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

  • “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赛五十4) 旧约时代,神借着先知(如:以赛亚)作为传达神话语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赛亚这个“自媒体”的陈述,他能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是因为耶和华神赐给他受教者的“舌头”(传递信息[更多...]
  • 引言 新媒体时代的服事,从策略到方法再到对象,必定都是多元且复杂的。现今,我们借助新媒体而展开的服事也有别于传统的宣教方式。最显著的一个演变便是我们从多以面对面的服事演变为多以线上服事为主。加上新媒体时代,知识的传播、接收和解读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撇开神学哲学议题不说,对很多社会议题、新[更多...]
  • 信徒或教会在华人教会参与跨文化宣教这个问题上,常有很多疑惑,这使我们裹足不前,在此,让我们一同作一些概览式的反省。 (一)本地福音需要很大,还有很多人未闻福音,是否应该先把本地福音工作做好,才“溢流”到外地外族? 答:如果戴德生及当时众多的西方宣教士都抱有如此心态,恐怕今天福音仍[更多...]
  • ——迈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 拥有广阔心胸寻求突破 使徒行传中有一章内容特别长,讲的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景仰犹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故事,却希望接近上帝。他[更多...]
  • 我们是否只看见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见主的怜悯?我们是否信心不够,而走不出去? 也许有人认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机构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为一个本地教会,我们能做些什么? 这些年,当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时候,我看见神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时刻,越是在充满危机的时刻,越能看见我们[更多...]
  • ——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辨析 谈起成为宣教士,基督徒很容易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出自神的呼召,而且是少数人才能领受的。于是,无形之中就将被呼召成为基督徒和被呼召成为宣教士分割为二。 论及新时代的跨文化宣教,很多基督徒也会觉得不言自明,就是到异国去传福音。但是,放下现有职业去从事跨文化宣[更多...]
  • 在廿一世纪的普世宣教运动中,我们最关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营—中东。这么多年来,中东的战争从未间断,因此很难有和平。为什么而战?是为石油而战吗?之前伊拉克南下并吞科威特也是因为石油的缘故,最后又被美军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烧了许多油田,但油还是烧不尽的。也有人说是为民族而战、为信仰而战、为领土[更多...]
  • 我在台湾最南端屏东的一个客家村庄长大,后来有机会到台北读大学,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参加台北客家教会。当时那间教会刚成立没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听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会都比较弱小、荒凉。 我生长的教会在屏东内埔,是一间长老教会,我小时候并不觉得那间教会弱小,当时有[更多...]
  • 大使命的应许或福分不是指宣教、福音、门训和牧养事工的果效,而是…… 在基督工人神学院,朱昌錂牧师的宣教学的课堂上,老师曾经感慨地说,在宣教工场上,学习理论神学的人,对于许多的需求和做法,常说不可以;学习应用神学的人,则常说可以。意思是,双方有差异,双方合不易。 在魏文英所着「宣教[更多...]
  • 教会之外的宣教工场 多年前,我到一个大型教会看望一位牧师朋友,离开时在停车场出口处看见一个木牌,上面写着:「You are entering into the missions field」(你现在正进入宣教工场)。 ——那时我正在离开教会的停车场,不是要进入教会。这块牌子是写给每一位[更多...]
  • 我们每天都有追求神,亲近神,经常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所信的神是什么样的呢? 代上二十九11说:「耶和华啊,尊大,能力,荣耀,强胜,威严都是你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你的;国度也是你的,并且你为至高,为万有之首」我们的神是尊大的神,祂的名尊大;我们的神是荣耀的神,荣耀是神的属性,特别彰显出来让我们认识[更多...]
  • 一年一度的斋戒月(斋月)刚刚结束,在世界其它地方或许感觉不到节庆的氛围,但在我们居住的中东,一种节庆特有的忙碌,焦躁,热切充斥着街头巷尾。在斋戒月时穆斯林从日出到日落开斋(开斋)之前都必须禁食,禁水,这对于居住在非穆斯林国家(例如欧美国家)的穆斯林而言其实是更加辛苦的,因为在穆斯林国家,他们[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