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的恩典改變     /陸尊恩

 
 
 

——愛德華·韋爾契博士大使命生命塑造研習會信息分享

P27-2

編者按:基督使者協會2013年分別於9月21日在新澤西州若歌教會、11月15-16日在洛杉磯台福教會舉辦了大使命生命塑造研習會,特別邀請愛德華˙韋爾契博士(Dr. Ed Welch)擔任大會講員,專題分享「神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為完全」,深入研討在門徒訓練與生命改變的過程中,信徒們如何一起面對生命深處各種不為人知的軟弱。

愛德華·韋爾契博士是基督教輔導教育協會(Christian Counseling Education Foundation, CCEF)的資深教授、輔導員、世界知名的聖經輔導專家,從事諮商輔導超過三十年的時間,並有針對憂鬱、焦慮、成癮等專題有許多著述。他對於當代基督教諮商輔導理論作出了重大貢獻,主要是細膩地區辨了根植於人心的種種靈命問題與腦神經的失能等生理、心理問題;他從聖經的世界觀出發,堅定而憐憫地看待人類同時活在苦難與罪惡中的雙重事實,提出一個合乎福音真理的諮商輔導典範,用以裝備教牧人員、諮商輔導員、平信徒的家庭與朋友,學習如何使用神的話語去幫助彼此以及自己,共同度過生命中的黑暗時刻與不為人知的掙扎,並學習倚靠神的恩典成為剛強的人。

關心別人,在乎關懷他的 「心」
韋爾契博士說,每個人每一天醒來,都彷彿活在曠野中,有種種的困難都朝向我們飛來。然而困難不單單來自於外在的環境,也源自於我們的內心。正如路加福音第六章45節,主耶穌說:「善人從他心裏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裏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人心是感覺和情緒打轉的地方,而那些情緒顯露出我們真正看重的事物—我們的心可能正渴望得到自由、被人肯定、或是佔有某種珍寶,我們的心也可能正渴望著能夠真實地愛神,並且對神忠誠。因此我們要關心人們的情緒,追蹤人們內心的動機,環境的艱難本身並不能主宰一個人內心的信念,而是一個人內心的處境主宰了他如何回應外在的環境。

創造我們的神深深地關心我們,祂不單單是關心我們的身處的環境,祂更關心我們的內心。神總是採取主動,祂道成肉身來到我們中間,付上生命的代價進入我們的生命,使我們的生命從內心開始經歷深刻而真實的改變。照樣,神也差遣我們採取主動的姿態,藉著我們繼續進入其他人的生命,去關懷別人內心深處的需要,呼喚人心回轉信靠耶穌基督的恩典,並且願意繼續追求在內心動機上變得更像耶穌、也對神更加地忠誠、更以神為樂,這正是門徒訓練的精髓,也是生命改變的核心意義。

你好嗎?我可以怎麼樣為你禱告呢?
韋爾契博士說,今天教會普遍的軟弱之一,就是不太知道如何安慰受苦的人。我們經常太快地淡化別人經歷的痛苦,比較不同人之間所經歷的痛苦,指責別人受苦是因為犯罪,或是用膚淺的言語為人療傷止痛等等。其實,面對一個受苦的人,包括內心生命需要改變、且活在痛苦中的人,我們作為一個屬靈的人,最好的回應就是為對方的苦痛哀傷,與哀哭的人同哭。因為神從來沒有淡化任何形式的苦難,也沒有比較過任何兩個人之間的苦難,神只是單純地與受苦的人認同,祂親身地擔當了我們的苦難。

其實我們每個人每一天都在面對各種不同的痛苦,我們可以養成彼此關懷與問候的習慣。門徒生活中最自然、也最應該經常放在口中的一句話是:「你好嗎?」當我們這樣問候別人的時候,不是一句禮貌的客套話,而是發自內心的問候。我們也不是只想聽見對方表淺的回答:「我很好,你呢?」而是想要更深刻地關懷別人內心的處境,想理解對方的情緒、生活中遇到的掙扎、以及和神之間的關係。因此我們會在問候「你好嗎?」之後,更具體地詢問對方,「我可以怎麼樣為你禱告呢?」

為別人禱告的時候,不是按照我們自己對別人的偏見來禱告,而是透過我們對別人真誠的問候之後,認識對方內心的需要、按著對方內心可能想說的話、加上聖經中安慰的話來禱告。

門徒生活中許多生命改變的重大時刻,並非我們在主日講道時聽到了一篇偉大的講章、也不是門訓課程中完成了一段艱深的課程,而是有一個真誠的朋友、一位與我們結伴同行的天路客,他接納了我們、他認識了我們、他按著我們內心最真實的需要、為我們獻上了信心的禱告。照樣地,我們也可以這樣地去關懷別人、認識別人、為別人內心真實的軟弱禱告。這樣,我們就成為彼此門訓的夥伴;我們彼此的生命,都將因為彼此扶持、一起代禱而不斷地經歷深刻的改變。

經歷過福音能力的人,都能幫助別人生命改變
韋爾契博士說,最深刻的門徒訓練總是發生在困境與試驗之中。當我們身處於生命的曠野,困境與試驗圍繞著我們,最能夠幫助我們的人,不一定是那些受過專業訓練的牧者、醫師、心理諮商師(當然,他們也都能帶給我們很大的幫助),而是那些生活在我們周圍,就在我們身邊,願意關心我們的平凡人。

平凡的人可以被神以不平凡的方式使用;為什麼?因為神的美意本是如此。神揀選那些軟弱的,叫強壯的羞愧。在舊約時代,我們或許可以說,要獲得神的幫助,必須透過某些專業人士的輔助,例如先知、祭司、君王。但在新約時代,耶穌基督來到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只要是經歷過福音能力的平信徒,都能幫助別人生命改變。關鍵是,我們幫助別人在門徒生活上成長,要先承認自己也是軟弱的。因為我們並非靠自己的能力去改變別人的生命,而是邀請別人和自己一起在軟弱中互相扶持,一起來到神施恩的寶座前去得生命。

韋爾契博士勾勒出一個教會的異象——「若教會大多數人都開始互相代求,那會成為什麼光景?」事實上,今天教會中的每一個人都隨時隨地處於某種苦難、或某種罪惡的掙扎之中,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門徒訓練幫助我們成長?韋爾契博士認為,門訓的本質乃是互相幫助,我們需要學習肩並肩,學習用愛心與真理互相勸勉,充滿同情與耐心地關心彼此的掙扎,誠懇而真切地為彼此內心的需要代禱。

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的言語非常地有能力—或是用來建造人,或是用來拆毀人。面對處於苦難或罪惡中的人,我們可以用糟糕的說詞使他們更遠離上帝,或是使用美好的說詞,讓他們看見上帝正在殷切地尋找他們。而此刻,神也正藉著我們找到了他們,藉著我們關心他們,邀請他們一起禱告。即便我們根本不知道應該禱告什麼,我們也可以這樣禱告:「主啊!我們很苦。我們不知道應該禱告什麼。但我們懇求祢的同在。」

即便是複雜的軟弱,我們也不放棄愛人的功課
韋爾契博士反覆地陳明,一個簡明又深刻的真理:神在愛人的事上永遠採取主動,尤其是對那些被人看為軟弱無助的人。神怎樣地主動地靠近我們,我們也怎樣地主動去靠近別人。

韋爾契博士還帶領我們進入更專業的領域,談論今日社會最難解的憂鬱症。也許,憂鬱症有種種的生物性與環境的致病因子,韋爾契博士說,我們並沒有找到最後的確切答案。也許,藥物對於治療憂鬱症在某些人身上有好的效果,也有些人並沒有那麼好的效果。
但不論如何,我們都仍然可以學習去關懷一個患憂鬱症的人,主動地向他靠近,關懷他的心事,認識他內心的光景,甚至傾聽他內心的黑暗,感受憂鬱的沉重之處,與他一起和憂鬱掙扎。然而,我們所帶來的盼望就是,憂鬱症本身也只是環境的一部分,當我們與憂鬱症患者一起祈禱,我們正以聖經對他的心說話,呼喚他的心勉強自己汲取他此刻所需要的養分,彷彿「強迫餵食」。盼望本身也需要被訓練,身處憂鬱症光景中的人所要學習的,就是發出「別讓黑暗對我說話」的吶喊。韋爾契博士列舉了幾個屬靈偉人患有憂鬱症的例子,並且說憂鬱症是一種苦難的形式,但信心仍然在苦難中可能發揮作用,使我們對神效忠。

韋爾契博士還提到,我們也要去關心那些站在憂鬱症身邊的人,例如他們的配偶。教會可以形成一個互相關懷的群體。一樣的原則,也可以延伸到各式各樣的苦難、罪惡與軟弱上。在洛杉磯研習會的工作坊中,深入了教會中的懲戒、家庭中的創傷、兒童的受虐、精神疾患的關懷、90後留學生的輔導、第二代ABC的輔育、與門徒小組的實踐等課題。

其實,這就是福音的大能。看上去很簡單,但相信而願意去做的人就有福了!神已經來拯救我們。信靠神的恩典,我們任何人都可以靠近別人的生命,將這恩典的福音分享給他們、為他們禱告。我們本身並不具有改變別人生命的能力;相反地,當我們願意承認自己的軟弱,邀請別人和我們一起軟弱地領受神的恩典,神救恩的能力就臨到我們,我們的生命將一起被神的恩典改變,神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為完全!

(韋爾契博士所服務的基督教輔導教育協會正與基督使者協會合作,推動《人如何改變》門徒訓練教材。欲知詳情請與使者培訓事工部聯係:trainingdept@afcinc.org)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