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福音使者腓利    /真潔

 
 
 

腓利在新約中,並非出名的大人物,但聖經稱他為「傳福音的腓利」(徒21:8),是比較特別的。因這個名稱,其他門徒、使徒幾乎都能承當起來,為何聖經給了他這稱呼?他有何特殊貢獻,使他特享此稱呼?另外,這位原始「傳福音的腓利」,又帶給我們什麼教訓?因此,我們要來看這位在不同環境中,總是利用各種方式傳福音的腓利。

按照聖經記載,涉及腓利的經文並不多,讓我們從以下五處經文來看看這位「百變福音使者」以及他所扮演著的不同角色。

一、耶路撒冷(徒6:1-7)

我們在此完全看不見腓利「百變福音使者」的樣子,反而看到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門徒(1-2節)。若非耶路撒冷教會遇到難處,或許他也不能露面。不過,他被選為七位執事,聖經為他作了美好的見證,他符合三個條件:「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3節)。我們不知腓利是如何成為這樣一個人,但他在教會中,是被公認的美好。因此,得到使徒和教會的授權,成為「飯食」的管理者。

試想,一位主的門徒被聖靈充滿、好評頻頻又充滿了智慧,竟然去作「食堂管理員」?講台沒份,佈道和他沒關係,整日忙碌在菜市場、鍋台旁、飯桌前。他喜歡作採購員、廚師、分飯的工作嗎?若是我們遇到這種情況,能接受嗎?

試想,現在的宣教士,是先進入食堂還是進神學院、宣教機構呢?但這是神奇妙的預備。實際上,現在很多宣教機構,都要先和宣教士認識禾場當地的文化特點,取得一個合宜的進路。或許,腓利不像今天的宣教士這麼清楚這個法則。但管理飯食與傳福音有什麼關係呢?

神的預備是奇妙的。即便現在有很好的宣教機構幫助宣教士作充分的預備,很多功課仍舊是神來幫助我們。我們既然奉獻給神了,神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必須接受。這就是我們從這位「百變福音使者」身上看見的榜樣。神的預備或許我們不確知,但是那預備總是需要的,總是好的。

不過,在耶路撒冷的事奉,我們看見腓利從管理飯食上學到一個日後他需要的能力,即與人交往的能力。當然,他也會學到用信心仰望神的功課,因「凡物公用」,日常一切要仰望神的賜福。這對於他日後傳福音,是至關重要的。

二、撒瑪利亞的異能者(徒8:1-13)

這段經文記載了耶路撒冷教會受逼迫後門徒四散,而腓利來到了北部的「撒瑪利亞城」。神藉著他,用神蹟奇事廣傳福音。但他為何要到這裡?

經文並沒有給出答案。但我們不要忘記主耶穌升天時所預告的,福音要傳到撒瑪利亞(徒1:8)。使徒們沒有把福音帶到這裡,其他人也沒有,腓利卻到了這裡。因此,將大使命推展出去的福音先鋒,非他莫屬。經文並沒有告訴我們,他為何選擇這個地方,既然他是被聖靈充滿的人,或許只能說是聖靈的帶領了。

腓利以前是管理飯食的,對他的「聖經神學」或「系統神學」,沒有太多要求。但到了撒瑪利亞,他「失業」了,他必須跨行業去「宣教」。他由一位飯食執事,轉身成為宣教士,他若沒有對「基督」的認識,怎麼到此「宣講基督」(5節)?因此,他並非在耶路撒冷只管理飯食,他對基督應該有豐富的真知確信,使他能勝任「宣講基督」。

更奇妙的是,與在耶路撒冷最大的不同,這裡要行神蹟。我們可曾行過腓利所行的神蹟?他第一次怎麼開始的?擁有這種恩賜後,他會怎樣?他怎樣協調福音與神蹟的輕重?這麼「出名了」他能承當起碼?這些豈不都考驗著他那三大素質?

30年前,筆者剛信主不久到農村去傳福音。接待我的弟兄說,「大哥,我們村裡有一個癱子,你去為他禱告好了,全村就能都信主。」我說「好!」我去給他傳了福音,他也確認信耶穌了。我就叫他認罪禱告,我為他禱告。我說:「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他依舊躺在炕上。我看怎麼不好使呢?我問他,「你罪認乾淨了嗎?」他說「我認罪了啊!」我說,「你再認,從小時候凡事能想起來的都認!我也認我的罪。」一會我問他,「認好了嗎?」他說,「這回好了。」我說:「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他依舊躺在那裡。看著這情景,沉默了一會,我說,「你不走,我走吧。」回去後,我為神當時沒有聽我的禱告而感恩。我經受不起那神蹟。

但神與腓利同在,大大為福音作見證,榮耀神的同時,驗證了那些年的預備是必須的。

三、迦薩曠野的施洗者(徒8:26-40)

正當腓利火熱朝天地在「撒瑪利亞城」傳福音時,主的使者卻來指示他「急流勇退」地到「曠野」去?我們若遇到這種情況能接受嗎?

但腓利「就起身去了」(27節),這是多麼美的順服。下面經文出現了一個「不料」,說明連腓利也沒有想到這結果。這暗示了他內心似乎也有些不解,但他沒有因此不順服神,反而因著順服,帶領一位權貴人士信主。因此,神給宣教士的帶領,常常是超乎我們想象的,我們必須以順服的心志面對各種挑戰,主不會叫我們羞愧。

在此,我們還能看見腓利傳福音的策略:「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裡」(30節),這個「跑」字顯示出他的急切與興奮。但接下來他又「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看來他並非魯莽之人。他接觸目標人群是迅速的,但真正和他們建立關係,卻是充滿智慧的。我們能在急切中穩住自己、在沒有果效中充滿信心地等候嗎?

當然,腓利沒有一直這樣「聽」下去,他出動了,「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30節)。他要用這種方式走進對方的心,腓利藉著指教太監,最後為基督收穫了一顆靈魂,並施洗宣告自己的信仰。

從迦薩的位置來看,位於耶路撒冷的南邊,而撒瑪利亞在北邊,好像猶太全地都已經有了腓利的佈道足跡。聖經似乎在告訴我們,腓利踐行了主耶穌的命令,在耶路撒冷(使徒傳福音)、撒瑪利亞(腓利)、猶太全地(腓利亞鎖都的例證)。我們一定不可忽略腓利在宣教史上的這些貢獻。

當我們送走太監的時候,或許有人會為腓利惋惜,為何不跟著他去埃塞爾比亞呢?當然,我們應該明白腓利的腳步為神所定。也許有人又會惋惜,耶路撒冷教會那麼貧窮,是不是要給這位太監一些資助呢?現今的宣教禾場上,宣教士也可能會遇到類似的問題。

四、亞鎖都城鄉遍傳者(徒8:40)

「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凱撒利亞。」(40節)腓利沒有回到撒瑪利亞?為何不回到那名垂青史的「發家之地」?若是我們,迦薩曠野的事工結束了,到哪裡去呢?

腓利留在了靠近迦薩的亞鎖都,但是他在這裡的事工,聖經只用一句話帶過,僅僅說了兩點:「他走遍那地方」和「在各城宣傳福音」。沒有記載他行神蹟(不一定沒有行),他把那裡的每一個地方都走遍了,但果效怎樣卻沒有說明。假若有果效,聖經為何不記載?與撒瑪利亞的戰功顯赫相比,亞鎖都或許是「無果而終」。假若沒有果效,我們能否像腓利一樣繼續堅守在禾場上?這些都有可能是宣教士所要面對的問題。令人愉快的是,人們最後在凱撒利亞又見到了這位百變的福音使者。

五、凱撒利亞的培訓師(徒21:7-10)

腓利有了自己的家庭,而他的四個女兒都是「說預言的」,也可以說是「講道」的。腓利的晚年看起來很幸福。他培訓兒女在話語上服侍神,「接待」傳道人,從他們身上得到更多激勵,使自己的孩子都投入到宣教事工。傳承信仰,無論從理論還是方法,這種宣教士的退休以及余熱的利用,實在是一個好榜樣。

腓利的一生雖短暫,他的「百變」不過是禾場的變化,目標人群的變化,宣教方式的變化,但他的「傳福音」卻從未改變。因此,腓利是「百變的」「不變」福音使者。

作者於1965年出生,1982年信主,1994年完全奉獻。現讀教牧學博士,2017年按牧。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