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

  • 破碎的童年 我自少在一所基督教聖公會的學校就讀。我是家中的長子,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的童年基本沒有任何快樂的回憶,自我有記憶開始,家中每日都是爭鬧,很少看見家人和睦,反而經常為了一些沒意思的小事而結怨多年且互不說話。媽媽是長期病患者,我不知道她患的是什麼病,只知道[更多...]
  • 提到賭場,人們想到的畫面往往是眼花繚亂的燈紅酒綠,賭徒不甘服輸的一次次下注。賭場的發牌員(dealer),看多了人的慾望掙扎,往往是鎮靜冷漠的。彷彿賭場大機器里的一個個齒輪,嚴絲合縫地做自己的工作。賭徒的狂喜或絕望,都激不起他們的反應。 然而生活中卻有這樣一對發牌員夫婦,先生文忠,每看[更多...]
  • 重新思考無神論 與許多在中國長大的孩子一樣,我從小接受的是無神論和唯物主義教育。記得小學時,學校組織大家一起看電影。小朋友們其實對電影沒什麼興趣,而是享受著在漆黑的電影院和小夥伴們交換零食。但我仍然記得當時看的一部無神論宣傳片。其中列舉了很多民間宗教對人的毒害,比如用紅筆在黃紙上畫個符[更多...]
  • 迷失的人生 我有幸在幼年聽到過福音,有機會跟隨祖母參加教會聚會,但對關乎人生命和前途的耶穌卻不認識,生在福中不知福。30歲之前,一路的求學、工作、結婚都按部就班,剛開始工作就已經讓旁人羨慕:27歲博士畢業,29歲評上副教授,當時我也是所在學院最年輕的副教授。然而,就是過著這樣一帆風順的[更多...]
  • 在2013英國差傳大會時,我遇見了從北愛爾蘭來的Ada姐妹和她教會另外五人。當時她和我分享在北愛爾蘭的教會景況。提到那裡神職人員缺少,很需要有更多牧師及成熟基督徒,邀請其勝和我幫助他們,從此我們就不時在網上連絡。她很認真閱讀我們送出的靈修經文,時時發問討論。2015年,她再來參加英國差傳大會[更多...]
  •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二十三年來沒有太過跌宕起伏的經歷,一直過著平凡的日子。我常常想,為什麼人生會如此平淡無奇,我想要有所改變可卻無能為力,沒有水花濺起。 2015年,懷抱著脫離國內人情束縛的願望和對新世界的好奇,我和一批同學參加了南卡溫斯洛普大學(Winthrop Universit[更多...]
  • 從2013年開始工作,五年時間,四次申請H1B(工作簽證),三個碩士學位。這五年中,我經歷了成家立業、生離死別,經歷了懷孕生子、至親反目,除了這些人生的里程碑,更加熬煉的是每一天對未來的不安及迷惘,對至親的思念和自責。 五年前,我自詡是一個堅強的人,可是那些日子裡,我覺得這樣的人生路,別說走了[更多...]
  • 2016年7月,我來到美國,作慕道友一年都還沒到就決志信主並受洗,相信一定有人很驚訝為什麼這麼快。神對人的揀選是獨特的。基督徒信主的經歷各不相同,有的信主自然且迅速;有的則需要克服重重理性障礙,經過長期思考和掙扎。我的信主過程雖然很平順,但一開始的動機並不單純,可當我回想過往的時候,發現主其實一直都[更多...]
  • 那年春末夏初,我們在美國大霧山漂流,河面開闊,兩岸風景如畫。在美國訪學已有八個月,我已深深愛上這裡的人和景,想到四個月後就要回國,戀戀不捨。然而,因為在這裡認識了上帝,無論我去往哪裡,祂都與我同在,美景雖然帶不走,心裡卻有深深的平安,也有對未來美好的期待。 那次漂流同行幾十人中,我是唯[更多...]
  • 小時候大家都認為我是一個害羞又喜歡安靜的孩子,缺乏自信心。我從來沒想過要做任何事去讓別人來注意我;我也不願向教會里的人敞開自己。我認為我是一名基督徒,但這只不過是因為我每週和我的家人一起參加主日崇拜罷了。 青少年團契—靈命成長 自從我開始參加我們教會(聖地亞哥華人傳道會CECSD[更多...]
  • 我終於知道了原來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是神允許的,它不是咒詛,而是為了使我成為更合祂心意的器皿。 一直想做一些又大又難的事。年少輕狂就有這樣的想法,可眼看快到知天命的年齡,依然一件也沒做成。內心仍然朝氣蓬勃,隨時準備衝向遠方,身體卻永遠可以尋找出一百個不前進的理由。它們像一對相互吸引卻又無法[更多...]
  • 用什麼公式來解釋爛漫的春花,沉靜的秋月,孩子們的歡笑,和戀人們眼中的光芒?又有誰能用科學來解釋我們生命的意義呢? 真理是什麼? 我從小就愛瞎琢磨,喜歡思考一些大人們都不太關心的「終極問題」。例如,我經常會思考「存在」的真實性,或萬物的源頭、終點在哪裡……這些思考讓我愛上了科普書籍[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