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 國際局勢的動蕩、環球貿易的發展與交通運輸的普及,成爲人類歷史上「多人來往奔跑」空前未有的局面。依據Gordon Conwell (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發表的全球基督教統計數據,大量的人口遷移,2018年全世界人口超過100萬人的國際大都會城市一共有533個,全世界76億人口中有42億居住在城市[更多...]
  • 不再成為井底之蛙 我出生在香港,父母都是藍領階層,靠著微薄的收入勉強度日。在我很小的時候,因為當時的政治環境和家庭原因,父親住在中國大陸,而堅強的母親帶著姐姐和我住在香港。母親每年帶我們去大陸探訪父親兩次。我們的生活很困難,有一度甚至無家可歸。回想起來,那些艱難的歲月教會了我如何謀求生[更多...]
  • 自01年信主以來,我就很渴望成為一名宣教士,因為是一群宣教士的生命使我認識耶穌。特別是07年在幾次新教來華200週年的特會上,深深被宣教士們對神和人的愛所感動。因此,十多年來,我曾在國內多次參與短宣。而19年1月7-19日的黎巴嫩之行,卻是第一次跨文化訪宣(A vision trip)。[更多...]
  • 彼得杜拉克名言的省思 「作對的事情,比把事情作對更重要」。這是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名言,指企業、組織在日常管理上除了追求效率速度,更應重視決策的品質和正確的目標與效能;杜拉克也說:領導是作對的事,管理則是把事情做對。 杜氏的原意並非要我們只重決策而輕執行,但在職場中這句話可能被[更多...]
  • 一甲子情載 回顧使者雜誌62年的發行歷史,這份刊物從幾頁平板印刷開始,逐步發展成為涵蓋福音宣告,生命造就,生活信仰,裝備動員的全方位讀物。她服事自60年代開始的校園查經班群體,他們擁有豐富的校園閱歷,畢業之後又委身於查經班轉型而成立的教會,繼續服事80年代以後來美求學的華人學生學者,是[更多...]
  • 重新思考無神論 與許多在中國長大的孩子一樣,我從小接受的是無神論和唯物主義教育。記得小學時,學校組織大家一起看電影。小朋友們其實對電影沒什麼興趣,而是享受著在漆黑的電影院和小夥伴們交換零食。但我仍然記得當時看的一部無神論宣傳片。其中列舉了很多民間宗教對人的毒害,比如用紅筆在黃紙上畫個符[更多...]
  • 迷失的人生 我有幸在幼年聽到過福音,有機會跟隨祖母參加教會聚會,但對關乎人生命和前途的耶穌卻不認識,生在福中不知福。30歲之前,一路的求學、工作、結婚都按部就班,剛開始工作就已經讓旁人羨慕:27歲博士畢業,29歲評上副教授,當時我也是所在學院最年輕的副教授。然而,就是過著這樣一帆風順的[更多...]
  • 朋友邀請我在婚禮後的喜宴中說些勉勵祝福新人的話,也希望藉機讓參加的朋友們了解一些聖經對婚姻的教導以及夫妻相處之道。這可真是個挑戰!說些耳熟能詳,引經據典,應景的場面話容易,也聽多了。但是信息要讓新人以及大夥兒耳目一新,感同身受,有根有據,又不令人打瞌睡那就不容易了。話前話後,還得多多自省[更多...]
  •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看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祂的衣裳下襬遮滿聖殿。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遍滿全地!」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裡充滿了煙雲。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更多...]
  • 每次參加華人差傳大會,我的心都被數以百計的弟兄姐妹走到台前獻身宣教而深深感動,每年也都期盼在聖誕節之後參加由基督使者協會主辦、各地華人教會協辦的華人差傳大會,不管是在美東、美西、還是美南。「差傳」是個充滿活力的字眼,「差」和「傳」有兩個動作。復活的主耶穌第一次向眾門徒顯現時對門徒說:「願你們[更多...]
  • 基督徒成長會經歷不同過程:初生嬰孩,嬰孩時期,青年時期,成年時期。有一天早上靈修,看到一段經文,覺得很有意思。這段經文說:有一天早上,施詵約翰的兩個門徒正跟他聊天,耶穌從前面走過。約翰說「看哪!這是神的羔羊。」讓我們一起看這段經文:「再次日,約翰同兩個門徒站在那裡。他見耶穌行走,就說:看哪![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