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看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祂的衣裳下襬遮滿聖殿。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遍滿全地!」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裡充滿了煙雲。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更多...]
  • 每次參加華人差傳大會,我的心都被數以百計的弟兄姐妹走到台前獻身宣教而深深感動,每年也都期盼在聖誕節之後參加由基督使者協會主辦、各地華人教會協辦的華人差傳大會,不管是在美東、美西、還是美南。「差傳」是個充滿活力的字眼,「差」和「傳」有兩個動作。復活的主耶穌第一次向眾門徒顯現時對門徒說:「願你們[更多...]
  • 基督徒成長會經歷不同過程:初生嬰孩,嬰孩時期,青年時期,成年時期。有一天早上靈修,看到一段經文,覺得很有意思。這段經文說:有一天早上,施詵約翰的兩個門徒正跟他聊天,耶穌從前面走過。約翰說「看哪!這是神的羔羊。」讓我們一起看這段經文:「再次日,約翰同兩個門徒站在那裡。他見耶穌行走,就說:看哪![更多...]
  • 在工作中,問對問題或是提出好的問題可以達到多重目的:信息的交換,提升印象,以及增進彼此關係等等。職場中,我們面對工作、同事,身處不同的場所與時機,隨時需要問他人問題。管理學院的研究者發現,當我們與他人溝通時,提出高質量的問題可以帶來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及影響力。而不問問題或是過於沉默的人在職場[更多...]
  • 神拣选以色列人,拯救他们、抚养他们、保护他们,以律法建立他们,以苦难早就他们,其实是要使他们能成为“君尊的祭司”,成为“外邦人的光”(赛四十九6),引领万民归向耶和华,同作神的百姓。可是以色列人始终不能领会神的心意,不明白他们蒙拣选只是个过程,引领外邦人认识耶和华是神终极的旨意。以色列人以为[更多...]
  • “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十五20)这是使徒保罗的志愿。保罗也曾经说:“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三13)。我们是否也期待自己能为神做大事? 宣教的基础 [更多...]
  • ——从呼召到工场的使用小问答Q&A 我们两个都是在1995年华盛顿的《使者》差传大会上蒙召的。神一呼召我们,我们就知道是跨文化宣教,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所以就开始寻求。这个呼召不是热情,也不是激情,不是想要去参加一场冒险,也不是因为同行者的压力。一旦想清楚了要面对的挑战和要付[更多...]
  • 众所周知,我们所肩负的,是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我们所面对的,是科技高速发展的新时代。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科技的颠覆性发展,打破了以往生活时空的边界,使得点状的、空间分离的人、物、场景,在任何时刻可以即时成为一个网状的、相互关联的结构。这使“最短距离/最优路径/最快传播/最大覆盖”成为可能,人类的生活[更多...]
  • 据福音书记载,耶稣经常在人多的地方例如会堂等地做传福音的工作。2000多年过去了,现在已进入网络时代。网络科技的迅速发展已经成功地把越来越多的人带入网络,成为网民。如果耶稣在这个时代传福音,祂也一定会进入网民当中,更鼓励门徒去让“网民”也成为祂的门徒! 感谢神使用近年来每年举办的网络宣教论坛,[更多...]
  • “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赛五十4) 旧约时代,神借着先知(如:以赛亚)作为传达神话语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赛亚这个“自媒体”的陈述,他能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是因为耶和华神赐给他受教者的“舌头”(传递信息[更多...]
  • 引言 新媒体时代的服事,从策略到方法再到对象,必定都是多元且复杂的。现今,我们借助新媒体而展开的服事也有别于传统的宣教方式。最显著的一个演变便是我们从多以面对面的服事演变为多以线上服事为主。加上新媒体时代,知识的传播、接收和解读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撇开神学哲学议题不说,对很多社会议题、新[更多...]
  • 我们都希望自己走在越来越属灵的道路上。谦卑,则是追求属灵成长中很重要的一个秘诀。谦卑该如何操练呢? 什么是属灵 我们常以为信主很久的人就一定很属灵,有可能,但也不一定。有些基督徒信主很多年也每周来教会,可是仍旧没有什么变化,和刚信主时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我们也许认为,圣经知识丰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