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速多變的時代培養天國人才    /彭召羊

 
 
 

一、引言

我們生活在一個快速多變的時代。進入2020年,新冠病毒不期而至,疫情席捲全球。中美關係也跌宕起伏,博弈難見分曉。把視野再拉遠一點,我們發現眼前的這些片段只是風雲變幻的歷史捲軸中的短暫插曲。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社會變遷,滄海桑田;我們所處的世界每天都動蕩不定。但我們的眼光應該看得更遠,超越時代,看見那位主宰歷史的神,因為人類的歷史就是祂的故事。「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在神永恆的救恩計劃中,一代一代的年青人被興起,在世代變遷中為主發光,成為神國度的領袖,而校園就是天國人才的搖籃。

二、北美校園宣教的新契機

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給北美校園事工帶來了空前的挑戰。校園在春季被關閉,很多中國留學生選擇回國上網課。秋季開學雖然大部分校園都重新開放,但本來應該赴美秋季入學的中國留學生大都未能成行,加上中美關係的張力升級,造成今年的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銳減。這些變化加劇了北美校園事工的趨勢轉變,促使我們加快作出調整和應對。整個北美校園事工正在範式轉變之中,主要表現在四方面:理性化,年輕化,全球化,和高壓化。

1.理性化:赴美留學的心態和動機已發生轉變,井噴式的留學熱潮趨於理性,出國移民不再是唯一目的,留學更多是期待獲得學歷和拓寬經歷。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人民幣的升值、及北美就業難度加大等原因,學成回國的留學生人數不斷攀升,現在超過80%的在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完成學業後選擇回國,這個比例還在上升。這次美國疫情的肆虐和中美摩擦的加劇,使很多留學生更加傾向選擇回國。

2.年輕化:留學生群體結構越來越年輕,曾幾何時校園事工的熱點還是85後和90後,一轉眼現在已經是00後,是新一代的「後浪」。他們生長在一個被愛環繞、物質條件豐富的時代,具有更加開放的心態,突出個性表達,尋求價值認同,熱心公益話題,深植愛國情懷,在經濟上也更富有自足,更難找到切入口建立關係。

3.全球化:全球留學市場競爭激烈,雖然美國一直是中國留學生的首選,但其它國家的留學費用相對低廉,吸引了很多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的人數增長率出現遞減,這次的新冠疫情和中美張力升級加速了這個趨勢。

4.高壓化:留學生出國前被打預防針,留學生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在國外與教會和信仰保持距離。

這些當下面臨的挑戰加速了北美校園事工大趨勢的轉變。過去大部分中國赴美留學生畢業後都找到工作,留在北美。現在已經逆向回流,形成了海歸潮。從近十年出國留學和海歸人數的統計,我們可以看到四個亮點:

• 藍色的數柱清楚表明,超過一半的中國留學生來到美國留學。
• 與整體出國留學人數的黃色數柱相比,藍色數柱代表的赴美留學人數近年的增長速度在逐年遞減。
• 紅色線條代表海歸人數的增長,明顯快於出國留學人數的增長,2018年的海歸人數已達當年出國人數的80%。
• 如果考慮出國留學的平均週期為三年,即出國留學大概三年後是回國期,這樣來把海歸人數與三年前的出國人數作交叉比較的話,那海歸人數超過整體出國留學人數的歷史性「拐點」已經出現。圖中的兩顆紅星分別標明2017的海歸人數和2014整體出國人數,前者明顯超出後者。

考慮中美關係的張力升級,留學生實習和就業機會的萎縮,H1-B工作簽證拒簽率的不斷升高(從2015年的6%竄升到2019年的32%),將會有更多的留學生選擇回國。

一個新的校園宣教時代正在到來。過去半個多世紀北美校園宣教得到的一批精英大多留在北美,他們中間很多人成為了北美華人教會的領袖。今天我們面臨的是新的年輕一代00後留學生,這個特殊的「後浪」群體對中國的影響力將越來越大,中國未來面臨的重大歷史性轉型均會落在他們身上。北美華人教會今後10至20年,最具策略性的宣教事工就是為基督贏得這一代的年輕學子。他們帶著理想來到北美留學,接觸到福音,走進教會,畢業後有一部分留下來實習、工作,但更多的是海歸回到中國。這是神賜給我們的一個宣教良機,千千萬萬的年輕學子帶著理想來留學,我們期盼他們更是帶著使命而海歸。

三、培育天國人才的三部曲

面對當前風起雲湧的留學潮和海歸潮,我們如何回應這「現今的機會」來為天國培育人才?筆者分享一個簡單有效的ABC三部曲:

A. Adapting to changes
應對時代變化
B. Building a strong team
建立有力團隊
C. Creating a mission movement
興起宣教運動

A. 應對時代變化——5G計劃

(1) Go online
疫情帶來的是社交隔離,網絡卻給我們創造了廣闊的空間來建造真實的生命,打破地域限制,把在北美校園和回到國內、甚至分散世界各地的學生們聚集在網上,參加查經分享、門徒培訓、禱告聚會、和主日敬拜。越是社交隔離,同學們就越渴望交流和相聚,網上的互動分享和生命造就見到良好果效。網絡聚會將成為未來事工的一個「新常態」,為實體的校園宣教如虎添翼。

(2) Go in
疫情期間很多在北美的留學生選擇回國上網課,今年的新留學生也都推遲赴美留學。對這些在國內的留學生,我們需要主動進到國內去和他們建立聯繫,提供幫助。比如他們不能在校園上課,無法直接接觸老師,對課程可能感到陌生,選課就成為他們的難題,給他們提供這方面的信息非常有幫助,能夠建立信任,邀請他們參加網上活動,並通過國內的事工夥伴和海歸網絡積極跟進。

(3) Go deep
校園事工可以做得更深。疫情使校園內的學生相對減少,我們能更專注在現有的學生身上,把門徒培訓做得更扎實,挑戰他們帶領小組,門徒再生。更好地預備福音外展,在美國各校園的40萬中國留學生中,大約15%進到校園團契,還有85%的留學生仍在外徘徊。「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9:37-38)

(4) Go streamline
整合校園事工和海歸事工。在北美的校園事工在上游,回到國內的海歸事工在下游,兩者是一個錢幣的兩面。上游要以下游為目標導向,海歸事工不能等到快回國了才啟動,而是要從大一開始,整個留學期間在真理上扎根,在生命上成熟,在事奉上操練。留學就是裝備,畢業就是差遣,海歸就是宣教。回到國內的海歸反過來也成為我們最好的接觸和幫助國內留學生的事工夥伴。

(5) Go global
建立國際留學生事工網絡。我們的眼光不但從北美看到中國,更看到全球,看到神的國度,為天國培育人才。基督使者協會校園事工與北美數十個校園福音機構建立了聯合禱告網和事工夥伴關係,也通過短宣和事工對接與中國、英國、歐洲、澳洲、韓國、日本等國的校園事工夥伴多方位配搭,並差派特約校園同工前往東亞、中亞、和非洲宣教,形成全球性事工網絡。

B. 建立有力團隊——校園鐵三角

六十年前,神把「校園之光」這個異象賜給了基督使者協會,用基督的生命之光、真理之光來照亮校園。神奇妙地藉著「暗室之后」蔡蘇娟女士,把「校園之光」這個異象傳給了周主培牧師、蔡錫惠和蔡司麗安夫婦,1963年開始了基督使者協會的北美校園事工,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在過去近60年間,神使用基督使者協會的校園同工進入北美校園宣教,一路走來,踏光而行。今天,上百位基督使者協會校園宣教士遍布全美,成為校園之光。

光很特別。聖經記載神創造宇宙萬物,第一個創造就是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1:3)一個何等偉大的宣告!我們很難想象,這個世界如果沒有光會是怎樣。為什麼光能照亮黑暗、驅散黑暗?因為光既是人類眼睛可見的電磁波,又是能量粒子,是粒子流,這是光的波粒二象性。這個奧秘是愛因斯坦發現的,愛因斯坦獲得諾貝爾獎不是因為他發明了相對論,而是因為他發現了光是能量粒子,叫光量子,從此開啟了量子物理的大門。當光量子排列整齊的時候,就成為一束很強的光,穿透黑暗,甚至成為激光,精准犀利,所向披靡。

基督使者協會校園事工的一個特點是像光量子排列整齊形成粒子流那樣,建立一個校園事工的鐵三角:一個角是校園宣教士,另一個角是當地教會的同工,還有一個角是大學的基督徒老師,形成一個穩定的三角形。這個鐵三角成為一個有力的團隊,互相配搭,同心事奉,在校園傳揚福音。

從1963年成立至今的半個多世紀,基督使者協會的校園事工與北美華人教會一起增長,這個與教會配搭的校園宣教策略帶來雙贏的事工果效。校園成為教會培養人才的搖籃,教會成為校園事工資源的供應。縱觀今天的北美華人教會,現在得力事奉的中青年同工,幾乎都是從學生中成長起來的一代精英。他們當年都是學生,信主以後,在教會操練服事,很多成為牧師、長老、執事這樣的教會領袖,形成了今天北美華人教會的中堅梯隊。

神在北美各校園也興起了一批有信仰、有學識的華人基督徒老師。他們不但領受呼召在學術專業上服事神,更是以他們在校園特殊的影響力來吸引中國學人認識並接受基督,使神的名在各校園得榮耀。他們是基督使者協會校園事工的極大祝福,許多老師成為特約校園同工。「華人基督徒教職員聯網」得以建立,來協調和動員華人基督徒教職員在大學校園為基督贏得華人知識份子,包括本科生、研究生、以及訪問學者,使校園福音事工有更深廣的影響與果效。

今天在美國有100多萬國際留學生,其中華人學生佔36%,接近40萬,分布在全美各地校園,校園成為我們家門口的宣教工場。基督使者協會的校園事工覆蓋全美四個區:東區,南區,中西部,和西部,形成戰略性的北美校園宣教佈局。三年前基督使者協會啟動了「差遣」行動計劃 S.E.N.D.(Student Evangelism and Discipleship的縮寫),招募校園宣教士,差派他們進入各區新的校園工場。這個「差遣」行動計劃在這次疫情爆發前告一段落。面對00後這一代後浪的挑戰,一輪新的「差遣」行動正在展開,重點徵招年輕的全時間校園宣教士,在他們完成了在基督使者協會總部和區域實習點的培訓後,差派他們進入指定校園。同時,也積極徵召校園上的基督徒老師成為特約校園同工,加入校園事工的團隊。

北美校園事工是鐵打的營盤和流水的兵。鐵打的營盤就是校園宣教的鐵三角(校園宣教士,教會同工,基督徒老師),流水的兵就是校園中的留學生。每年我們都迎來一批一批的新留學生,每年也送走一批一批的畢業生。校園事工的週期短,我們給學生傳福音,常常是信主了、學生也很快就要畢業離開了,所以校園宣教看起來是一個付出的事工(人力、物力、財力的付出),學生卻留不下來,信了主都走了。但這裡有一個奇妙的屬靈的法則,就是校園宣教帶來教會增長。

幾年前,神感動我和我妻子去幫助一間華人教會開拓一個校園工場。教會離校園不遠,神把這個校園工場就擺在教會門口,弟兄姐妹們不需要飄洋過海,只要走進校園就可以宣教。二十年前,這間華人教會就是因著校園宣教的異象而建立的,很興旺。後來教會的牧者被主接去,校園事工停了下來,教會增長也遇到了瓶頸。我們同心禱告,重新開啟校園宣教的異象。教會的學生同工已經斷層,沒有學生,我們就進入校園,去接觸學生,認識學生,建立學生團契。全教會為學生的需要代禱關懷,上下一心,人人宣教,領人信主,培訓門徒,活潑喜樂,面貌一新。不但來教會的年輕人的面孔多了,弟兄姐妹也因著校園宣教的事奉而變得年輕、火熱,靈命得到更新,教會進入一個新的增長期。這次疫情中,教會有9位學生學者信主,5位新人受洗。

校園宣教給了弟兄姐妹們一個服事操練的工場和靈命成長的機會。一個宣教的教會,是一個活潑的教會,也常常是靈命旺盛、增長迅速的教會。反之,不熱心宣教的教會則越來越沉悶、萎縮。校園事工是一項雙贏的宣教事工,向學生傳福音不但為主得到年青一代,培育天國人才,也給教會福音事工帶來活力,操練參與校園宣教的弟兄姐妹的生命,帶動教會的增長。

C. 興起宣教運動——4-S策略

神在歷世歷代從校園興起年青領袖,帶來如火如荼的學生宣教運動。十七世紀的德國敬虔主義運動,大學生開啟了海外宣教之先河,帶來普世宣教的蓬勃開展。進入十九世紀,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的學生乾草堆禱告會引發了美國第二次大覺醒的宣教運動。「當學生立志行動,必有大事發生。」縱觀歷史,一波一波的菁英知識分子領受神的呼召,獻身宣教,包括來到中國的利瑪竇、馬禮遜、戴德生、劍橋七傑、狄考文、慕拉第……許多宣教士的血灑在中國這片熱土上,使福音在中國這塊堅硬的土地上得以扎根,並且催生出一代一代的中國教會領袖:從義和團血泊裡站立起來的巨人王明道、倪柝聲、宋尚節,到內戰烏雲下閃亮湧現的學生領袖滕近輝、陳終道、焦源濂、邊雲波。今天,新一代的中國教會的領袖將要在我們正在服事的年青一代學子中產生,筆者分享一個從留學到海歸的4-S宣教策略。

(1) Strong Discipleship 給力的門徒培訓

培育天國人才最大的秘訣是門徒培訓。校園宣教最重要的環節不是帶人信主,而是培訓門徒。留學生的週期短,信主後要及時栽培,以生命影響生命,使他們成為主的門徒。養成健康的禱告靈修習慣,與主有親密的關係,靈性成長,參與事奉。要從校園團契進入教會,過正常的教會生活,並委身教會,學習事奉,特別是操練帶領小組查經,參與教會宣教。一個標誌是門徒再生,培訓出來的門徒能帶出新的門徒。

門徒培訓的形式各異,重要的是生命的見證和傳遞。六年前,我們所在的母會差派我們五個家庭進入校園植堂,開始一個學生學者型教會。我們從門徒培訓做起,帶領一個六位學生的門徒小組,每個主日的晚上輪流在我們家裡用餐和門訓聚會,我也帶他們去附近的校園和教會短宣。半年後,學生也開始帶領一對一的門徒小組,再生出新的門徒進入植堂事工。這種倍增的門徒培訓生養出一批年青領袖,成為我們的校園植堂團隊的生力軍。

(2) Solid Preparation 扎實的海歸預備

留學生回國普遍面臨情緒、關係、就業、家庭、教會等多方面不適應的挑戰,甚至經歷逆文化衝擊,海歸前的預備格外重要,特別是幫助海歸基督徒瞭解信仰環境在國內與國外有哪些方面的不同,回國後所要面臨的危險和試探。回國後如果家人和朋友在信仰上不接納我們怎麼辦?如果信仰影響我們的就業或升職怎麼辦?領導要我們入黨怎麼辦?我們是否為了信仰願意放下名利、地位、金錢、仕途?我們是否有為主受苦的心志?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10:37-38和《路加福音》14:25-33兩次教導我們做門徒要付的代價。不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從主的,就不配做主的門徒。他要我們提前認真計算代價,就像「蓋樓」和「打仗」,必須要先計算清楚花費和代價,蓋樓才能完工,打仗才能穩操勝券。其實,我們為了信仰在神面前是無法付代價的。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罪得赦免,得到永生,不至滅亡,並不是我們自己付的代價,是耶穌為我們付了代價,祂被釘在十字架上。一代代的人也因此願意為耶穌獻上生命的代價。

(3) Supportive Network 自發的海歸社區

留學生從回國前屬靈生命的栽培和造就,到海歸後的繼續追求和成長,中間經歷一個轉折,許多海歸學人在這個轉折中流失了。從上游到下游成功轉接的關鍵一環是建立海歸社區 (Returnee Community),這是一個近年在國內嘗試、並行之有效的海歸事工模式。鼓勵回到國內的留學生建立自發性的、靈活多樣的海歸團體(家庭小組,讀書茶會,海歸沙龍,海歸團契,神歸團契等)來提供溫馨的屬靈環境,幫助海歸繼續屬靈生命的追求。海歸社區吸引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海歸學人,成為融入當地教會的一個橋樑。

留學生回國前大家最關心的一件事是為他們找到一個國內的家庭教會,許多幫助海歸找教會的網絡和服務也應運而生。但實際情形是,這樣牽線介紹、然後空降著陸、進入教會,常常是水土不服,很難融入。對於剛剛回到國內的海歸基督徒來說,最重要的是生命的陪伴。一個有相似背景的社區團體是最理想的海歸港灣,給回到國內的海歸提供一個生活上、心理上、文化上和信仰上的支持網絡,適應國內新的環境,慢慢找到合適的教會,進入正常的教會生活。

(4) Strategic Ministry Planting 重點的事工培植

正如過去六十年神在我們服事的中國學人中興起了一批精英,成為北美華人教會的領袖、學術界和工業界的有信仰的傑出人才,今天神正在我們服事的留學生中興起新一代的天國人才。他們當中許多人回到國內後,建立家庭小組,服務海歸社區,開創家庭教會,並在生活和工作中為主發光,傳揚基督。他們順服神的呼召來服事這個時代,為此他們付上代價,包括時間、精力、金錢、甚至與家人的親情享受。我們為此感恩,更擺上我們的代禱和扶持。

特別求神為新一代的年青領袖預備成熟的同工成為他們的勉導 (mentor),在屬靈歷程上陪伴他們,在生命成長上挑戰他們,在各樣難處中堅固他們。也使用北美豐富的資源來重點培植海歸事工,提供人力、物力、和財力的支持,選派講員,捐送材料,實地探訪。上陣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在新一代天國人才被神興起的喜樂中,我們同享神的榮耀。

四、結語

今天這個留學潮和海歸潮變幻交替的時代,是一個空前的校園宣教的良機。這一代年輕的後浪是神放在我們身邊的一個巨大的福音群體。他們對中國的影響力將越來越大,中國面臨重大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歷史性轉型,均會落在他們身上。北美華人教會今後10年至20年,最具策略性的福音事工就是為基督贏得這一代的年輕學子。在校園撒種耕耘,就是為神國培育棟樑。今日的學生,乃明日之領袖。一旦得著他們,必將改變未來的世界。

彭召羊來自中國,1995年在普林斯頓大學信主,2005年蒙神呼召奉獻做全時間傳道人,現為基督使者協會校園事工主任,先後在杜克大學、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學事奉,建立團契,栽培門徒,開創和牧養校園教會,推動海歸事工。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