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

  • Dr. Leighton Ford是世界知名布道家、领袖培育家、Gordon Conwell神学院创办人之一。他曾说过:“现今基督教会最大的危机就是把不应改变的福音内容改变了,却不愿改变应要改变的传福音方法。”我们也会常常听见别人说:“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神的大能不作工,用什么方法都[更多...]
  • 众所周知,我们所肩负的,是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我们所面对的,是科技高速发展的新时代。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科技的颠覆性发展,打破了以往生活时空的边界,使得点状的、空间分离的人、物、场景,在任何时刻可以即时成为一个网状的、相互关联的结构。这使“最短距离/最优路径/最快传播/最大覆盖”成为可能,人类的生活[更多...]
  • 据福音书记载,耶稣经常在人多的地方例如会堂等地做传福音的工作。2000多年过去了,现在已进入网络时代。网络科技的迅速发展已经成功地把越来越多的人带入网络,成为网民。如果耶稣在这个时代传福音,祂也一定会进入网民当中,更鼓励门徒去让“网民”也成为祂的门徒! 感谢神使用近年来每年举办的网络宣教论坛,[更多...]
  • “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赛五十4) 旧约时代,神借着先知(如:以赛亚)作为传达神话语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赛亚这个“自媒体”的陈述,他能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是因为耶和华神赐给他受教者的“舌头”(传递信息[更多...]
  • 引言 新媒体时代的服事,从策略到方法再到对象,必定都是多元且复杂的。现今,我们借助新媒体而展开的服事也有别于传统的宣教方式。最显著的一个演变便是我们从多以面对面的服事演变为多以线上服事为主。加上新媒体时代,知识的传播、接收和解读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撇开神学哲学议题不说,对很多社会议题、新[更多...]
  • 信徒或教会在华人教会参与跨文化宣教这个问题上,常有很多疑惑,这使我们裹足不前,在此,让我们一同作一些概览式的反省。 (一)本地福音需要很大,还有很多人未闻福音,是否应该先把本地福音工作做好,才“溢流”到外地外族? 答:如果戴德生及当时众多的西方宣教士都抱有如此心态,恐怕今天福音仍[更多...]
  • ——迈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 拥有广阔心胸寻求突破 使徒行传中有一章内容特别长,讲的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景仰犹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故事,却希望接近上帝。他[更多...]
  • 我们是否只看见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见主的怜悯?我们是否信心不够,而走不出去? 也许有人认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机构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为一个本地教会,我们能做些什么? 这些年,当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时候,我看见神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时刻,越是在充满危机的时刻,越能看见我们[更多...]
  • ——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辨析 谈起成为宣教士,基督徒很容易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出自神的呼召,而且是少数人才能领受的。于是,无形之中就将被呼召成为基督徒和被呼召成为宣教士分割为二。 论及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很多基督徒也会觉得不言自明,就是到异国去传福音。但是,放下现有职业去从事跨文化宣[更多...]
  • 在廿一世纪的普世宣教运动中,我们最关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营—中东。这么多年来,中东的战争从未间断,因此很难有和平。为什么而战?是为石油而战吗?之前伊拉克南下并吞科威特也是因为石油的缘故,最后又被美军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烧了许多油田,但油还是烧不尽的。也有人说是为民族而战、为信仰而战、为领土[更多...]
  • 我在台湾最南端屏东的一个客家村庄长大,后来有机会到台北读大学,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参加台北客家教会。当时那间教会刚成立没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听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会都比较弱小、荒凉。 我生长的教会在屏东内埔,是一间长老教会,我小时候并不觉得那间教会弱小,当时有[更多...]
  • 大使命的应许或福分不是指宣教、福音、门训和牧养事工的果效,而是…… 在基督工人神学院,朱昌錂牧师的宣教学的课堂上,老师曾经感慨地说,在宣教工场上,学习理论神学的人,对于许多的需求和做法,常说不可以;学习应用神学的人,则常说可以。意思是,双方有差异,双方合不易。 在魏文英所着「宣教[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