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历程

  • 破碎的童年 我自少在一所基督教聖公會的學校就讀。我是家中的長子,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的童年基本沒有任何快樂的回憶,自我有記憶開始,家中每日都是爭鬧,很少看見家人和睦,反而經常為了一些沒意思的小事而結怨多年且互不說話。媽媽是長期病患者,我不知道她患的是什麼病,只知道[更多...]
  • 提到賭場,人們想到的畫面往往是眼花繚亂的燈紅酒綠,賭徒不甘服輸的一次次下注。賭場的發牌員(dealer),看多了人的慾望掙扎,往往是鎮靜冷漠的。彷彿賭場大機器里的一個個齒輪,嚴絲合縫地做自己的工作。賭徒的狂喜或絕望,都激不起他們的反應。 然而生活中卻有這樣一對發牌員夫婦,先生文忠,每看[更多...]
  • 重新思考無神論 與許多在中國長大的孩子一樣,我從小接受的是無神論和唯物主義教育。記得小學時,學校組織大家一起看電影。小朋友們其實對電影沒什麼興趣,而是享受著在漆黑的電影院和小夥伴們交換零食。但我仍然記得當時看的一部無神論宣傳片。其中列舉了很多民間宗教對人的毒害,比如用紅筆在黃紙上畫個符[更多...]
  • 迷失的人生 我有幸在幼年聽到過福音,有機會跟隨祖母參加教會聚會,但對關乎人生命和前途的耶穌卻不認識,生在福中不知福。30歲之前,一路的求學、工作、結婚都按部就班,剛開始工作就已經讓旁人羨慕:27歲博士畢業,29歲評上副教授,當時我也是所在學院最年輕的副教授。然而,就是過著這樣一帆風順的[更多...]
  • 在2013英國差傳大會時,我遇見了從北愛爾蘭來的Ada姐妹和她教會另外五人。當時她和我分享在北愛爾蘭的教會景況。提到那裡神職人員缺少,很需要有更多牧師及成熟基督徒,邀請其勝和我幫助他們,從此我們就不時在網上連絡。她很認真閱讀我們送出的靈修經文,時時發問討論。2015年,她再來參加英國差傳大會[更多...]
  •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二十三年来没有太过跌宕起伏的经历,一直过着平凡的日子。我常常想,为什么人生会如此平淡无奇,我想要有所改变可却无能为力,没有水花溅起。 2015年,怀抱着脱离国内人情束缚的愿望和对新世界的好奇,我和一批同学参加了南卡温斯洛普大学(Winthrop Universit[更多...]
  • 从2013年开始工作,五年时间,四次申请H1B(工作签证),三个硕士学位。这五年中,我经历了成家立业、生离死别,经历了怀孕生子、至亲反目,除了这些人生的里程碑,更加熬炼的是每一天对未来的不安及迷惘,对至亲的思念和自责。 五年前,我自诩是一个坚强的人,可是那些日子里,我觉得这样的人生路,别说走了[更多...]
  • 2016年7月,我来到美国,作慕道友一年都还没到就决志信主并受洗,相信一定有人很惊讶为什么这么快。神对人的拣选是独特的。基督徒信主的经历各不相同,有的信主自然且迅速;有的则需要克服重重理性障碍,经过长期思考和挣扎。我的信主过程虽然很平顺,但一开始的动机并不单纯,可当我回想过往的时候,发现主其实一直都[更多...]
  • 那年春末夏初,我们在美国大雾山漂流,河面开阔,两岸风景如画。在美国访学已有八个月,我已深深爱上这里的人和景,想到四个月后就要回国,恋恋不舍。然而,因为在这里认识了上帝,无论我去往哪里,祂都与我同在,美景虽然带不走,心里却有深深的平安,也有对未来美好的期待。 那次漂流同行几十人中,我是唯[更多...]
  • 小时候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害羞又喜欢安静的孩子,缺乏自信心。我从来没想过要做任何事去让别人来注意我;我也不愿向教会里的人敞开自己。我认为我是一名基督徒,但这只不过是因为我每周和我的家人一起参加主日崇拜罢了。 青少年团契—灵命成长 自从我开始参加我们教会(圣地亚哥华人传道会CECSD[更多...]
  • 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是神允许的,它不是咒诅,而是为了使我成为更合祂心意的器皿。 一直想做一些又大又难的事。年少轻狂就有这样的想法,可眼看快到知天命的年龄,依然一件也没做成。内心仍然朝气蓬勃,随时准备冲向远方,身体却永远可以寻找出一百个不前进的理由。它们像一对相互吸引却又无法[更多...]
  • 用什么公式来解释烂漫的春花,沉静的秋月,孩子们的欢笑,和恋人们眼中的光芒?又有谁能用科学来解释我们生命的意义呢? 真理是什麽? 我从小就爱瞎琢磨,喜欢思考一些大人们都不太关心的「终极问题」。例如,我经常会思考「存在」的真实性,或万物的源头丶终点在哪里……这些思考让我爱上了科普书籍[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