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和夢境    /漢克

( 1 )

我的座駕是在孫女出生前半年購買的。我很珍愛這部「豐田西耶那」,因為它雖然已經開了16年,行駛近14萬英里,但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仍然盡職盡責,任勞任怨。

人老了,症候會不斷增多;車子舊了,也是一樣,會經常出毛病。我的車子還算健康,並無大恙;只是四個輪子不夠爭氣,即使換上新輪胎,控制面板上提示氣壓不足的小黃燈不久也會亮起來。可能是輪轂有些輕微變形,輪胎密封不嚴,所以前面兩個漏氣,後面一個也漏氣,只有一個漏得慢些。每次看到另外三個輪胎垂頭喪氣的樣子,都彷彿聽到那個鼓一些的自豪地說:「不用管我,救那三個要緊!我不會輕易洩氣的!」

為了防患於未然,我在車子的後備箱中放了一支綠色的家用打氣筒。每次用它都可以緩解燃眉之急,因此深為這個小工具感恩。它每次出夠了氣,自身變得滾燙,便會戀戀不捨地離開輪胎的氣門芯,收回氣管,帶著疲憊的身子,在後備箱中的角落里慢慢冷靜下來,舒適地躺下;等待著下一次立功的機會。

就這樣,它成了我每次出行不可或缺的忠實夥伴。

( 2 )

最近遇到一些困難和挑戰。禮拜四上午約了一位朋友,商談對策。為了節約時間,順便帶「內當家的」去購物,然後到「山姆會員店」辦些事。

我先把老伴送到大中華超市,然後停好車,步行到馬路對面赴約。見到朋友談完事,返回停車場,看到身邊一位年輕媽媽帶著一個孩子,剛裝完購買的食品,準備上車離開;我掃了一眼她的車子,和我的座駕一個型號,見她車子右後方的輪胎已經癟了下去,輪轂離地面也就只有一公分的距離。我趕緊提醒她,應當盡快修理,否則會有潛在危險。

她過去一看,驚訝得不知所措,說了聲「糟糕」,然後問道:「我還能不能開回家?」她說離家也就十幾分鐘的車程。

「也許可以吧。」我安慰她說。「不過,最好還是先充點氣。」
「這附近哪裡可以充氣呀?」她的臉上寫下幾行困惑。
「你等一等」。我說完,便走到自己的車子後面,打開後備箱,取出打氣筒。

她身邊的男孩子大約五六歲,好奇地看著我手中的氣筒。也許,他的心中充滿疑惑:「這不是給自行車和籃球充氣用的嗎?」我看著那個孩子,笑了笑,對他說:「我給你們的汽車試一試。」他稚嫩的臉上露出大惑不解的神情,驗證了我的猜測。我擰下那個輪胎氣門芯的塑料螺絲帽,接上氣筒,一下一下打起來。

我打得有些吃力。畢竟歲數大了,腰上還綁著一個緩解腰痛用的大鹽袋子。看到那個癟了的輪胎慢慢鼓起來,那位母親和她的孩子都很驚訝。我斷斷續續打了六十多下,直到腰酸背痛、雙臂麻木才停下來。我把氣門芯螺絲帽擰回去。她感動得一直說:「太感謝了,太感謝了!」我說:「不客氣,要感謝上帝,感謝耶穌。」

我自我介紹說:「我是個傳道人,傳講耶穌基督就是愛、就是拯救的信息。」她輕輕地「哦」了一聲。就在我收拾氣筒的功夫,與她閒聊了幾句。像陌生人慣常的搭訕方式一樣,我問她祖籍是什麼地方,信主了沒有。「我是台灣來的。」她略微停了一下,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接著說:「還沒有信主。」還沒等我詢問,她又接著說:「但是我的公公婆婆是天主教徒;可是我的父親母親都拜佛。」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連用了兩個轉折詞;中間肯定有不少難言之隱。但是我能悟出她的心思。聽到她用羞羞答答的語氣對自己家庭的描述,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鮮明的畫面:

「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九35-36)

我看得出來,她此時此刻更關心輪胎和回家的事,便沒有與她多談,只是建議她和家人多與基督教會聯繫。我對她說了聲再見,祝福他們母子一路平安。那個孩子沒說什麼,但是他轉身上車前,回頭看了我一眼。他也許還不太明白我們大人之間談話的內容。但是我想,他會記得一位白髮老爺爺用打氣筒為他家汽車輪胎充氣的事。等他漸漸長大,也許會從童年時代的這段往事中悟出一些道理來。

( 3 )

「內當家的」買完東西,我們一起驅車去山姆會員店藥房;前幾天收到那裡的一封信,說我服用的一種治療高血壓的藥物需要回收,因為其中可能含有微量污染物,繼續服用會有潛在危險。我車子的輪胎就是在山姆會員店的車行更換的,還不到三個月。那裡規定,修車必須預約。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到那裡預約一個維修的時間。

我來到服務台,前面有兩個預約的人。輪到我時,我簡單說明了情況,一位維修師傅出去看了一下車子對我說:「沒有大礙,再充些氣就可以了。你真幸運,我們正好有個空擋,現在就可以維修你的車子輪胎,你不用再跑一趟了。」

他招呼過來一位黑人技工。寒暄間得知,他祖籍是尼日利亞,來美國已經三十多年了。當我得知他的名字叫「約瑟」時,便和他聊起《聖經》來。原來他也是一位主內的弟兄。他為那四個輪胎都充足了氣,還仔細量了氣壓,使一切準備妥當。我很受感動;儘管他帶著塑膠工作手套,穿著沾有油漬的工作服,我還是和他熱情握手、緊緊擁抱。

他在我耳邊說:「我多麼希望多見到一些像你這樣的人。」我聽了既感動又羞愧,因為信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也有很多掙扎。好在我們有主,地上有祂的腳蹤可尋,天上有祂的眷顧和賜福可依。我也很理解那位黑人弟兄的心情。仔細想想,他的那句話很值得回味。在一些人心目中,他那種膚色的人並不是「上帝平等創造的」。我們何嘗沒有遇到過類似的經歷!

車輪滾滾,心潮澎湃!我開著車子上路,控制面板上「輪胎氣壓不足」的指示燈未再出現;但是我心中一隅有一盞燈亮了起來。那燈光照到刻在我心田的幾行字上: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人若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愛神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約一四19-21)

人都不是孤立的存在,都需要幫助,更需要愛。而愛的化身就是主耶穌,還有祂的使徒,特蕾莎修女,以及無數「像雲彩圍繞著我們」的見證人,都是我們效法的榜樣。「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三23)他們中間本沒有愛,只是因為上帝先愛了他們,他們中間才不斷結出愛的果子來。

( 4 )

回到家裡卸車的時候,不禁想起前幾天的兩個夢境來:

一夜入夢,見鄰居家玉米長勢繁茂,黑皮膚主人帶領其子女賣力除草。反觀右邊田埂後,自家的玉米一片枯黃。近而觀之,幼苗上仍舊覆蓋著厚厚的條毯,尚未揭開除去。「內當家的」亦感驚訝。慚愧之余,揮汗揭毯,聽聞幼苗哭泣,抱怨聲不絕入耳:「你是怎麼愛我們的?我們都悶得喘不過氣來了!」聞之一身冷汗,驚醒。

又一夜,再入夢:傍晚,孫女領著我在球場邊的公園裡散步。我的拐杖戳空了,跌進路邊一個水坑裡。天色已晚,孫女一個人無力把我從坑中拉出來。她在夜幕中呼求幫助,但是無人應聲。

「爺爺,怎麼無人回答?」她委屈地問。
「無人回答?孩子啊,那不就是答案了嗎?天越來越黑了,不會再有人來了!我試試自己能不能起來。」
我盡力了,還是起不來。一陣風吹來,是冬夜的暖氣啟動了。我從夢中醒來。

人們常說,夢境或者有啟迪意義,或者會展現與現實相反的情景。別的不說,我的第一個夢境就提醒我要記住主耶穌的話:「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二十五40)第二個夢境也不會在現實中發生。因為上帝的愛無處不在,「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二十三4;四十六1)

前幾天的夢境和今天的經歷,看似偶然,實則和萬事一樣,「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從這個角度思考我最近遇到的一些困難和挑戰,心靈便得到許多寶貴的安慰。

 

作者祖籍山東,現住馬里蘭州,專職從事福音傳媒和文字事工,曾翻譯出版《天路歷程》、《穩行高處》、《保羅書信》和《新約百科全書》等多種經典作品。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