家也不知道我英文會話的水平,自然就輪不到我發表高論了,我也樂得當忠心無聲的聽眾。

記不得是哪一次主日學了,討論什麼問題也忘了,我只記得大家在沉思老師的問題時,突然老師點名問我怎麼想?大概是禮貌性的問問吧,當時我在加州聽道儲藏的「滿腹經綸」還居然派上用場,讓我以中式英文說了出來回答問題。這下可好,一語驚人,我還記得那些驚訝的眼神和稱讚鼓勵的話,美國朋友可真擅長說好話喔!這下破戒了,老師再也不饒我,沒事就來這麼一句,“Stephen, what do you think? ”以前上主日學,課前瞄幾眼課本,這下每週都得仔細讀讀了,不然一問就“Sink”沒話說了。

過了不久,有趣的事發生了,教會的提名委員會居然問我要不要擔任成人組30–32歲班的「主日學老師」?我打趣的問他們說,「您們聽得懂我的英文嗎?」他們的回答可真妙,「因為你有些腔調,我們不見得很懂,所以我們會很注意聽。」真是天涯逢知音,笑聲之餘,我得面對「教還是不教」的「天人之戰」。困難,多著啦,且不說英文表達的能力,單說聖經吧,大部分時間讀的是合和本的中文聖經,唸起英文聖經還得查查字典,怎麼教?還有,一班約有20人大半是公司的同事夫婦,有些班友還是小主管,個個能言善道是公司的明日之星呢。看環境,打退堂鼓是情有可原,但回頭一想,這難道不是學英文聖經最好的機會嗎?逛書店給自己買了本Ryrie帶註釋的英文聖經,還記得逛書店時遇到一位陌生人,閒聊中他特別說到那尋主的少年官,缺少的一件便是變賣所有的來「跟從主」。(可十21)聽了,想想就這麼決定教了。

開始時,我把問題寫在大張的紙上,要是聽不懂,總看得懂吧,班友挺合作的,也不見外,遇到不發言的,我也學學問那些寡言者,“What do you think?” 自己不謙卑也不行,那些艱深難讀的解經書就成了床頭睡前的必須品催眠劑了。這樣,從80年代接下了教主日學的工作至今,數十年如一日沒有間斷過。

學到什麼?持續對神話語的熱忱,因著環境的不同,開啟了以中英各種譯本來研讀聖經的經歷,加上解釋希臘文聖經字典的輔助,對一些難懂的經文真是豁然開朗,神尊重了我對祂話語的熱忱。

事奉的驚喜——跨越文化,拓展眼界

另一個有趣的經歷也是難忘的里程碑。教主日學之後不久,有一次在美東南區夏令會我擔任司會,介紹講員後,講員說座中有些聽不懂華語的朋友,講道需要英語翻譯,這下辦事的同工們都傻了,一些耳機原來是準備同步翻譯將普通話翻成廣東話為年長說廣東話的朋友預備的。有工具,但臨時哪有勇夫敢出頭的,我這司會看到這場面,心想主日學都教了,硬著頭皮當「敢死隊」吧,細聲細氣的說「我來試試看」(I will give it a try, 英文老師教過的)。就別說出了多少冷汗了,東一句西一句中式英文加上「比手劃腳」,當場又翻不到英文聖經的經節,要多尷尬有多尷尬……完事了,美國朋友很好心過來安慰我,還謝謝我的翻譯,幽默地說「我們很欣賞你的body language。」弄得我真是啼笑皆非,他們也好心的告訴我幾個關鍵的口語英文字,表示他們也「似懂非懂」聽進了一些。這個經驗奠定了我對如何將中文講道英語口語化的好奇心,奧妙的中文典故,傳神的比喻用以說明聖經的真理,但卻是難以翻譯成英文;相對的,英語講道中幽默的笑話,使經義更加明顯還真難以中譯。這也打開了對傳述聖經真理的新眼界,解釋經文可以引經據典,正確但用詞可能生硬,要能跨文化說得深入人心的舉例應用,就要有深入淺出的口語藝術了。說真的,這些念頭,還真提高了我用英文寫作及講道表達的能力。套句老話「萬事互相效力」,「效力」使萬事也相對容易了。

事奉的挑戰——隨時預備,勇往直前

不久之前,我偶而參加了本地華人讀書會舉辦的專題演講,讀書會的成員可有來頭,都是些作家,記者,文學的愛好者,大部分仍未信主。我這學理工的是偶而出現的異類聽眾,討論中,一位認識的朋友居然對主席建議說,請吳先生來談談「科學與文學」。哪有這種難題的,當場委婉拒絕,但我補充了一句,「既然大家喜歡讀書,『選好書,讀好書,寫好書』應當是讀書會的宗旨,若大家不覺得不合適,有機會我可以談談『聖經這本書』。」他們怎麼討論決定我不得而知,但我接到的邀請是,「不談宗教,不談信仰,多談文學,你可以與我們分享聖經這本書……」夠挑戰吧,就這樣我配合了聖地之旅死海古卷考古遺跡的照片和自己研究的心得,在讀書會首次介紹了「聖經這本書。」

神實在很有幽默感,就憑我從信主至今這點對認識聖經的熱忱,祂開了許許多多我從未想到的事奉機會。乍看之下雖然平凡,但卻打開了許多自己「自我設限」的籓籬,或想都沒想到的服事機會。所以「事奉行傳」就是「行之」而「傳之」,跟隨主行,主在哪兒,就隨時準備好傳到哪兒。阿們!

作者來自台灣,早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獲史丹福大學博士。吳弟兄曾任職化學廠及藥廠產品研發實驗室主管。退休後任密蘇里浸信會大學校董兼生化客座教授。其妻子陳安姐妹畢業於聖路易聖約神學院專攻心靈關懷與輔導。目前二人在研經,情緒健康,婚姻與家庭方面服事教會弟兄姐妹。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a href=”https://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wp-content/uploads/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jpg”><img class=”alignleft size-thumbnail wp-image-4233″ src=”https://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wp-content/uploads/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150×150.jpg” alt=”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width=”150″ height=”150″ /></a>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