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

  • 我們是否只看見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見主的憐憫?我們是否信心不夠,而走不出去? 也許有人認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機構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為一個本地教會,我們能做些什麼? 這些年,當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時候,我看見神的腳步越來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時刻,越是在充滿危機的時刻,越能看見我們[更多...]
  • ——新時代的跨文化宣教辨析 談起成為宣教士,基督徒很容易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一定是出自神的呼召,而且是少數人才能領受的。於是,無形之中就將被呼召成為基督徒和被呼召成為宣教士分割為二。 論及新時代的跨文化宣教,很多基督徒也會覺得不言自明,就是到異國去傳福音。但是,放下現有職業去從事跨文化宣[更多...]
  • 在廿一世紀的普世宣教運動中,我們最關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營—中東。這麼多年來,中東的戰爭從未間斷,因此很難有和平。為什麼而戰?是為石油而戰嗎?之前伊拉克南下併吞科威特也是因為石油的緣故,最後又被美軍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燒了許多油田,但油還是燒不盡的。也有人說是為民族而戰、為信仰而戰、為領土[更多...]
  • 我在台灣最南端屏東的一個客家村莊長大,後來有機會到台北讀大學,在讀大學的時候我參加台北客家教會。當時那間教會剛成立沒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聽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會都比較弱小、荒涼。 我生長的教會在屏東內埔,是一間長老教會,我小時候並不覺得那間教會弱小,當時有[更多...]
  • 大使命的應許或福分不是指宣教、福音、門訓和牧養事工的果效,而是…… 在基督工人神學院,朱昌錂牧師的宣教學的課堂上,老師曾經感慨地說,在宣教工場上,學習理論神學的人,對於許多的需求和做法,常說不可以;學習應用神學的人,則常說可以。意思是,雙方有差異,雙方合不易。 在魏文英所著「宣教[更多...]
  • 教會之外的宣教工場 多年前,我到一個大型教會看望一位牧師朋友,離開時在停車場出口處看見一個木牌,上面寫著:「You are entering into the missions field」(你現在正進入宣教工場)。——那時我正在離開教會的停車場,不是要進入教會。這塊牌子是寫給每一位在[更多...]
  • 我們每天都有追求神、親近神,經常在想一個問題:我們所信的神是什麼樣的呢? 代上二十九11說:「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強勝、威嚴都是你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你的;國度也是你的,並且你為至高,為萬有之首。」我們的神是尊大的神,祂的名尊大;我們的神是榮耀的神,榮耀是神的屬性,特別彰顯出來讓我們認[更多...]
  • 一年一度的齋戒月(Ramadan)剛剛結束,在世界其它地方或許感覺不到節慶的氛圍,但在我們居住的中東,一種節慶特有的忙碌、焦躁、熱切充斥著街頭巷尾。在齋戒月時穆斯林從日出到日落開齋(Iftar)之前都必須禁食、禁水,這對於居住在非穆斯林國家(例如歐美國家)的穆斯林而言其實是更加辛苦的,因為在穆斯林國[更多...]
  •   八月中旬, 使者「下一步」事工部三位弟兄姊妹及一新澤西魏克理夫教會傳道、華傳現任代總幹事林安國牧師及林師母一行六人, 到南美的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進行了為期十天的短宣活動。這是「下一步」事工部第一次團隊短宣,也是與華傳聯合的第一次短宣事工,收穫頗豐,意義深遠。本文為此次短宣的分享與見[更多...]
  • 回顧過去,我發現,從我在1978年重生的時刻開始,神似乎很明顯地每隔七、八年就讓我經過一段不同的旅途。同時,從聖經中我也發現,其中許多人物的生命進程,也都是階段性的,以耶穌自己為例,祂先是誕生於伯利恆,後來在拿撒勒長大,然後在加百農開始祂的事工;使徒保羅在去大馬色的路上經歷了重生,然後在阿拉[更多...]
  • 上帝的呼召臨到我:你總是推廣宣教、鼓勵別人去,為什麼自己不去呢?我跟上帝說:我當初移民多倫多,就是要來享受生活,你要我支持宣教士、奉獻金錢都可以,可是讓我自己走出去,這太難了。我都快六十歲了,我想Retire(退休)啊。上帝說,是,你是要「Re-tire」,你需要換一個輪胎,繼續來事奉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