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的恩典改变     /陆尊恩

 
 
 

——爱德华·韦尔契博士大使命生命塑造研习会信息分享

P27-2

编者按:基督使者协会2013年分别于9月21日在新泽西州若歌教会、11月15-16日在洛杉矶台福教会举办了大使命生命塑造研习会,特别邀请爱德华˙韦尔契博士(Dr. Ed Welch)担任大会讲员,专题分享「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为完全」,深入研讨在门徒训练与生命改变的过程中,信徒们如何一起面对生命深处各种不为人知的软弱。

爱德华·韦尔契博士是基督教辅导教育协会(Christian Counseling Education Foundation, CCEF)的资深教授、辅导员、世界知名的圣经辅导专家,从事谘商辅导超过三十年的时间,并有针对忧鬱、焦虑、成瘾等专题有许多著述。他对于当代基督教谘商辅导理论作出了重大贡献,主要是细腻地区辨了根植于人心的种种灵命问题与脑神经的失能等生理、心理问题;他从圣经的世界观出发,坚定而怜悯地看待人类同时活在苦难与罪恶中的双重事实,提出一个合乎福音真理的谘商辅导典范,用以装备教牧人员、谘商辅导员、平信徒的家庭与朋友,学习如何使用神的话语去帮助彼此以及自己,共同度过生命中的黑暗时刻与不为人知的挣扎,并学习倚靠神的恩典成为刚强的人。

关心别人,在乎关怀他的 「心」
韦尔契博士说,每个人每一天醒来,都彷彿活在旷野中,有种种的困难都朝向我们飞来。然而困难不单单来自于外在的环境,也源自于我们的内心。正如路加福音第六章45节,主耶稣说:「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人心是感觉和情绪打转的地方,而那些情绪显露出我们真正看重的事物—我们的心可能正渴望得到自由、被人肯定、或是佔有某种珍宝,我们的心也可能正渴望著能够真实地爱神,并且对神忠诚。因此我们要关心人们的情绪,追踪人们内心的动机,环境的艰难本身并不能主宰一个人内心的信念,而是一个人内心的处境主宰了他如何回应外在的环境。

创造我们的神深深地关心我们,祂不单单是关心我们的身处的环境,祂更关心我们的内心。神总是採取主动,祂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付上生命的代价进入我们的生命,使我们的生命从内心开始经历深刻而真实的改变。照样,神也差遣我们採取主动的姿态,藉著我们继续进入其他人的生命,去关怀别人内心深处的需要,呼唤人心回转信靠耶稣基督的恩典,并且愿意继续追求在内心动机上变得更像耶稣、也对神更加地忠诚、更以神为乐,这正是门徒训练的精髓,也是生命改变的核心意义。

你好吗?我可以怎麽样为你祷告呢?
韦尔契博士说,今天教会普遍的软弱之一,就是不太知道如何安慰受苦的人。我们经常太快地淡化别人经历的痛苦,比较不同人之间所经历的痛苦,指责别人受苦是因为犯罪,或是用肤浅的言语为人疗伤止痛等等。其实,面对一个受苦的人,包括内心生命需要改变、且活在痛苦中的人,我们作为一个属灵的人,最好的回应就是为对方的苦痛哀伤,与哀哭的人同哭。因为神从来没有淡化任何形式的苦难,也没有比较过任何两个人之间的苦难,神只是单纯地与受苦的人认同,祂亲身地担当了我们的苦难。

其实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在面对各种不同的痛苦,我们可以养成彼此关怀与问候的习惯。门徒生活中最自然、也最应该经常放在口中的一句话是:「你好吗?」当我们这样问候别人的时候,不是一句礼貌的客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问候。我们也不是只想听见对方表浅的回答:「我很好,你呢?」而是想要更深刻地关怀别人内心的处境,想理解对方的情绪、生活中遇到的挣扎、以及和神之间的关系。因此我们会在问候「你好吗?」之后,更具体地询问对方,「我可以怎麽样为你祷告呢?」

为别人祷告的时候,不是按照我们自己对别人的偏见来祷告,而是透过我们对别人真诚的问候之后,认识对方内心的需要、按著对方内心可能想说的话、加上圣经中安慰的话来祷告。

门徒生活中许多生命改变的重大时刻,并非我们在主日讲道时听到了一篇伟大的讲章、也不是门训课程中完成了一段艰深的课程,而是有一个真诚的朋友、一位与我们结伴同行的天路客,他接纳了我们、他认识了我们、他按著我们内心最真实的需要、为我们献上了信心的祷告。照样地,我们也可以这样地去关怀别人、认识别人、为别人内心真实的软弱祷告。这样,我们就成为彼此门训的伙伴;我们彼此的生命,都将因为彼此扶持、一起代祷而不断地经历深刻的改变。

经历过福音能力的人,都能帮助别人生命改变
韦尔契博士说,最深刻的门徒训练总是发生在困境与试验之中。当我们身处于生命的旷野,困境与试验围绕著我们,最能够帮助我们的人,不一定是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牧者、医师、心理谘商师(当然,他们也都能带给我们很大的帮助),而是那些生活在我们周围,就在我们身边,愿意关心我们的平凡人。

平凡的人可以被神以不平凡的方式使用;为什麽?因为神的美意本是如此。神拣选那些软弱的,叫强壮的羞愧。在旧约时代,我们或许可以说,要获得神的帮助,必须透过某些专业人士的辅助,例如先知、祭司、君王。但在新约时代,耶稣基督来到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只要是经历过福音能力的平信徒,都能帮助别人生命改变。关键是,我们帮助别人在门徒生活上成长,要先承认自己也是软弱的。因为我们并非靠自己的能力去改变别人的生命,而是邀请别人和自己一起在软弱中互相扶持,一起来到神施恩的宝座前去得生命。

韦尔契博士勾勒出一个教会的异象——「若教会大多数人都开始互相代求,那会成为什麽光景?」事实上,今天教会中的每一个人都随时随地处于某种苦难、或某种罪恶的挣扎之中,我们需要什麽样的门徒训练帮助我们成长?韦尔契博士认为,门训的本质乃是互相帮助,我们需要学习肩并肩,学习用爱心与真理互相劝勉,充满同情与耐心地关心彼此的挣扎,诚恳而真切地为彼此内心的需要代祷。

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的言语非常地有能力—或是用来建造人,或是用来拆毁人。面对处于苦难或罪恶中的人,我们可以用糟糕的说词使他们更远离上帝,或是使用美好的说词,让他们看见上帝正在殷切地寻找他们。而此刻,神也正藉著我们找到了他们,藉著我们关心他们,邀请他们一起祷告。即便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祷告什麽,我们也可以这样祷告:「主啊!我们很苦。我们不知道应该祷告什麽。但我们恳求祢的同在。」

即便是複杂的软弱,我们也不放弃爱人的功课
韦尔契博士反覆地陈明,一个简明又深刻的真理:神在爱人的事上永远採取主动,尤其是对那些被人看为软弱无助的人。神怎样地主动地靠近我们,我们也怎样地主动去靠近别人。

韦尔契博士还带领我们进入更专业的领域,谈论今日社会最难解的忧鬱症。也许,忧鬱症有种种的生物性与环境的致病因子,韦尔契博士说,我们并没有找到最后的确切答案。也许,药物对于治疗忧鬱症在某些人身上有好的效果,也有些人并没有那麽好的效果。
但不论如何,我们都仍然可以学习去关怀一个患忧鬱症的人,主动地向他靠近,关怀他的心事,认识他内心的光景,甚至倾听他内心的黑暗,感受忧鬱的沉重之处,与他一起和忧鬱挣扎。然而,我们所带来的盼望就是,忧鬱症本身也只是环境的一部分,当我们与忧鬱症患者一起祈祷,我们正以圣经对他的心说话,呼唤他的心勉强自己汲取他此刻所需要的养分,彷彿「强迫喂食」。盼望本身也需要被训练,身处忧鬱症光景中的人所要学习的,就是发出「别让黑暗对我说话」的呐喊。韦尔契博士列举了几个属灵伟人患有忧鬱症的例子,并且说忧鬱症是一种苦难的形式,但信心仍然在苦难中可能发挥作用,使我们对神效忠。

韦尔契博士还提到,我们也要去关心那些站在忧鬱症身边的人,例如他们的配偶。教会可以形成一个互相关怀的群体。一样的原则,也可以延伸到各式各样的苦难、罪恶与软弱上。在洛杉矶研习会的工作坊中,深入了教会中的惩戒、家庭中的创伤、儿童的受虐、精神疾患的关怀、90后留学生的辅导、第二代ABC的辅育、与门徒小组的实践等课题。

其实,这就是福音的大能。看上去很简单,但相信而愿意去做的人就有福了!神已经来拯救我们。信靠神的恩典,我们任何人都可以靠近别人的生命,将这恩典的福音分享给他们、为他们祷告。我们本身并不具有改变别人生命的能力;相反地,当我们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邀请别人和我们一起软弱地领受神的恩典,神救恩的能力就临到我们,我们的生命将一起被神的恩典改变,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为完全!

(韦尔契博士所服务的基督教辅导教育协会正与基督使者协会合作,推动《人如何改变》门徒训练教材。欲知详情请与使者培训事工部联系:trainingdept@afcinc.org)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