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 ?    /楊義冠

 
 
 

「1+1=?」乍一看,除了腦筋急轉彎趣味遊戲中出現的五花八門的答案以外,人們幾乎會不假思索地說:「等於二」。這個答案天經地義,也放之四海皆准,至少在可見的物質世界中確是如此。任何其它可能的答案都會被稍有常識和知識的人嗤之以鼻為「無知」或「無聊」。然而,這種在物質世界中「1+1」一定等於「2」的思維,其深層次的某些根本性前設,潛伏著對人與人,人與神之間關係的極具破壞性和摧毀性的力量。更為可怕的是,很多人深受其害卻渾然不知。

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三十出頭的男人,從人的角度來看,他事業正處佳境,在上市公司擔任中高管並深受領導器重。清晰的談吐、敏捷的思維、堅定的眼神和健壯的身材無一不透露著他是一位極其自律的成功人士。話語間流露出的自信和進取心讓人感覺只要努力,沒有什麼是達不到的。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一位基督徒,並且他的信仰深深扎根於他對科學與知識的探索,絕非稀裡糊塗、迷迷糊糊的相信。這樣的人實在是基督教圈子裡讓人羨慕和效法的對象,也是吸引人信主的美好見證。

他在電話裡告訴我有事尋求幫助,希望面談,語氣中並不多見的些許焦慮讓我馬上答應。一見面,不出我所料,問題並不是關於他自己,而是關於他的妻子和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剛上小學,卻在行為規範上有很大的問題,比如上課把腳放在桌子上,或鑽到課桌底下,無法專心聽課和寫作業等,這也導致了他的成績在班上一直排名墊底。這位父親告訴我他其實並不那麼在乎成績,而是其他更重要的東西。他對自己的兒子說:「我並不在乎你的成績,我在乎的是你是否真正努力和用功。」

與此同時,他對自己的妻子也有諸多不滿。他不無苦惱地告訴我,正因為自己完全明白家庭和教養孩子的重要性,所以他一點也不介意單獨承擔起掙錢養家的責任,這樣妻子就可以將精力全部投入到家庭和孩子上來。但事與願違,孩子無論在身體、學習和行為規範上都差強人意,家裡也不是他所嚮往的整潔溫馨。儘管他的太太告訴他自己已經竭盡全力,筋疲力盡,然而他卻認為太太還可以做得更好。久而久之,夫妻的矛盾和隔閡也越來越深,以至於最終幾乎無法溝通,關係也日趨緊張。

他嘟噥著:「我真的沒有什麼過分要求,我想只要她努力了,結果一定是好的,這不就和「1+1=2」一樣明顯嗎?難道我錯了嗎?」我注視著這位年輕人,回味著他所說的話,逐漸陷入沉思。這句話是如此的似曾相識,因為我曾對我的兒子,對我的太太,對我的同工說過。這句話也曾給我自己、我的婚姻和家庭、以及我的人際關係帶來極大的破壞與傷害。這句話看起來如此合理,卻細思極恐,因為這其中隱藏著極大的隱患和殺傷力。

首先,很多人也許並沒有意識到這句話的背後其實包含了一句潛台詞,那就是:「只要你努力了,成績就會變好,家裡就會整潔,問題就會解決,結果就會改變,計劃就能實現……」。所謂不在乎成績(結果)本身只是一塊讓其他人哽咽在喉,掩飾自己虛偽的遮羞布而已。同時,說這句話的人也佔據道德高地,立於不敗之勢——既然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如果你沒有成功,那就說明你沒有努力或不想努力。這樣的論斷直接瞄准他人的態度和動機,可謂殺人誅心。同時也讓他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慄,但卻不知如何辯駁才好。

更危險的是,在這看似簡單的邏輯中,有著一個將人「物化」(objectification)的傾向,這很危險。「1+1=2」看似簡單而正確,但僅限於特定範圍。這個法則無非只適用於最簡單形式的物質世界,或者更具體地說,適用於數學世界。然而當這個等式被強行應用於其他方面,比如人有關係中,人就很容易在等式中變成沒有生命、情感的物體。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似乎在做「正確」的事情,但卻付上了愛情、親情和友情的代價。

然而,人就是人,不管被如何扭曲或貶低。並且,人是活的、是有靈魂的,所以一旦人被物化,人就淪為了僅僅是「活物」——如同動物一般。動物的生存法則是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一旦人被當作動物一樣對待,我們就不難看到人類社會中比比皆是的反目、背叛和爾虞我詐。人不再因為愛而順服和努力,而是為了生存而算計與抗爭,弱者的暫時屈從和聽命也僅僅只是出於懼怕與求生的本能。懼怕的唯一必然結果就是反抗。一旦「弱者」開始變為「強者」,所有的一切遊戲規則都要重新被定義和改寫,新一輪的「欺壓」與「反抗」重新登場,只不過角色發生了改變而已。這難道不是當今人際關係的真實寫照嗎?整個世界就如同一個巨大的叢林,到處都充滿了一種叫做「人」的動物在游弋與潛行,重復上演著「弱者」和「強者」的爭鬥,婚姻、家庭、友誼也無一能幸免。

噩夢還遠不止如此。如果人類真的僅如動物一般只是遵行叢林法則的話,這個世界也許會比現狀好許多,很多世世代代無法釋懷和解的仇恨也許早已蕩然無存。原因很簡單,因為動物不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既然不懂,就不存在懷恨在心或報仇雪恨,更談不上世世代代的怨與恨。而人是按神的形象所創造,天性需要公平和正義。亞當夏娃犯罪後,人更是將審判者的角色據為己有,並用自我慾望和自我意志來等同於公平和公義。於是在叢林法則之下生活的人類世世代代因為衝突,因為弱肉強食積累了無數的仇恨,小到人與人之間,大到國與國之間,種族與種族之間……仇恨無處不在。受害者和施暴者的角色不斷更迭變換,仇恨也不斷累積加深,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就沒有和好的可能。

人不僅是這個問題的製造者,更是這個問題最根本和最直接的原因,因此也就無法為問題提供答案,或成為解決辦法的一部分。基督徒原本藉著神,依靠恩典似乎有可能化解這個難題,但很多基督徒是不是將「1+1=2」應用宰了與神的關係上,將神也「物化」了呢?這樣一來,人神關係中最重要的恩典和信心也隨之蕩然無存。

在「1+1=2」的思維定式下,只要人夠努力,上帝就一定會(不得不)祝福我;只要我夠虔誠,上帝就一定會(不得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只要我有理,上帝就一定要(不得不)站在我這邊……這樣一來,我們的信仰不僅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反而成為了更大的幫凶和更「完美」的藉口,讓人肆無忌憚、名正言順去爭競、攀比、欺壓、搶奪、仇恨、殺戮和報復。歷世歷代,包括現今世代,打著宗教名義的殺戮和戰爭難道不是人類最深的傷痛嗎?

作為基督徒,我們活出我們的信仰了嗎?還是虛偽、功利和迷信?我們的下一代在我們身上看到好見證了嗎?還是抵觸和不再傳承信仰?我們還在堅持「1+1=2」的思維模式嗎?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是有靈的活人,我們絕非身處叢林過著弱肉強食的生活。人存在的目的也不是一群彷彿《星球大戰》電影中的克隆人,被一位叫作「上帝」的黑武士派駐到一個被稱之為「地球」的星球上來殖民和掠奪。《威斯敏斯特小教理問答》開宗明義地宣告人的首要目的就是「榮耀神,並以祂為樂,直到永遠」。

神從未說過祂行事的法則是「1+1=2」,恰恰相反的是,天國的奧秘是「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並且神的心意是「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8:28-29)可見上帝恰恰是要藉著種種看似「1+1≠2」的情形,讓人憑著信心,進入到神的榮耀和豐盛,在那份神人相交的奧秘中得益處。不僅如此,神更是要藉著「1+1≠2」的情形,讓人學習謙卑和順服,從而效法基督耶穌的樣式。

耶穌基督也從未宣揚過「1+1=2」,相反祂一直在強調「我和父原為一」,並且祂為信徒祈求天父「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使徒也反復告誡我們「在基督裡合一」,「二人要成為一體」,「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而這才是天國的法則,也是信仰的奧秘所在——那就是神「道成肉身」,要讓我們「肉身成道」。這不正是這個世代、教會、家庭、婚姻和個人缺乏且極其需要的嗎?

神賜給了人自由意志,因此人仍然可以繼續固執地堅持在個人生命和各樣關係的答卷上填寫「1+1=2」,但卻必須承受物化神與人的種種惡果、破碎與絕望。當然,人也可以謙卑、接受和擁抱那似乎不合常理的「1+1≠2」,從而享受因曉得和順服真理而帶來的真正自由。在真理面前,所有的自由都要被真理的光所照耀,所有運用自由意志而做出的選擇都要承擔其決定的後果。

站立在全能神的面前,面對自己的生命,親愛的朋友,你的「1+1=?」呢?

作者為達拉斯神學院基督教教育碩士,教牧教育學博士。研究興趣為靈命塑造、領袖傳承、信仰與文化。和妻子育有一子。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