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

  • 信徒或教会在华人教会参与跨文化宣教这个问题上,常有很多疑惑,这使我们裹足不前,在此,让我们一同作一些概览式的反省。 (一)本地福音需要很大,还有很多人未闻福音,是否应该先把本地福音工作做好,才“溢流”到外地外族? 答:如果戴德生及当时众多的西方宣教士都抱有如此心态,恐怕今天福音仍[更多...]
  • ——迈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 拥有广阔心胸寻求突破 使徒行传中有一章内容特别长,讲的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景仰犹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故事,却希望接近上帝。他[更多...]
  • 我们是否只看见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见主的怜悯?我们是否信心不够,而走不出去? 也许有人认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机构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为一个本地教会,我们能做些什么? 这些年,当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时候,我看见神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时刻,越是在充满危机的时刻,越能看见我们[更多...]
  • ——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辨析 谈起成为宣教士,基督徒很容易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出自神的呼召,而且是少数人才能领受的。于是,无形之中就将被呼召成为基督徒和被呼召成为宣教士分割为二。 论及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很多基督徒也会觉得不言自明,就是到异国去传福音。但是,放下现有职业去从事跨文化宣[更多...]
  • 在廿一世纪的普世宣教运动中,我们最关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营—中东。这么多年来,中东的战争从未间断,因此很难有和平。为什么而战?是为石油而战吗?之前伊拉克南下并吞科威特也是因为石油的缘故,最后又被美军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烧了许多油田,但油还是烧不尽的。也有人说是为民族而战、为信仰而战、为领土[更多...]
  • 我在台湾最南端屏东的一个客家村庄长大,后来有机会到台北读大学,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参加台北客家教会。当时那间教会刚成立没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听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会都比较弱小、荒凉。 我生长的教会在屏东内埔,是一间长老教会,我小时候并不觉得那间教会弱小,当时有[更多...]
  • 大使命的应许或福分不是指宣教、福音、门训和牧养事工的果效,而是…… 在基督工人神学院,朱昌錂牧师的宣教学的课堂上,老师曾经感慨地说,在宣教工场上,学习理论神学的人,对于许多的需求和做法,常说不可以;学习应用神学的人,则常说可以。意思是,双方有差异,双方合不易。 在魏文英所着「宣教[更多...]
  • 教会之外的宣教工场 多年前,我到一个大型教会看望一位牧师朋友,离开时在停车场出口处看见一个木牌,上面写着:「You are entering into the missions field」(你现在正进入宣教工场)。 ——那时我正在离开教会的停车场,不是要进入教会。这块牌子是写给每一位[更多...]
  • 我们每天都有追求神,亲近神,经常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所信的神是什么样的呢? 代上二十九11说:「耶和华啊,尊大,能力,荣耀,强胜,威严都是你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你的;国度也是你的,并且你为至高,为万有之首」我们的神是尊大的神,祂的名尊大;我们的神是荣耀的神,荣耀是神的属性,特别彰显出来让我们认识[更多...]
  • 一年一度的斋戒月(斋月)刚刚结束,在世界其它地方或许感觉不到节庆的氛围,但在我们居住的中东,一种节庆特有的忙碌,焦躁,热切充斥着街头巷尾。在斋戒月时穆斯林从日出到日落开斋(开斋)之前都必须禁食,禁水,这对于居住在非穆斯林国家(例如欧美国家)的穆斯林而言其实是更加辛苦的,因为在穆斯林国家,他们[更多...]
  • 八月中旬, 使者「下一步」事工部三位弟兄姊妹及一新泽西魏克理夫教会传道、华传现任代总干事林安国牧师及林师母一行六人, 到南美的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进行了为期十天的短宣活动。这是「下一步」事工部第一次团队短宣,也是与华传联合的第一次短宣事工,收获颇丰,意义深远。本文为此次短宣的分享与见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