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世代

  • 2018年開始,中美之間在貿易上摩擦不斷,主要表現在互加懲罰性關稅和其它的報復性政策。具體的經過和數字,已經在新聞媒體上有詳細報道,筆者不再贅述。但是,貿易摩擦的起因和發展過程,確實值得深思。 一、美國對中國實施懲罰性關稅的原因是巨額貿易逆差,貿易逆差的「推手」其實是美國的過度消費文化[更多...]
  • 眾所周知,我們所肩負的,是把福音傳到地極的大使命;我們所面對的,是科技高速發展的新時代。近年來移動互聯網科技的顛覆性發展,打破了以往生活時空的邊界,使得點狀的、空間分離的人、物、場景,在任何時刻可以即時成為一個網狀的、相互關聯的結構。這使「最短距離/最優路徑/最快傳播/最大覆蓋」成為可能,人類的生活[更多...]
  • 據福音書記載,耶穌經常在人多的地方例如會堂等地做傳福音的工作。2000多年過去了,現在已進入網絡時代。網絡科技的迅速發展已經成功地把越來越多的人帶入網絡,成為網民。如果耶穌在這個時代傳福音,祂也一定會進入網民當中,更鼓勵門徒去讓「網民」也成為祂的門徒! 感謝神使用近年來每年舉辦的網絡宣教論壇,[更多...]
  • 「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賽五十4) 舊約時代,神藉著先知(如:以賽亞)作為傳達神話語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賽亞這個「自媒體」的陳述,他能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是因為耶和華神賜給他受教者的「舌頭」(傳遞信息[更多...]
  • 引言 新媒體時代的服事,從策略到方法再到對象,必定都是多元且複雜的。現今,我們借助新媒體而展開的服事也有別於傳統的宣教方式。最顯著的一個演變便是我們從多以面對面的服事演變為多以線上服事為主。加上新媒體時代,知識的傳播、接收和解讀的方式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撇開神學哲學議題不說,對很多社會議題、新[更多...]
  • ——北美華人校園事工的異象、目標與策略 司托得 (John Stott) 說「永活的主是宣教的神」(The Living God is a Missionary God)。主耶穌升天前向門徒頒布大使命,就是傳福音給萬民。聖靈賜給基督徒各樣不同的屬靈恩賜,引導和幫助我們傳福音和帶領人歸主。 [更多...]
  • ——從聖經原則看新時代的校園事工 校園事工是一個變化很大的事工,因為服事的對象——學生,一直在變,因此事工的理念和做法也要一直更新;然而福音的內容和傳福音的原則卻是不變的。本文希望從聖經角度及宣教視野,分五個方面來探討這個時代的校園事工。 1. 以教會為本的校園事工 何謂以教會[更多...]
  •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與九零後一同來探討、回應近期媒體關注的「江歌案」所引發的議題。 箴言告訴我們,「未曾聽完先回答的,便是他的愚昧和羞辱。」(箴十八13)我們對世界傳福音,需要先瞭解這個世界的需要;因此,聆聽應該在傳講以先。 當今是一個資訊爆炸和多元化的世代,而基督徒對世界的回應卻[更多...]
  • 留學生在異鄉尋找歸屬、身份認同和可信靠的權威背後,他們到底在追尋什麼?教會又當如何回應? 人們不只是被動地受處境影響,同時也主動地回應所處的環境和情況。當代的中國留學生不只是被動地接受自己所成長的社會,適應所遷入的新環境;他們也同時在回應所面對的處境和挑戰,以新的方式來面對和開創未來。[更多...]
  • 從對中國社會的分析和在美適應策略的探討,認識當今這獨特的留學生世代。 全球人口流動日益頻繁,如今世界各地都在關注因人口流動帶來的影響。2014年,全球媒體的眼光聚焦在歐洲的難民潮;2015年,美國大選的焦點之一是移民政策。2016年,歐盟各國的移民政策成為政治焦點。與此同時,中國正默默[更多...]
  • 神的門徒,應該是全方位的門徒。我們不單熟讀聖經,參與教會服事,傳福音,帶領門徒,也需要關心社會,影響社會,是社會的鹽和光。 2016年11月8日是個很重要的日子,就是美國大選。美國大選不但影響了美國,而且是影響了全世界,因為美國總統可以說是全球裏最有權力的人,因為美國的國事、經濟、政治以及[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