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約之堅強——重拾「初心」事奉路    /殷麗群

 
 
 

生活拮据,婚約堅定

十九年前的仲夏夜,我們舉家四口離開台灣,遷往英格蘭的蘭開斯特,靠著獎學金及僅有的存款,展開先生寒窗苦讀的留學生涯,「綁緊褲頭」地節儉渡日。當時,稚幼的兒女並無「新」與「舊」、「豐富」和「缺乏」的概念,因為家裡所有物品都是別人留下來,衣服、玩具及圖畫書也是教會的阿姨們將自家舊物整理後送過來的。我們看似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

雖然放下工作、重回窮書生的日子,先生卻充滿奮鬥的動力,因為可以專心學習最喜歡的財務金融,對未來更是滿懷憧憬,夢想著學成後職涯就更上一層樓。我倆懷著單純的喜悅與滿足感,深覺拮据的生活終會過去。當時,夫妻倆心靠得很近,誠如婚約之堅貞,覺得再艱巨的難處也能攜手同心走過去,永遠不離不棄地綁在一起。

那些年,我們開放簡陋的學生家庭宿舍舉辦中文查經班,先生邀請班上的華人同學前來參加。當時的留學生多半不是「富二代」,與我們的物質條件相仿,各人都經歷到異地留學的種種苦境,這份共鳴吸引著他們前來聚會,從破冰、查考聖經、發問及解答信仰問題,我們渡過無數溫馨歡樂的夜晚。偶爾一起用餐,簡單的幾道菜餚,一煲老火湯,蕩漾著濃郁的家鄉味,慰藉各人的鄉愁。幾位同學不約而同地表示,查經班是他們對英國最懷念的時光,而在我們家共進的晚餐也是來英以來最豐盛的。

生涯屢挫,恩愛磨淡

先生完成博士學位,於北英格蘭一所研究型大學展開教職生涯,我們家連同在英出生的老三一共五口人,從「零」開始,在貧窮的一區租房住下來。英國的高稅率與高物質教會人精打細算,各大超市也體恤民生,會有特定的減價時段,學財務的先生就看準時間前往超市採購,網羅貼上黃色減價標籤的肉類、蔬果、麵包等食物。就這樣,我們這五口之家靠一份薪水尚能「足食」,幾年下來也儲蓄了購屋的首付,在學區良好的地段買了房子,擁有婚後真正屬於我們的窩。

後來呢?異域生活的艱辛與文化差異的調適無止盡地挑戰著全家人,我們難以融入英式保守拘謹的社交圈子,與教會會友互動只止於噓寒問暖,孤單感更深。大兒子又被診斷發展遲緩,為了照顧他,消耗我無盡心力;肩負經濟壓力的先生也於職場上屢遇挫敗,一直未獲晉升,年輕的鬥志因生涯年復一年地原地踏步而磨損殆盡。我倆的關係,就在歲月的磨磨合合間起起伏伏,曾經如膠似漆的那顆相愛的心再不如往昔了。

故知相遇,暖意盎然

三年前,在教會巧遇一對來自台灣、氣質清純的學生夫妻,他們謙恭地稱呼我:「師母」,真令我不敢當。離開蘭開斯特後,我曾參與過幾年查經班及華人教會的講道事奉,之後全副精神都投入照顧家庭,先生也因工作與人際關係上遭遇挫折而愈益封閉自己,我倆除了主日聚會,並無參與服事。「師母」這尊稱令我當之有愧之餘,更深感自己虧負了曾對耶穌許下要委身事奉祂的誓約。

愈來愈多家境優越的華人學生來英留學,唯有這對年輕的台灣夫妻與我們當年一樣,處處省吃簡用,同時背負來自原生家庭的擔子。他們謙誠的生命特質深深吸引我,每逢主日散會,我都跟他們寒暄問好,因「他鄉遇故知」,彼此相談甚歡,上帝的愛拆下各人的心牆。我經常邀請他們到家裡來作客,在陰冷的黃昏裡共進滿桌豐富的佳餚,十分窩心。

這對甜蜜的小兩口燃起我昔日在團契當輔導的熱情,他們信任我,向我坦言面臨的難處,我一直用心關懷他們,於週末假日邀約一起打羽毛球,請他們陪兒子看電影,令他們很感動。完成博士學位的弟兄努力投履歷、面試找工作,卻遲遲沒有著落,兩人難免焦急又徬徨。我於代禱間,壓根兒對他倆傾慕不已。若可能,我寧願重回這種「一無所有」但兩顆心「靠得很近」的日子。

初心漸逝,危機來襲

對上帝和先生,我都有過「初心」。年少信耶穌的我,經常在敬拜中被主的愛深深觸摸到淚如雨下地唱著詩歌。熱愛寫作的我曾與主立約,要獻上一生,在文字宣教上事奉祂。當時嘴邊經常掛著這些歌詞:「求你領我到能用之處,讓聖靈能力藉著我流出。請耶穌用我不拒絕我,讓聖靈能力藉著我流出。深知我能做得到,我既立了誓約就不毀。」事奉的路有多難,我不曉得,只知道自己確實愛耶穌,要為祂而活,畢生傳揚福音。啊!好一顆純淨無偽的「初心」,是我曾與耶穌許下的誓盟。

後來這顆「初心」再現,讓我勇敢地與來自台灣民間信仰家庭的基督徒先生走進婚姻路。當時,先生並無穩定的住處;在香港成長的我,亦未見識過家族信仰差異的沖擊有多險峻,只因彼此堅實地相愛著,彷彿再兇猛的驚濤駭浪都能沖破。我就懷著一顆灼熱地燃著愛苗的「初心」,走過紅毯的另端,在上帝與眾親友的見證下,與先生立下婚約。

當這對依然滿懷「初心」的小夫妻欣羨先生已「熬出頭」,有兒女有房子且收入穩定時,我們其實正面臨「中年婚姻危機」的嚴峻考驗。

曾幾何時,先生變了樣,總是不滿現狀,覺得入錯行,屢屢聲言要辭職離家,自我放逐去。節儉的他突然換了一部紅色的二手賓士車,腦筋終日想著創業做生意,打算回台灣賣刨冰、賣水果、當小攤販……他脾氣暴躁得很難相處,與家人鄰居陸續起衝突。最糟糕的是,他經常浮出自殺的念頭,說:「如果家裡有槍,就一槍擊斃自己,多痛快。」這種情況反覆無常地前後持續達三年多,弄得家裡烏煙瘴氣、愁雲慘霧一片。

在極端無助之下,我加入了學園傳道會的網路婦女小組,透過每週一次視頻聚會,分享夫妻及親子關係的困境,並一起禱告,相互扶持。我在小組赫然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太太正走在婚姻觸礁的路上。早知如此,當初「打死我」也不要結婚!但如今,婚約已立,聖經又說:「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太19:6),內心徘徊於真理與現實的掙扎中,委實苦不堪言。

在小組眾姐妹的勸慰下,我漸漸堅穩,想找出先生突變的原因。最後發現,他的處境與心理醫學上所謂的「中年危機」幾乎對號入座。長久活在家族信仰衝突下的先生,多年肩負著養家糊口的擔子,一旦步入中年,他腦力下滑,發現自己「來日無幾」卻仍「壯志未酬」,排山倒海的焦慮、恐慌、憤怒、失落、挫敗感洶湧而來,使原本愉悅祥和的家捲起一場從未有過的風暴,幾乎摧毀了他與我及與兒女間的關係,十分可怕!

為主疾書,堅忍陪伴

這段日子,我和枕邊人隔著一層玻璃紙,心靈有了距離,窒悶的氛圍瀰漫在日復一日的婚姻關係中,幾乎走近破滅的邊緣;先生卻封閉在自我情緒的困擾裡,渾然不覺正瀕臨的危機,令我內心掙扎得很難受,只好與一位靈命成熟的姐姐坦露心聲,而上帝透過她為我禱告,語重心長地提醒我:「你要重新守住曾與耶穌所立的約,妳知道這『約』是什麼!」我熱淚盈眶地連忙點頭。

是啊,我當然記得這「約」,豈不就是要奉獻在福音文字事工的路上嗎?神學院畢業後,我在基督教機構參與文字工作幾年就步入婚姻,後隨夫赴英留學,經年累月忙於持家,已「封筆」良久,深覺自己成了一枝生銹的「廢筆」,再無用武之地。但耶穌是「守約」的真神,祂從未忘懷我與祂的誓約,而且為我「守約」到底。當我窮途末路被「卡」住的彼時,祂激盪我心靈,引導我重新踏入文字工場,為祂書寫。上帝賜下極大的恩惠與源源不絕的靈感,使我「死灰復燃」,重拾荒廢已久的中文,助我天天筆耕不斷。五個月間,我先後完成廿幾篇文章,且獲不同基督教報刊及雜誌採用發表,使我驚喜更感恩。陷於抑鬱的先生也感染到些許振奮的力量,只是他時好時壞,情緒總是起伏動盪不休。

這時,《耶利米書》這句話在我心中亮起:「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耶31:22)好一句「女子護衛男子」,為我注滿膽量,使我輕省地陪伴先生。在擱筆之時,我陪他收看生命見證及講壇信息等福音電視節目,也聆聽他的心聲,隨時為他禱告。我也明白,勸說與辯解無法幫助他跳脫困境,但堅忍的陪伴能發揮神奇的療效,讓先生走出一層又一層的心理困惑,往明朗的路上漸次前進。

漸漸地,我發現先生突發的種種要改變生涯的念頭都一一地灰飛煙滅,他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中,開始放下對成功的追逐,願意鬆開手將人生下半場交給耶穌。我恍悟到,上帝「放心」讓先生走過這段困頓自擾的歷程,當他的謀算與想法不合主心意,最終會走入幻滅;而他的盡頭,正是上帝要在他身上作工的起頭。雖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先生卻著實地往生命更新的方向緩緩前進,藉著讀經、唱詩及聽講道,驅走靈裡的陰霾,與家人的關係也逐漸修復。

驀然回首,在迂迴的人生曲線上,信實的上帝始終為我堅守著我與祂以及我與先生之間的誓盟。祂帶我重回書寫的崗位,讓我在文字事奉上重新得力,充沛我靈裡的剛強,為我堅固婚姻的盟約,使我在盼望中陪伴先生走出陰霾。

上帝的愛如「約」一般,堅強無比,是為愛世人而釘死十架的耶穌用鮮血所立的新約。因這約,我可以坦然無懼、將難處與困苦告訴祂;因我深知,守約的基督都能拯救到底!

作者神學院畢業,先後於基督教宣教機構及報社從事文字工作。婚後隨夫赴英,全職持家,育有三子女。封筆廿載,步入中年方重新為上帝拾筆。曾數次獲徵文獎佳作,文章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基督教雜誌與報刊,並定期寫作專欄。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