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

  • 本文宣教指凡与传福音有关的活动,包括将耶稣介绍给非信徒,分享信主的见证,教养孩子,给他们讲圣经和耶稣的故事等等,都包括在内。2017年复活节,作为华人教会的传道,笔者参加了由多家教会联合举办的在英国考文垂市中心的宣教活动。我们在市中心发单张,与过往的行人交谈。有一位男子主动过来与我攀谈。笔者[更多...]
  • “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十五20)这是使徒保罗的志愿。保罗也曾经说:“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三13)。我们是否也期待自己能为神做大事? 宣教的基础 [更多...]
  • ——从呼召到工场的使用小问答Q&A 我们两个都是在1995年华盛顿的《使者》差传大会上蒙召的。神一呼召我们,我们就知道是跨文化宣教,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所以就开始寻求。这个呼召不是热情,也不是激情,不是想要去参加一场冒险,也不是因为同行者的压力。一旦想清楚了要面对的挑战和要付[更多...]
  • Dr. Leighton Ford是世界知名布道家、领袖培育家、Gordon Conwell神学院创办人之一。他曾说过:“现今基督教会最大的危机就是把不应改变的福音内容改变了,却不愿改变应要改变的传福音方法。”我们也会常常听见别人说:“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神的大能不作工,用什么方法都[更多...]
  • 众所周知,我们所肩负的,是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我们所面对的,是科技高速发展的新时代。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科技的颠覆性发展,打破了以往生活时空的边界,使得点状的、空间分离的人、物、场景,在任何时刻可以即时成为一个网状的、相互关联的结构。这使“最短距离/最优路径/最快传播/最大覆盖”成为可能,人类的生活[更多...]
  • 据福音书记载,耶稣经常在人多的地方例如会堂等地做传福音的工作。2000多年过去了,现在已进入网络时代。网络科技的迅速发展已经成功地把越来越多的人带入网络,成为网民。如果耶稣在这个时代传福音,祂也一定会进入网民当中,更鼓励门徒去让“网民”也成为祂的门徒! 感谢神使用近年来每年举办的网络宣教论坛,[更多...]
  • “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赛五十4) 旧约时代,神借着先知(如:以赛亚)作为传达神话语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赛亚这个“自媒体”的陈述,他能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是因为耶和华神赐给他受教者的“舌头”(传递信息[更多...]
  • 引言 新媒体时代的服事,从策略到方法再到对象,必定都是多元且复杂的。现今,我们借助新媒体而展开的服事也有别于传统的宣教方式。最显著的一个演变便是我们从多以面对面的服事演变为多以线上服事为主。加上新媒体时代,知识的传播、接收和解读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撇开神学哲学议题不说,对很多社会议题、新[更多...]
  • 信徒或教会在华人教会参与跨文化宣教这个问题上,常有很多疑惑,这使我们裹足不前,在此,让我们一同作一些概览式的反省。 (一)本地福音需要很大,还有很多人未闻福音,是否应该先把本地福音工作做好,才“溢流”到外地外族? 答:如果戴德生及当时众多的西方宣教士都抱有如此心态,恐怕今天福音仍[更多...]
  • ——迈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 拥有广阔心胸寻求突破 使徒行传中有一章内容特别长,讲的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景仰犹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故事,却希望接近上帝。他[更多...]
  • 我们是否只看见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见主的怜悯?我们是否信心不够,而走不出去? 也许有人认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机构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为一个本地教会,我们能做些什么? 这些年,当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时候,我看见神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时刻,越是在充满危机的时刻,越能看见我们[更多...]
  • ——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辨析 谈起成为宣教士,基督徒很容易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出自神的呼召,而且是少数人才能领受的。于是,无形之中就将被呼召成为基督徒和被呼召成为宣教士分割为二。 论及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很多基督徒也会觉得不言自明,就是到异国去传福音。但是,放下现有职业去从事跨文化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