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历程

  • 帖前五24:那召你们的本是信实的,祂必成就这事。 家庭 我从小在基督徒的家庭长大。由于外婆在文革年代得了一种怪病,几乎耗尽家财,找遍了附近的医生都找不出什么原因,只好作罢。后来邻居偷偷地说,信耶稣能医病。由于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于是全家都虔诚地去信耶稣。结果我的外婆完全得了医治,全家人就都信主[更多...]
  • 六月中旬,北卡华人福音基督教会(CCMC)举办第五届暑期儿童圣经夏令营。我的两个孩子都参加了。我也去帮忙。周四上午,同工们欣喜地告诉我,我的女儿回应呼召,决志信主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非常欣慰。一场大病,把我和我的全家带到了神面前,并且蒙恩得救,成为神的儿女。回顾过去的两年,真是「四面受敌,却[更多...]
  • 曾经以为「只要是我想做的,就一定能做到」,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是北京一所高校的教授,经济学博士。2013年1月27日我第一次踏上美国大陆,来到George Mason University做访问学者。2月3日,经同学的引领我有幸来到北弗吉尼亚的主恩基督教会,参加了来美国后的第一次主日敬[更多...]
  • 算起来,我信主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六年。但是我却如此确信,「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认识和信靠主耶稣」。因为祂就是我们人生的答案,祂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祂是生命的源头,也是喜乐的源头,更是我们生命的主宰…… 一分之差的「幸运」 我从小爱学习,功课一直很好,深得老师们的喜爱,是他们眼中的重点[更多...]
  • 回顾从接触真道到受洗的道路,走过了十年。这个过程中,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但是主一直不离不弃,圣灵「润物细无声」地在我心里做工。 大学时期好奇接触 在大学期间,跟女朋友(现在的太太)谈恋爱时,看到教堂,就想起电影里的浪漫场景:身著燕尾服的绅士,挽起穿著洁白婚纱的新娘,走进庄严的教堂,优雅的[更多...]
  • 曾经,我有三个梦想: •有一间雅致的书房,可以无止境地读书、写字; •有一架漂亮的钢琴,不为表演,只为表达我心中涌出的诗歌; •有一间精美的图书室,可以随心所欲地找到想读的书。 可是,早年的愿望不仅没有一个实现,甚至长达几乎半个世纪,眼不能见,耳不能听,脚不能行走。是不是上帝对我太残忍呢[更多...]
  • 我是一个90后,我想我和我的同辈们有很多共同的特点,比如:我们是独生子女。我们备受宠爱,却也承担了很多本不属于我们的期待。我们被物质淹没,但是心灵却一片荒芜。我们是功利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个体。我们渴望追求成功、追求卓越,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成功真正的含义。 但如今,因著福音,我们走进教会和团契[更多...]
  • 确信无神 深感无助 在小时候所受的教育,对其一生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很认同「适者生存」这个观点。认为,一个人活在世上,关键还得靠自己。 只要自己肯努力,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自己肯吃苦,就没有达不到的目的。只要自己肯打拼,就能实现自己的梦。记得小时候,国内第一颗人造卫[更多...]
  • 信仰传承 1910年,我的父亲马培萱出生于河南杞县。祖父母是普通的农民,家境贫寒。我父亲因为成绩优异,靠着奖学金,一路读下来,直到从师范学院毕业。在大学里,他师从梁漱溟先生,得到很好的培养。毕业后,父亲在山东教育局任职,担任督学。我是长女,1934年出生,正是父亲收入丰厚的时期。记得当时尽管只有我[更多...]
  • 回顾从接触真道到受洗的道路,走过了十年。这个过程中,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但是主一直不离不弃,圣灵「润物细无声」地在我心里做工。 大学时期好奇接触 在大学期间,跟女朋友(现在的太太)谈恋爱时,看到教堂,就想起电影里的浪漫场景:身着燕尾服的绅士,挽起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走进庄严的教堂,优雅的[更多...]
  • 我生长在越南,父母都是华侨。童年的记忆里,总是父母辛勤劳作、一家人和睦度日。我很早就结婚生子, 与先生在同一所学校任职,有三个可爱的孩子。日子虽然清贫,但其乐融融。 一九七二年,先生突发心脏病离开了我们。那时我才三十五岁,最小的孩子仅四岁。我伤痛欲绝,不明白他怎么如此年轻就走了,抛下我们孤儿寡[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