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Young 不要埋沒少年    /阿Ben

 
 
 

我為何而慌?

新冠疫情好像聖經中火的試煉般提前來到,把北美所有學生團契的工程提前進行了檢驗,現在的團契還存留下什麼呢?是金銀寶石,還是草木禾秸?是建在沙土上,還是立在磐石中?現在的你我,不需明說,相信深有體會。

是否還在擔心沒新生,就沒契友,沒契友,就沒同工,沒同工是否學生團契就得打烊?團契是否得轉換跑道,教會是否得轉換「福音對象」,甚至「我」是否還需要在學生團契中服事?一連串問題……是時候剎車了!誰才是我們的主?我們是否留意到耶穌基督正在學生團契中作翻轉的工作?是否看見聖靈正在引領信徒和非信徒回到上帝的面前?是否看見天父正在興起一個接著一個的學生同工起來,堵住坡口,勇於見證主耶穌基督?

我的使命是什麼?

這個夏天,阿Ben見證了一個個年輕的生命被主翻轉,聖靈再一次提醒當初所托付的使命「栽培天國特種部隊——訓練一群能愛神、救人、得人、育人、差人的門徒。」雖然疫情在剛開始讓我們有些慌了陣腳,甚至部分同工也多了些憂鬱,然而上帝給孩子清楚的使命,可以在慌亂中馬上調整步伐,與弟兄姐妹一起操練那得勝的秘訣──「愛上帝」。

聖經從舊約的以色列民,到新約同蒙恩召成為上帝子民的我們,已經說明:「以色列,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6:4)新約的大誡命也訴說同樣的真理。甚至在大使命中,阿Ben認為,學生若能遵守大誡命,一定能履行大使命。學生若不愛神,何來愛人?無法愛人,如何能有一顆普世宣教的心?

因此這個夏天,我們彼此接受了一個每天早晨7點靈修的挑戰,除了週日,每天聚集。學生們甚至成了很多職青同工們的榜樣,固定起床操練,徹底刷新了對95後早起困難症的刻板印象,相信這也是教會界常說的好土吧?除了早晨的靈修,我們也使用了Donald Whitney寫的《Praying the Bible》,透過讀書會的方式,一起操練用詩篇禱告。在疫情中,信徒們可能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禱告,你是否也面對同樣的挑戰?然而,當我們用上帝的話語——《詩篇》的內容向天父傾訴時,彷彿真的被上帝牽引到那可安歇的溪水旁,享受有主同在的美好。

栽培天國「特種部隊」

為了栽培天國的「特種部隊」可以在不同的環境生存下來,在這個夏天中,我們增加了更多學生領袖的訓練。這個由95後組成的九人暑期團,分別認領不同的聚會籌備。從邀請講員到行政安排,甚至到網絡技術問題,全權一手包辦。從頭到末了,這群獨生子女,血氣方剛的同齡人,在意見分歧中,學會了包容與聆聽;在個性及做事習慣的差異中,學會了欣賞與讚美。在這幾個月的相處中,彼此身上的刺在服事中慢慢磨合,從原本的各持己見,到合一的事奉;從忘記或搞砸任務,到勇於承擔責任。雖然領袖無法在短時間內培養,但我們正走在這條路上。

阿Ben想帶領大家反思,團契為何存在?是為了保持現狀,只有一群掌握「觀察解釋歸納」的查經徒,還是正在全面培育主的精兵?雖然會查經這個特質也很重要,但阿Ben提到的是「全面」的培育。

學會聆聽,學會成全

一直鼓勵95後的學生們牢記保羅對提摩太的勸勉「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北美教會「老齡化」,學生團契「高齡化」,不是缺乏學生同工,就是以職青同工為主。傳統華人文化中「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觀念,加上普遍認為年輕學生不成熟、不靠譜,常常讓帶領者難以放手。

然而回想40多年前,「華人教會」還未普及的日子裡,當時豈不也是一群20出頭的年輕人,一起同心建造上帝的教會嗎?讓我們學會放手吧!學生擁有無限的可能,輔導同工們在真理上把關,把更多的決定權交給學生。歷史也訴說著,那些改變世界的基督徒們,他們也是用他們的青春為主綻放色彩,例如:戴德生21歲到了中國,加爾文26歲完成了《基督教要義》的初稿,約翰衛斯理26歲在牛津大學開始影響社區,還有20歲的他……在我們團契當中的那一位,上帝也在使用他。我們看見了嗎?

團契不只有查經

為了幫助學生可以更全面地成長,學生們主辦了《活潑有生命的小組查經》,學生們現身說法的《門訓分享會》,甚至為了打開學生們聖而公之教會的普世教會觀,我們暑期和國內的兩個家庭教會學生團契舉辦了多次交流。除了讓北美信主的學生們可以明白國內的教會生活,也透過每個月的讀書會,提前預備海歸,以及未來的短宣隊。相信這一群少年,上帝定會使用他們年輕的生命,興起一批又一批願意為主全然擺上的學生們。學生團契是個有機體,需要不斷被激活,被挑戰,被提醒,被差派!

「我意識到……」

暑假已過去,學生們最美的得著就是「我意識到……」聖經中,彼得也從自認為剛強,到面對挑戰時的軟弱,再到最後主對他的鼓勵,這種體驗肯定刻苦銘心。在這段時間的培育中,學生們也分享著類似的故事,從一開始看見自己「很屬靈」,到暑期中間的「軟弱」,再到最後從上帝的話語中剛強起來的對比。我們看到上帝在學生心中做改變的工作,讓學生在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意識到……」唯有靠主才能在每天的生活中得勝。

雖然不知道學生們的未來如何,但阿Ben再一次鼓勵和我一樣在作校園輔導或傳道人的弟兄姐妹,向保羅學習,把信徒帶到主和祂的話語面前。(徒20:31-32)不是「我覺得」,不是「我的團契」,不是「我的同工」,不是……是主的。等有一天,學生畢業離開了我們,他們依然還可以站立得住,不管有沒有疫情,都依然堅守崗位,做鹽做光,為主得人,永不後退!

作者為馬亞來西第四代基督徒。目前在喬治亞州與亞特蘭大華人基督教會一起向學生傳福音。同時也在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接受道學碩士神學裝備。喜愛研究新生代的動態及推動體驗式福音營和基督徒營會。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