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武漢 ——專訪武漢上下堂主任牧師黃磊    /黃磊

 
 
 

受訪者/武漢上下堂基督教會 黃磊牧師
採訪者/金磊

Q:黃磊牧師您現在人在武漢,從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公開化爆發以後,整個湖北絕大部分城市處於封城的狀態。請問您和家人現在狀況如何?

很感恩在這個非常不方便,大家都很難出門的時候,神給我們一家人有很多親密的和共同交流的時間。我兒子工作非常忙碌,平時一家人可能一個月能在一起吃頓飯,現在每天都能一起吃飯。

Q:請問您所在的上下堂的弟兄姐妹有沒有在這次感染當中被傳染到的?

有。據我所知,武漢超過100人的教會幾乎都有人被感染。我們教會有幾個疑似病例已經完全康復,有2位確診,有1位在家治療,另一位有基礎疾病,所以需要去醫院治療。我們教會在恆切地為這兩位弟兄姐妹禱告,希望他們能早日康復,目前他們狀況還不錯,每天他們有參加線上禱告會,和外部有信息交流。現在所有線下的聚會,小組、主日、禱告會及其他聚會都暫停了。

Q:這次疫情嚴重化後沒多久,我們就在網上看到您以武漢教牧聯禱會的名義發出來一份公開的禱告(三天三夜的禁食禱告,2月3-5日)和勸勉視頻,讓我們在其它地區的教會也可以了解到在武漢當地的教會是如何面對、回應和牧養弟兄姐妹的。

在武漢、中國以及在世界各地,有眾多教會一起參與到了這次禁食禱告中,有的甚至超過了三天,還在繼續禱告。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向神呼求,向神悔改,求神止息這一場瘟疫,也求神幫助祂的子民和百姓能在這場災難中度過難關。藉著這樣的禱告,神的兒女都密切地聯繫起來,相互激勵與關心,增加了我們對神的信靠,也增加了我們能戰勝這場瘟疫的決心。平時我們的教牧聯禱會是每個月見面一次,而現在改為線上後,反倒一週聚會兩次,我們的關係就更加密切,相互鼓勵,物資也可以調撥和分享,弟兄姐妹在這過程中也得到了更多關懷和牧養。

Q:你們是如何組織弟兄姐妹進行線上聚會的?

2019年尤其是下半年,我們武漢教會和全國教會一樣受到比較嚴重的打壓,武漢有幾十個教會被取締。我們教會所在的政府也開會決定要取締我們教會,準備11月來實施,但最後沒有實行。我開玩笑說,雖然他們開會要取締,但這事耶穌沒批准,所以沒有成功。但我們在這過程中就開始操練,如何在不能多人聚集的情況下,分散聚會。我們教會有550人,54個小組。在1月19日最後一次聚會完,我們就改為了線上聚會。

第一,幾乎所有小組都通過視頻進行小組聚會,在一起讀經、禱告、分享和讚美敬拜。大約有30幾個小組是幾乎每天都有1-2小時的線上聚會,有的小組還不止每天聚會一次,這遠遠超過了我們平時每週一次的聚會時間和頻率。這非常值得感恩。弟兄姐妹反映說,這對他們很有幫助,他們在家感覺很孤獨,但因著線上和弟兄姐妹的連結,比平時更加珍貴。

以前我們的執事會每月有一次開會,現在是每週有兩次。我們在一起有禱告、分享信息,也有做出一些決策,完全沒有耽誤。我們跟武漢市的牧者也有一週兩次的禱告和信息分享,跟全國的牧者在線上也有連結。

我們採用的是層級式牧養,我們只對執事和大組長進行牧養,大組長下面有3-10個小組,他們對小組長進行牧養,小組長對組員牧養。我們教會有2位牧者,幾乎每天都會去教會錄視頻,放到我們的公眾號和網站上,這樣,我們所有的弟兄姐妹都能看到信息分享。相當於我們每天都有主日分享,都有牧師講道,而講道內容也不像以前逐卷式的解經釋經型講道,而是變成了主題式講道,圍繞當下教會、弟兄姐妹的需要,社會狀況及疫情發展。弟兄姐妹備受鼓勵,這些講道資源也被國內其他主內弟兄姐妹收看、收聽。我們鼓勵教會的執事錄製視頻來鼓勵弟兄姐妹。我們教會現在每天早上有兩個小時的禱告會,還有一個24小時分時段的禁食禱告正在進行中。可以這麼說,現在我們的聚會,不僅沒有減弱,反而加強了。

Q:我們知道您曾經作為一名醫生在醫院工作很多年。這次疫情爆發後,最緊迫的戰場就是醫院,每天有許多生離死別,很多醫生、護士也從全國各地被調到武漢、湖北支援。請問教會中有沒有弟兄姐妹從事醫療崗位,他們的狀態如何?

我們教會有比較多的醫護人員。我們教會有一位省人民醫院呼吸內科的海歸,是專門針對新冠肺炎研究的專家和教授,他正在一線工作,甚至被武漢市派到周邊城市醫院去幫助抑制兇猛的疫情。還有4-5位也在一線工作。

Q:你們在武漢的生活及各項需求都能正常供應嗎?

封城後我們最擔心的就是物資短缺,或是其它人道主義危機。但很感恩的是,現在的社會秩序良好,物資供應充足,只是有一些蔬菜水果有明顯漲價。對低收入人群可能會有壓力,但沒有到無法承受的地步,我們也能理解現在非常時期,運輸的成本也會增加。

Q:過去教會對社區有屬靈關懷和福音工作,在現在的非常時期,教會的弟兄姐妹有機會參與社區服事工作嗎?

我們教會長期做社會關懷工作,包括對教會的貧困家庭,有的是因病致貧,有的是因殘致貧。我們在教會以外也幫助過500多個貧困家庭。

2008年,我參加了四川救災活動,在那裡待了三年。對教會做社會關懷我深有體會,也深感必要。回來以後的2010年,我們教會建立了中國第一家「愛心食物中心」(Food Bank)1,在政府註冊成功,也得到了政府表彰。「愛心食物中心」讓我們擁有一個合法渠道來幫助和關懷貧困家庭。十年間,我們幫助了從最初20幾戶到現在幾百戶家庭。

此次疫情中,除了我們繼續幫助這些家庭,我們對社區有額外幫助,通過國內外教會我們收到一些防護物資,比如口罩、消毒液、體溫計等等,我們對社區進行登記和發放。同時,我們也跟他們傳福音,發福音單張給他們,為他們講解福音。武漢現在除了銀行、藥店和超市以外,其它所有營業都關閉了,只有順豐快遞還在堅持工作,派送快遞物資,但他們常常沒有地方買食物(快餐或盒飯),非常不容易,每天每餐就只能吃方便麵。我們從前幾天開始,每天為他們準備兩餐盒飯送給他們,他們非常感動。我們也送了一些防護物資給他們,因為他們每天只帶最簡陋的口罩,這是遠遠不夠的。超市的營業員也處於沒有防護的狀態,我們也送了一些防護用品給他們,他們也很感動。

我們在盡自己所能幫助周圍的人。這個時候,誰都怕瘟疫,誰都不願出門,但我們如果把大家的需要看成我們的責任的話,耶穌基督的愛就在這個過程中流淌出來,我們就真的可以幫助到大家。每個人都有困難,都有孤立無援的時候,就像上個世紀猶太人的處境,他們自己無能為力,非常需要周圍人幫助,這個時候任何人冒著生命危險向他們伸出援助之手都是他們生活下去的希望。雖然我們肉體上也有軟弱,也害怕,擔心被傳染,但我們還是堅持戴上防護後,出門幫助有需要的人。

我們教會有十幾個人,每天都在做這樣的事。我作為一個牧者,和另外一個牧者及我們的師母,我們每天也出去現場幫助人,不是待在家裡。作為牧者,我們希望用這種方式給教會的弟兄姐妹傳遞一種信息,在別人有重大需要的時候,我們應該挺身而出,就像是耶穌捨己的愛的一種傳遞吧,雖然對我們來說也有感染的風險。我每天出門服事有需要的人,做好防護,但我心裡卻是帶著滿滿的平安,沒有任何的恐懼。

耶穌基督上十字架也並不是因為這是一件舒服的事情,而是一種對救恩的成全和對世人的憐憫之心把自己獻上。從肉體來說,耶穌也說,父啊,倘若可以請把這杯撤去,但是要照父的意思而不是我們自己的意思。我們現在也是如此,倘若可以,願神止息這場瘟疫,但如果是神帶領我們有這樣的看見和感動,有這麼多人有確實的需要,我們還是有責任出去幫助他們,為主作好的見證,也是對社會需求的一種反饋。

Q:您提到去年你們教會有受到來自政府的攔阻,那在疫情當下,弟兄姐妹走出去服事有受到任何形式的攔阻嗎?

目前完全沒有遇到。平時可以看到很多政府官員,但現在都看不到他們了,所以沒有攔阻。但我們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出的呼籲禱告和禁食的內容,被政府警告過很多次,說我們不能聚眾、聚會禁食禱告。我問為什麼不能禁食,對方說考慮到你們的身體和免疫功能在禁食以後會下降,容易生病。我說,你們的關心和建議我們很感謝,但你們不能用「禁止」的方式,「禁止」是一種命令,這是需要有憑據的,到底我們違反了哪一條命令或是法律可以指出,不然只能是「建議」。回應不能「聚眾」的問題,我告訴他們,我們是線上視頻,談何「聚眾」?政府也沒有作出後續回應了,儘管他們還是刪除了我們在微信平台上有關禁食禱告的內容。禱告是我們的權柄,是我們自己跟上帝的關係,沒有任何人可以禁止。

Q:自武漢1月23日封城以來,您有看到任何弟兄姐妹的生命因為這場疫情而發生翻轉嗎?

這樣的見證有很多。很多弟兄姐妹,他們平時聚會的時候雖然相信神,但很多時候還是處於宗教化的處境中,對神的感觸和經歷非常有限,很難想象神是又真又活的。但這次情況不同,每個人都面臨被瘟疫感染的風險、死亡的威脅,所以他們突然就意識到生命的寶貴,並且任何人,不管是有錢有勢,都沒辦法抵擋這微小的病毒。所以生命並非你我所能把握的住的,而是神在掌權,也求神幫助、保守我們的生命。

弟兄姐妹對賜生命的神、生命的意義及永恆的意義多了一份思考。很多弟兄姐妹告訴牧者說,他們的生命在這場疫情中得到了很大的觸動和改變,以後要多多為主作美好的見證,為主奔跑,而不要像以前那樣過於看重工作、看重家庭、看重錢財等等。

其中有一位姐妹感染上了新冠,家裡有五六個人也同時感染了,雖然這位姐妹沒有被確診,但在我們教會醫學專家的幫助下基本可以確定她確實是感染了新冠,最後病情越發嚴重,到了瀕死的時候,她說那時候她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向她的父母和另外幾位也感染的家人傳福音,跪著跟他們說,一定要認識我們信的這位神。我聽了非常感動,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她不是在談孩子的交託、家庭的後事安排或是錢財的處置,而是關注家人是否得救的問題。

Q:我們迫不及待地希望這場瘟疫能夠盡快停止,城市能夠恢復正常,開始重建。您覺得教會在災後重建的過程中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最近幾年,民間組織包括教會被壓縮的非常厲害,教會在社會上所能做的已經非常有限;但是,教會就是這個社會中的一盞燈、一座城、一面旗。《詩篇》六十章4節所說,「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教會是為神揚起真理的載體,教會是擁有真理、擁有愛的地方,教會是可以得到神啟示的地方,教會也是在這個世上做鹽做光、建造山上之城的地方。

任何時候,教會都應該走在社會前面,不管是在這場瘟疫中,還是在瘟疫過後的重建過程中,教會都應該帶著愛、帶著真理給周圍的人傳遞神的愛。

我們要讓人看見我們在災難中或是災後,有信心,有平安,幫助大家一起重建家園,尤其是在這場災難中有親人離世的家庭,我們要更多地去幫助他們,教會有這樣的社會責任。

教會又是一個擁有神啟示的特殊群體,我們也要把神的啟示帶到人群中,讓更多的人知道神的心意。為什麼神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定有祂的原因,我們的禱告「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太六13)但是我們也要體貼神的心意,尤其是教會的牧者,到底在這場瘟疫中神給我們什麼樣的教訓,是讓我們悔改、反省?還是更多向這個世界作見證?是讓我們意識到我們的使命沒有完成還是有別的帶領?我們要在當下更多尋求神的旨意。我們只願神的旨意成就,就像耶穌跟父禱告的,「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十六39)

Q:很多弟兄姐妹想參與到物資援助當中,有哪些方式可以幫助湖北的教會?

當前財務上的需要並不迫切,但物資方面還是非常需要。我了解到北美很多防護用品也買不到,如果能買到的話可以聯繫我們,我們可以有渠道運進來。前兩天就成功收到一批物資,拿到後,我們就分發到教會,也把兩萬個口罩送去醫院。如果您有少量物資,可以使用順豐快遞郵寄,如果是大量的,可以聯繫我們。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們很需要大家的禱告,這不僅是屬世的與病魔的抗爭,也是一場屬靈的爭戰。盼望全球的弟兄姐妹一起共同爭戰,你們的禱告不僅給我們很大的鼓勵,也是幫助我們一起戰勝病魔的屬靈支持和力量。

備註:
1.2010年,武漢上下堂弟兄姐妹建立了愛心食物中心(Food Bank),一個註冊的非營利民間慈善組織,為社區特困家庭提供食品幫助、殘疾人愛心探訪等。

武漢上下堂基督教會從2002年的一個查經小組開始,並且於2006年正式成立教會,成為當地有代表性的城市新興家庭教會,上下堂的名稱出自《以賽亞書》三十七章31節,「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寓意鼓勵信徒的生命向下扎根,向上結果。教會的異象為:使百萬職業人士家庭基督化。

教會主任牧師黃磊牧師前為武漢當地的外科醫生,2002年開始服事道路。曾經組織2008汶川地震後的中國基督徒愛心行動,並受邀在使者協會2014年美西差傳大會(CMC)擔任講員。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