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新的岁数上   /梁璧君

 
 
 

P60时光年复一年飞逝而去,无法复返。
然而,「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

当坐在回家的巴士上,望着窗外往后飞退的街景,想起这些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靠着玻璃窗流了两行泪……

但是,感谢主,「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二十一4)而面对过去的自己,需要有多大的勇气,以致于我一直无法动笔;虽然我心里一直很想记下这些事,与过去的自己有一个明确的了断,我将不再记起,也不再提起,那些伤感的往事了。

因为「我将一切都更新了」 (启二十一5),「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

不被祝福的生日
关于生日的最早印象,是在我念小六的那年。我的外婆和妈妈都是在十月出生的,我们三个的农历生日日期非常接近,听妈妈说,外婆在我出生之前,非常期待我会在她生日那天出生。外婆天性乐观、亲切而平易近人,从来不计较为别人付出,即使被人亏待都没有埋怨,没有仇恨,这样的性格,让她得着了很多朋友,即使是看起来很悲苦的人生,她都能坚强而勇敢地面对。

我是念下午校的,那天放学后回到家里,便见到外婆买来了生日蛋糕,点好了蜡烛和我庆祝生日。外婆一生从来为人作嫁衣裳,她只想外孙女庆祝,这是她的好意。但我觉察到奶奶和妈妈都不甚高兴,我便知道外婆此举不妥了。大家分吃了生日蛋糕后,外婆便独自离去了。果不其然,奶奶接着就说,「小孩子的生日这么铺张,庆什么祝的?」

妈妈听到后也苦着了脸。然后在我耳边说:「你干吗要外婆和你庆祝的?」

在家里,除了已过世的奶奶,其他人的生日从来是不庆祝的,也不能被提起,妈妈的生日从来没人得知,她只是一直地操持家务,像女佣一样,每天尽心尽力,唯恐做错了什么,饭菜的味道不合奶奶口味、奶奶买回来的菜煮多了,家里的用品用多了……奶奶就有话好说,还要侍候酗酒而性情暴躁的当时还在世的父亲,而奶奶因为是单亲妈妈,常常担心孩子大了会离开她,因此对作为长子的父亲有很多的掌控,当然也会担心妈妈会抢去爸爸;爸爸又因为孝顺尽量满足他,在很多事情上,妈妈只能默默妥协……

奶奶曾经说:「生日表示,人生又短了一年。」

生日是错误的,别人和我庆祝生日也是错误的,我生来只是,一个错误。因为我生日,而让家人不开心,因此,我的生日是应该被咒诅的。

从那以后,我不会再想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但我还是不小心让同学知道了,他们曾送我礼物,但奶奶和妈妈知道我收到礼物,竟要求我把礼物还给同学,原因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天晓得他们有什么企图,而且礼尚往来,人家送你东西,你就要回礼,家里没条件。

于是,我悄悄地把同学送我的东西全部丢弃了,我无法不这样做。要我把别人送的礼物还给别人,就是拒绝接受祝福,弃绝别人的好意,实在很为难,我做不到;收下去的话,我会被家人责备,我只能这样。

我不配得被祝福,也不配得有朋友。

家里从来不鼓励我与别人建立关系,奶奶和妈妈都说她们喜欢「独家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人值得信任,别人都是怀有企图的,都是说是道非的,往来传舌的,所以只能独善己身。尽管我在中一时,老师教我唱:「No man is an island. No man stands alone.」但我的家人却灌输我,最好不要有朋友。不和别人交往,没有与人交流,你不犯人,人不犯你,相安无事,生日没有人知道,生时不需要朋友,死后湮没无闻。

那是我最初的信仰,也是我对生命的认识。因此小时候和青少年阶段的我,已经觉得生命是没有盼望的,是不被祝福的,活着就是等待死亡来到,一切成空,灰飞湮灭。

死亡的狂傲
记得有一次,家里只有我和奶奶,她逼问我,「奶奶死了好不好?好不好?我死了不是很好吗?你说吧?」

她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她这样问让我觉得很为难,她还一直逼问我,年纪轻轻的我大概不晓得死亡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幸好她问着问着,妈妈便回家了,她便没有再问下去。

亡父很喜欢说一句话:「知道死,学死;学会死,快死!」我确实很认真地思考过这句话,要是人生的终极就是死亡,那早点死可以免去过程里的痛苦。

我其实想问,「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要把我带来呢?」

但当然我没有问,我大概可以想像到,他准会叫我去死。

我们家充满着语言的暴力。而我一直不知道那些话语给我​​的拆毁是那么大的。我自己也一直不知道话语的影响力,乃至于我也曾在嘴巴和舌头上犯罪,也曾这样去伤害自己的弟妹,我们的关系因为这而遭受到破坏。就这样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当大家对大家稍为不满意时,便大骂对方白痴、低能、去死、无脑…… 这样去互相侮谩践踏咒诅。

圣经说得对,「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我以说话拆毁别人,别人也以说话来拆毁我。我的自我形象非常不健全,我眼神闪烁,说话声音也很小,当我教书的时候,这个倾向尤为明显,我无法自信地站在学生面前,仿佛我只配得被别人践踏、谩骂、唾弃、弃绝,我反覆思考着「学会死,快死」这句话。

我的生活只是行尸走肉,一切都没盼望了,人生就只能这样,活着等死,过程这样煎熬。每天下班后,我靠在车窗上,任由眼泪一直流一直流,有乘客看到,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我都不管了,我只想这样一直哭下去,哭到累了便不用失眠。

对于幸福,我从来不敢奢望,因为我不配得,我只能在幸福门外偷看,看着爱情和我轻轻错身,只能绝望地单恋与苦恋,等一个永远不会为我停下来的人,而自己将孤寡一生,而反正我不配得任何人的爱,我的生命毫无价值,那我干脆一生这样等吧。

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能与家人分享,家里一直没有坦诚分享的文化。同一屋檐下,相安无事已经不容易的了,反正就是各怀心事,互不公开。那段日子,我长暗疮,也经常失眠。

我没用,我低能,我白痴,我文又不能,武又不能,终日不知所思,觉得自己又丑陋又讨厌,自己都嫌弃自己。

尽管我知道有上帝。

从「口出恩言」开始
P59-1后来我有好几年的时间经历失业、被裁、转职。

那段时间,我并不知道,是上帝要借着这些经历让我的生命得着更新与改变,要不是有那些年,我会一直顾盼自怜,人生最宝贵的阶段我已经错过与失去了,将来也没有任何盼望可言,我不断追念与缅怀那些空白,对于未来也无从把握,更是白白地浪费了可以珍惜的当下。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还为什么活着?

我感谢主,因为并不是我选择这个信仰,是上帝亲自寻找我的。我挑战上帝,要是祢是真的,祢来帮我。

失业的那段日子,我很怕待在家里,因为我对弟弟充满恐惧(我理解,那是我过去对他伤害太多。尽管我已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但所有言语和行为上的错误,在他的心里脑里,仍在牢牢地记着,不轻易被涂抹。)

他非常憎恨我,只要我稍为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他便会动怒,并且一开口,便会连珠炮发骂个不停。我失业心情也不好,对于他的恶意针对几乎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我只好走到街上,或者去图书馆,去公园,尽量不单独面对他,免得起冲突。但他仍常常喃喃地咒诅以眼神怒视我,那些话语,是很难听的。

种在我心里,扎根得很深的,是那些白痴低能去死等等的话语,连我的弟弟,有血缘关系的人,都会这样。我无法抬起头来。
就在我到了教会的小组,我第一次被秀华祷告服事,她祷告说:「神的儿女尊贵荣美,是祢眼中的瞳人,她的头发你已数过了,祢纪念她的一切……」那时候,我的泪就流了出来,她说的话,圣经不是已经写得清楚明白了吗?我一直没有相信,我要相信和宣告,我是永生上帝的儿女,「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八33)

后来我上八福,第一节课就是「口出恩言」,我开始领受到,改变要从嘴巴和舌头开始,我不再说拆毁与咒诅的话,「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太五22),上帝对祂的儿女是会管教的,祂也会来鞭打,我也曾问上帝,祢不管教我的弟弟?上帝却说,你先做好你的部分,我会来负责的。我就不断求上帝帮助我,「嘴唇不出恶言」,也求祂帮助我爱弟弟。我要口出恩言,说祝福的话、造就与建立别人的话。

当我不断为弟弟祷告的时候,上帝把极大的爱和怜悯放在我里面,从来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的经历是怎样的,是什么拦阻他进到职场里面?他长期失业,把自己关闭在家里,拒绝与别人沟通,没有朋友,没有社交生活,也不出门。他从来没有坦诚分享,其中一定有一些原因,他在求职的过程里面对被淘汰与拒绝,他或许也有很多的负面感受,他不想面对,也无法突破,而在成长的过程里,很多的耳濡目染,错误的价值观被建立起来,但还没被拆毁,他是可怜的……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会更多地理解和包容他……

对于奶奶、爸爸、妈妈也是,当我更多去了解他们的价值观、言语和行为背后,那些经历和遭遇,我便能更多地理解他们。

因为冲动和愤怒,恶言冲口而出,一时之快,但却带来关系的破坏,怨恨的加深,加之以对别人的拆毁,其实是何必?圣经说, 「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一20),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雅一19),绊倒了别人,失了见证,插了别人一刀,带来的是后悔。

上帝的话语坚如磐石,在其中有永恒的真理。 「主阿,祢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六68)

当我学习到上帝给我的功课后,上帝就把我逐步提​​升;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功课。

祂透过我的失业待业来对付我的软弱,让我学习更多来倚靠仰望祂,也让我在这些经历里面,修补和改善我和妈妈的关系。这样长期在职场上的漂泊,看来是咒诅,其实是祝福;要不然我会一直漫无目的。

我在611灵粮堂接受医治释放,让过去种在我心里的毒根借着悔改,被主一根一根地拔除。我宣告今后要听上帝的话,不要被撒但的谎言欺哄。

身分的改变
我明白到自己的生命是与永生上帝结连,祂在世界中拣选我,用重价把我赎回,我的生命是有永恒价值的,是上帝独特的创造。当我正确认识自己的价值时,便明白生命的尊贵,每个生命都是上帝的创造,我们应该尊重,因此不能,也不该,任由己意,出于血气与冲动,去咒诅别人。每个人所有的言语和行为都会带来后果的,因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

因为身分的改变,撒旦在我身上没有权柄。我不用自卑自怜,不再无病呻吟,我相信生命是丰盛的。对于与人建立关系,我不再畏惧,防备与闪躲,人需要与人建立关系,需要彼此学习,彼此关心与爱,互相扶持与守望,因此上帝没有只造一人。

学习接受祝福
虽然我现在还是不太习惯,捧着生日蛋糕,吹蜡烛,被朋友包围着,在这天当着主角,因为我曾经是卑怜没有人注意的,衣衫褴褛,毫不起眼,又肮脏又瘦小的灰姑娘,但我已渐渐学会了接受别人的祝福。

我也在这一天,表达我对上帝、家人和朋友的感恩。我同时也学习到尊重生命,学习为别人欢呼、喝彩。上帝亲自来恢复,在创世以先祂命定要给予我的祝福、荣美的形象。感谢主,我怀着感恩的心来领受与家人之间的和睦,朋友之间的友谊。

「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要称谢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祢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一三九13-16)

车子摇晃着经过我昔日的风景,但随着车子的驶离,所有的风景都会远去,惟有上帝与我们越来越亲近。

作者为香港人,于1997年接受洗礼,为611灵粮堂肢体,现职编辑。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