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

  • 生活拮据,婚約堅定 十九年前的仲夏夜,我們舉家四口離開台灣,遷往英格蘭的蘭開斯特,靠著獎學金及僅有的存款,展開先生寒窗苦讀的留學生涯,「綁緊褲頭」地節儉渡日。當時,稚幼的兒女並無「新」與「舊」、「豐富」和「缺乏」的概念,因為家裡所有物品都是別人留下來,衣服、玩具及圖畫書也是教會的阿姨們[更多...]
  • 信主 1989年,我從中央財政金融大學財政稅務經濟學系本科畢業。受好友鼓勵,我決心出國留學,放棄了分配的工作。經過兩年半的時間,簽證六次。在這過程中得到一位素不相識的基督徒李光義先生的幫助,是他在我心中播下了福音的種子。 李先生是紐約聖文生醫院的心理咨詢顧問。他在中國旅遊時與我哥[更多...]
  • 蒙祂拯救 我在中國大陸長大,在我10歲到20歲之間,正趕上「文化大革命」。當時我最信奉的就是《國際歌》中的歌詞,「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我非常相信個人能力,認為只要經過艱苦的努力,付出超過別人的代價,就一定能出人頭地。 我17歲參[更多...]
  • 等候神,依靠神是基督徒信仰的根基。而這根基是需要經過不斷的操練而變得堅固的。我感謝神在2010-2011年用祂充滿慈愛與恩典的雙手攙扶帶領我,經歷了這段寶貴的旅程,使我能夠進一步明白神的心意。而當我明白的時候,我不禁感嘆神居然對我這樣 一個普通人有這麼多的期許,給予我這樣細緻周到的關懷[更多...]
  • 破碎的童年 我自少在一所基督教聖公會的學校就讀。我是家中的長子,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的童年基本沒有任何快樂的回憶,自我有記憶開始,家中每日都是爭鬧,很少看見家人和睦,反而經常為了一些沒意思的小事而結怨多年且互不說話。媽媽是長期病患者,我不知道她患的是什麼病,只知道[更多...]
  • 提到賭場,人們想到的畫面往往是眼花繚亂的燈紅酒綠,賭徒不甘服輸的一次次下注。賭場的發牌員(dealer),看多了人的慾望掙扎,往往是鎮靜冷漠的。彷彿賭場大機器里的一個個齒輪,嚴絲合縫地做自己的工作。賭徒的狂喜或絕望,都激不起他們的反應。 然而生活中卻有這樣一對發牌員夫婦,先生文忠,每看[更多...]
  • 重新思考無神論 與許多在中國長大的孩子一樣,我從小接受的是無神論和唯物主義教育。記得小學時,學校組織大家一起看電影。小朋友們其實對電影沒什麼興趣,而是享受著在漆黑的電影院和小夥伴們交換零食。但我仍然記得當時看的一部無神論宣傳片。其中列舉了很多民間宗教對人的毒害,比如用紅筆在黃紙上畫個符[更多...]
  • 迷失的人生 我有幸在幼年聽到過福音,有機會跟隨祖母參加教會聚會,但對關乎人生命和前途的耶穌卻不認識,生在福中不知福。30歲之前,一路的求學、工作、結婚都按部就班,剛開始工作就已經讓旁人羨慕:27歲博士畢業,29歲評上副教授,當時我也是所在學院最年輕的副教授。然而,就是過著這樣一帆風順的[更多...]
  • 在2013英國差傳大會時,我遇見了從北愛爾蘭來的Ada姐妹和她教會另外五人。當時她和我分享在北愛爾蘭的教會景況。提到那裡神職人員缺少,很需要有更多牧師及成熟基督徒,邀請其勝和我幫助他們,從此我們就不時在網上連絡。她很認真閱讀我們送出的靈修經文,時時發問討論。2015年,她再來參加英國差傳大會[更多...]
  •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二十三年來沒有太過跌宕起伏的經歷,一直過著平凡的日子。我常常想,為什麼人生會如此平淡無奇,我想要有所改變可卻無能為力,沒有水花濺起。 2015年,懷抱著脫離國內人情束縛的願望和對新世界的好奇,我和一批同學參加了南卡溫斯洛普大學(Winthrop Universit[更多...]
  • 從2013年開始工作,五年時間,四次申請H1B(工作簽證),三個碩士學位。這五年中,我經歷了成家立業、生離死別,經歷了懷孕生子、至親反目,除了這些人生的里程碑,更加熬煉的是每一天對未來的不安及迷惘,對至親的思念和自責。 五年前,我自詡是一個堅強的人,可是那些日子裡,我覺得這樣的人生路,別說走了[更多...]
  • 2016年7月,我來到美國,作慕道友一年都還沒到就決志信主並受洗,相信一定有人很驚訝為什麼這麼快。神對人的揀選是獨特的。基督徒信主的經歷各不相同,有的信主自然且迅速;有的則需要克服重重理性障礙,經過長期思考和掙扎。我的信主過程雖然很平順,但一開始的動機並不單純,可當我回想過往的時候,發現主其實一直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