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85/90後:分析新一代留學生特質的六個維度   /使者培訓事工部

 
 
 

——使者85/90後學生培訓事工白皮書之一

基督使者協會自1963年成立以來,藉著神所託付的清晰的異象與使命,傾力帶領北美以及世界各地的華人學生以及專業人士歸主,裝備他們做主門徒,鼓勵他們將信仰融入文化,進而服事基督,成為神國的生力軍。在面臨新時代挑戰之際,特別成立85/90後培訓事工項目,以回應2006年以來中國新一代留學生湧入北美校園的澎湃浪潮。此事工的使命是,裝備北美教會與一般信徒,向新一波85/90後本科生與研究生,作好佈道、門訓的工作,並挑戰他們投入普世宣教的行列。

經過一年多的籌劃、研究,並且於2013年10月16日至19日在使者總部舉辦「85/90後校園事工策略會議」(Post-85/90s Student Ministry Consultation Conference),慎重邀請在85/90後事工上有特殊經歷或專長的人士齊聚一堂,探討對在北美地區中國85/90後學生的認識,以及如何針對他們的需要發展有策略性的校園事工之哲理、框架與模式,並且一同探索和展望北美新一代校園事工的前景,彙整成為「使者85/90後培訓事工白皮書」,一方面作為使者培訓事工發展的指南,另一方面與所有關心在北美的中國新一代留學生的個人與機構分享、交流,企盼能一同學習如何愛護新一代青年學子、認識他們的內心需要、陪伴他們突破成長,並邀請他們與我們一同領受神國異象,實踐萬民宣教的大使命。

本文《認識85/90後:分析新一代留學生特質的六個維度》為「85/90後學生培訓事工白皮書」之一,後續內容將陸續刊發。

P2-3(1)維度一:中國歷史與社會劇烈變遷下的原生家庭,同時塑造兩代人獨特的社會人格。
家庭物質特徵:經歷過物質匱乏的原生家庭傾向於以物質的手段來表達對下一代人的關愛。

家庭社會特徵:經歷過社會解構的原生家庭,若對社會產生不信任,並自覺到是在不安全的社會中生存,便傾向於將一切注意力投入於家庭,並將自己對社會的不安全感灌輸給下一代,同時又期待他們可以在比較好的社會環境下生活,因而,對他們的現實與未來生活都顯得過度焦慮、操控或溺愛。

家庭信仰特徵:經歷過信仰解離的原生家庭,若曾為信仰(不論是傳統信仰、無神論或基督宗教)付上過重大代價,便傾向於不再積極地將原生家庭的信仰與價值觀傳承給下一代;無神論與唯物思想本身若無法有效地成為家庭思想教育的核心,原有的人文思想與靈性資本或因經歷過迫害或因缺失也未得傳承,這便造成下一代信仰上的真空。

代際關係特徵:原生家庭本身若自覺經歷到成長上的欠缺,可能傾向於在下一代身上尋找補償。部分原生家庭本身欠缺被愛的經驗,因而不明白如何表達愛,同時又缺少人文思想與靈性資本,只能訴諸物質、權力、專業、人脈等操控性的手段去表現對下一代的關心,並期待獲得回報。與此同時,他們在對下一代付出關心的時候,其本身的負向特質也對下一代人的人格造成傷害與扭曲。

家庭性格特徵:對社會環境缺乏信任的原生家庭傾向於顯得過度內向化,家庭成員彼此過度依賴,兩代人之間的正、負向特質交互影響,並塑造彼此的人格。在不可信賴的世界裏,除了個人,只有家庭。家庭若再解離,「世界」即面臨崩潰,個人生命則面臨幻滅的危機。在許多喪失功能或解體的家庭中,近親的特定成員(如阿姨或姑姑)經常對下一代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

代際體格特徵:出生於中國經濟成長年代的85/90後,沒有體驗過原生家庭一代所經歷的經濟蕭條、甚至饑荒,他們在童年時期營養豐富,比父輩們顯得脣紅齒白,更為健美。其中許多人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相對而言更重視身體的健康,更重視身形與外表的健美,也更留意保護自己,免於疾病的威脅。

物質與人際關係的考量:整體而言,來自中國的85/90後一代人,對於物質與親密關係之間錯縱複雜的交織關係既感到困擾,又期待有所突破。他們會思考:是否物質真的決定了關係?人與人之間究竟有否可能建立起不依賴於物質的、真實而穩定的關係?85/90後追逐物質的背後,總含有追求關係的動機;而追求關係的背後,又無法輕易擺脫物質上的考慮。

P2-3(2)這種傾向,反映在他們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上,也反映在他們與同儕、以及親密配偶之間的關係上。

代際關係深度:受到一九六零年代以來、中國歷史與社會劇烈變遷的衝擊,就整體而論,中國85/90後的人格塑造所受到的原生家庭之影響,可能大過其他在海外的中國同齡人。換言之,來自中國的85/90後,相對於其他海外華人第二代而言,其自我形像的塑造更多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因此,向來自中國的85/90後傳福音、陪伴他們靈命成長,有一個非常自然的切入點,就是關懷他們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

心靈所系與福音切入點:就個體來講,來自中國的85/90後學生,每一個人的原生家庭都有不同的故事,因此我們不宜用單一的刻板印象來解讀分析他們的個人人格特質以及他們與原生家庭的關係,而是需要考慮具體不同的家庭生活經歷,尤其是,關懷他們與自己的母親之間、祖父母之間,或是特定家庭成員(如阿姨)之間,那種強烈依賴又矛盾的情結。在生離死別之間,他們已經在經歷著「生離」的痛苦,因而更恐懼死亡所帶來的「永別」,如果再加上一些過去難以化解的傷痕與矛盾的糾結,這經常可以成為切入福音、介紹十字架救贖之愛與復活生命大能的理想窗口。當我們如此深入地進入到他們的生命與心靈之中,當我們為他們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禱告,當我們輔導他們建立以神為中心的人際觀與真愛觀時,我們也正在把他們引導到自我重整和生命重建的道路上。

心靈特質與對福音的開放:來自中國的85/90後,因為未曾直接體驗過原生家庭所經歷過的物質匱乏、社會解構與信仰解離,更有機會保持赤子之心與道德良知,在道德式微的現代中國社會中,重新發出對善與美的吶喊,也更有興趣重新拾回上一代所丟棄的宗教信仰。事實上,由於他們這代人對於信仰與新觀念的開放態度,基督信仰在中國境內的校園與城市中,在曾經也是無神論者的85/90後一代中已經在快速地發展,並且有方興未艾之勢。

代際關係與福音的傳遞:來自中國的85/90後,相較於上一代而言,父母親對於他們歸信基督教,甚至念神學院的接受度比較高。這並不一定是因為父母親的思想開放,而是因為他們更願意去尊重與支持這一代兒女的選擇。正因為85/90後一代與原生家庭之間血濃於水式的相互依存關係,他們也是最有機會將福音傳回給中國上一代的一群人。

社會變遷與代際差異:根據觀察,80後的一代與90後的一代又略有差異。80後的原生家庭經歷更多的社會劇烈變遷,家庭內部承受更多來自社會的壓力,因此,80後的一代相較於90後一代顯得心事更多,內在憂慮更大。相對而言,90後的原生家庭經歷較少的社會劇烈變遷,家庭內部承受較少壓力,然而他們在一個已經變遷過的中國社會長大,90後的一代相較於80後一代又顯得更為空虛,內心更為脆弱,更訴諸物質,卻可能表現的更為務實。

維度二:中國一子化生育政策,培育出兼具高度獨立性與高度依賴性雙重性格的獨生代。
獨生代與獨生子女特徵:雖然中國推行一胎化政策並非達到百分之百的成效,80後與90後中都有非獨生子女,90後獨生子女的比例又較八零後為高,因此不能將85/90後與獨生代直接劃上等號。但是,由於性別差異與歧視,由於性別所導致的不同撫養方式,以及由於非獨生子女之間的年齡差距等原因,很多非獨生子女也顯示出相當的獨生子女特徵。

P4(1)高度獨立的性格特質:獨生子女政策導致中國家庭中「稀為貴」的現象,並且因此而改變了傳統中國社會中的家庭權力結構。在今日的中國獨生子女家庭中,許多獨生代受到更多的關注,也被賦予更多的尊重,甚至擁有參與家庭決策的權利,這使他們提早向成人世界認同,形成 「小大人」的性格,並提早養成自主意識與思考的獨立性。

高度依賴的性格特質:與此同時,許多獨生子女在家庭成員的高度關注、支持與保護下成長,相對缺少發展自我照顧的能力與獨立處理社會現實的機會,他們若對家庭特定成員過度依賴,更容易形成「天之驕子」的性格。兩種矛盾的成長方向,促成他們同時具高度獨立性與高度依賴性的雙重性格。

「草莓族」性格特質:若獨生子女之原生家庭所給予的支持,主要以物質、權力、專業、人脈等操控性的手段為主,而欠缺人文思想與靈性資本的輸入與支持(參維度一的分析),他們一方面內在強烈地渴望獨立,另一方面缺少內在的資源去面對現實環境的壓力,以至於產生更大的無力感與焦慮感,形成「脆弱的草莓族」性格。獨生子女的原生家庭經常無法理解,物質豐裕的下一代,事實上承受著更大的內心壓力:他們對自我的期望更高,內心的資源卻更少,形成「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心靈特質,或者說是自身理想與自身心靈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有許多獨生子女,都自覺自己是完美主義者。家庭雖然給予他們金錢上的支援,他們卻經常感覺心靈貧窮,尤其難以克服自己本身的缺陷。

同輩關係的依存特徵:與非獨生子女比較,許多獨生子女都更看重友誼,也更珍惜從小一起長大的同伴。在缺少兄弟姊妹的情形下,朋友之間的情誼可能會像親人一樣地強烈、深刻而持久。部分獨生子女對於同儕壓力的恐懼,遠大於對原生家庭壓力的恐懼。

同輩關係的困擾心理:獨生子女這代人之間的人際關係體現出更多的平等與相互尊重的特質,他們之間也更願意溝通。然而當彼此都對自我以及人際關係有更高的期待,內在又欠缺資源去處理複雜的現實問題時,獨生子女一代之間的人際問題顯得格外地糾結,並帶來無數的心理與情緒上的困擾。

人際關係上的社會烙印:來自中國的85/90後這代人的人際關係,經常從一起分享物質上的享受開始,因為上一代並沒有傳遞給他們其他的方式去建立人際關係,他們也沒有想到過會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幫助他們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這在他們的心中留下「物質」是人際關係之基礎的刻板印象。然而,他們的內心也知道,物質無法解決人際關係中許多細膩而複雜的問題。這種現象也折射出中國社會過度追求物質文明,而忽視精神文明的不平衡發展的社會性結果。

處理問題方式:根據觀察,85/90後的學子出國後,儘管很快地能找到自己的交友圈,但遇到困難時,傾向於第一時間自己解決,而不是找朋友商量。他們可能在社交媒體上表達自己的需要,而不是找一個親密的朋友諮詢。他們雖然重視友誼,但不一定善於發揮友誼在生活各層面上的益處。

性經歷與情感困擾:相較於上一代,85/90後一代中有更多的人對性採取自由開放的態度。同居與同性戀現象都顯得更為普遍,也更為公開。他們這樣做並不必然是出於反對傳統的倫理價值(事實上,傳統的倫理價值在中國社會正面臨著解體,與此同時,他們許多人根本沒有在性的倫理上接受過清楚的教導),而是在缺少內在資源的情況下,盲目從眾與順從情欲去經營親密關係的結果。伴隨85/90後一代即將進入結婚生子的年齡了,許多人對於性別認同、兩性關係、婚姻關係、兒女教養等問題,還處於迷惘、困惑、恐懼、憤怒、不知所措之中。對於沉迷情欲的人來說,也許更深刻的問題是不知道如何去經營愛的關係,許多人受制於充滿操控性質的情欲糾纏之中而苦不堪言。服事這樣的人,我們需要用溫柔、同理的態度,深入理解他們的苦楚,幫助他們逐漸理解基督教倫理真實的價值與助益,而非一味地在他們的不道德行為上大加責罰,事實上,他們也是整個社會倫理價值失序的犧牲品與受害者。

社會價值觀念特質及其影響:獨生子女一代對專制政體、威權社會、封閉的文化價值,以及階級不平等等社會現象顯得更為反感。他們對於社會不公義事件的反應也顯得更為強烈,他們參與社會的意識也更加積極,甚至願意採取公眾行動。獨生子女一代自己所建構的社群文化,也多具有平等、尊重、開放、多元等特色,且更為重視個人特色與主體意識。相較於上一代的鄉村型家庭教會,85/90後一代所建構的校園團體,以及有他們參與的中國新興城市教會與團契組織也是更多地選擇以公開、透明、有組織、有體系的方式來運作。我們將很難想像,當獨生子女一代正式參與中國的教會、企業、社會、甚至政治的決策時,他們會選擇繼續維持一個專制、威權、封閉、不平等的社會體制。

P4(2)獨生代特質——福音的起點:中國量產了一整代的獨生子女社會,這在人類文明史上也是罕有的新現象。歷史並沒有提供現成的人文資源指導他們如何去經營一個專屬於獨生子女的社會。八零後的獨生代如何塑造他們的社會觀、家庭觀、政治觀等,將在一定程度上成為90後獨生代學習的典範。八零後的獨生代,有機會在各行各業大量出現能夠影響90後獨生代的領袖。在學生事工的情境中,服事85/90後的工作者可能會感受到,就整體而言,他們更留意自己的感受,更堅持決策的過程必須被說服而不是被強迫,更主動表達個人的意見(獨立性),同時在情緒上期望更多的雙向互動、被理解、被肯定、與被支持(依賴性)。服事85/90後的工作者需要理解他們這種兼具高度獨立性與高度依賴性雙重性格,用耐心、尊重、智慧與愛心去引導他們成長。

福音與門訓的著重點:根據前文所述,獨生子女一代所具有的高度獨立與高度依賴的雙重性格,向獨生子女一代傳福音、或作門徒訓練,需要首重人際關係的處理、自我形像的重整與情緒問題的管理。「人乃按著神的形像受造」,「不為著人的眼光而活」,「活著為要更像基督」,「基督怎樣愛我們,我們也怎樣彼此相愛」,「在基督裏,就是新造的人」,是獨生子女一代最需要聽見、理解、內化並反覆實踐乃至經歷生命改變的福音真理。

維度三:經濟發展至上的教育體系,獨重成績與專業表現,而忽視全人發展。
偏差的教育觀念——只重成績忽略全人發展:經濟快速發展下的中國教育體系,和許多其他經濟起飛的國家一樣,以國家經濟發展為主導,獨重智育成績與專業表現,原生家庭也是一切以「唸書」和「上好大學」為惟一的教育目標,而忽視年輕人在德育、體育、群育、美育方面的發展,並輕看發展自我照顧的能力,造成青少年晚熟的現象,甚至在基督徒的家庭也不例外。這並非中國85/90後特有的現象,其他華人社會中也經常發生。然而,我們觀察到,赴美留學的中國85/90後群體中,這種現象格外地顯著。

缺失的全人發展內容:部分來自中國的85/90後大學生,他們的自我照顧能力、情緒管理能力與社交能力,仍然停留於青少年的水準。除了接機之外,協助安排生活購物(grocery shopping),處理生活雜事,輔導社交生活,情緒管理,介紹美國交通規則、法律制度、如何考駕照、如何申辦信用卡,與認識美國文化、誠信與道德標準等,都是北美華人教會與校園工作者可以提供的具體服務項目與成長目標。

培養特殊天分的代價:部分原生家庭為了培養兒女的特殊天分,刻意地扭曲兒女的全人發展,孤注一擲地發展特殊才能,如音樂,以實現原生家庭本身的夢想。少數兒女獲得令人矚目的成就,更多的人則在激烈的經爭中經歷慘敗,同時又失去了全人發展的機會;還有少數人長大後與原生家庭的關係破裂,難以復原。

引入來自基督信仰的整全職涯輔導:部分來自中國的85/90後大學生在選擇院系與生涯就業的過程中,以原生家庭的意向、社會的風氣、經濟發展的機會為主導,而沒有充分考慮到個人的性向與潛能,缺乏對自我的認識,也缺少對工作的社會環境與專業環境的認識。以生涯就業為主題的諮商講座,如果能配合指導處理人際關係相關的感情、家庭、情緒、自我形像等問題,則可以幫助學生深入理解職涯選擇背後的價值觀、世界觀與內心動機,並進一步學習建立以神為中心的價值觀、世界觀,追求內心生命的改變,促進其全人發展。

維度四:後現代的社會環境與全球化的經濟環境,給予年輕人提早尋找自我認同、群體認同,與發展個人特色的巨大壓力。
世界迅猛發展與遭受擠壓的人生:信息、經濟與全球化的迅猛發展把全世界推向激烈競爭的舞臺。面對發展個人特色的壓力,年輕人被迫對個人認同與群體認同提早表態。全世界都在向今日的年輕人發問,「你是誰?你與別人有什麼不同?你能帶給我們什麼貢獻?」上個世代的年輕人,只要找到自己的專業,就能夠安身立命。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僅僅找到自己的專業並不夠,還需要找到自己的特色、風格與在群體中特殊的存在價值。換言之,他們在更年輕的時候,就要能夠體會自己的「天命」,這是上一代人無法想像的巨大社會壓力。

世俗學校教育的危機與探尋出路:現存的教育體系以狹窄的專業技術為重,而輕忽廣博的人文與社會科學教育,能夠提供給年輕人找到個人認同、個人特色的資源極為有限。年輕人更多需要的是,能夠擁有可以提供創新力的文化資源、人文資源與信仰資源來回應全球化與後現代社會的挑戰。因此,許多年輕人已經意識到,學校只是取得專業技術的一個管道,工作也只是謀生的一種工具,安身立命的問題還需要從別處尋找出路,這反映了今日世俗學校教育的嚴重危機。他們正在尋找的是,自己能夠認同、有發展性、具有特色、卻又不流於怪異的群體價值與社群文化。因此,年輕人不再視家庭、學校為提供人生問題解答的關鍵資源,而更多轉向同儕、流行文化、與各種多元價值的社會群體。

同輩關係與網路遊戲中的尋覓:後現代社會由為數眾多而又多元的小社會網路所組成,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項目更多,但個人與社會整體的關係卻更為疏離。既然缺少普世皆准的價值體系可以讓年輕人安身立命,他們就必須找到讓自己能夠認同與適應的小團體,以此使自己不致淪為社會的邊緣份子,這對他們來說是極大的挑戰。因此,角色扮演(role-play),成為後現代年輕人最風靡的遊戲模式,他們可以在其中任意地改變自己的自我形像與群體認同,以此尋找最合適自己的生存策略,又不必負起現實生活的嚴肅責任。

P13事工中以團契與門訓為策略:後現代社會下的年輕人,其參與教會的動機不一定是為了追求信仰,也可能是為了尋找歸屬的社群。相較於上一代而言,他們更傾向於先進入團契,而後才參加崇拜;而非先參加崇拜,之後再走進團契。因此,在後現代社會裏,團契的建造顯得更為重要。然而,我們也需要留意到,今日的許多年輕人對價值觀的態度是相對而多元的。雖然他們也願意配合教會的期待,履行各種基督徒的職分,但這並不等同於他們從內心裏已經歸信基督信仰,因此,提供有深度的門徒訓練對後現代社會下的年輕人的信仰成長是非常關鍵的一環。

事工中個人成長與團契關係並重:我們觀察到,在85/90後的年輕人中,也有向保守屬靈長輩認同的一群人,效法他們屬靈的外表、屬靈的術語,但生命的內涵尚未成熟。他們可能很得保守長輩的喜愛,卻不見得為同儕接受,同時更容易掉入屬靈驕傲的試探中。門徒訓練者需要有洞察力,輔導他們在基督的恩典裏用信心建立真品格,與整個團契一起成長。

小組門訓之意義:以小組的形式進行門徒訓練,不但傳遞了門徒訓練的內容,也提供了年輕人可以認同與歸屬的群體生活。在小組中建立信任、開放的氣氛,一面分享、一面學習,對於門徒訓練的成功至關重要。

連於基督的自我建造之目標:以基督信仰來建立個人的自我形象,這為後現代社會下的個人提供終極的目標與救贖性的引導。「在基督裏就是新造的人」的信念可以幫助年輕人面對自己,並接受生命改變的可能性。「住在基督裏」、「學像基督的樣式」能夠鼓勵年輕人勇於突破自我的限制,邁向生命改變的路程。

處境化神學理念對學生事工的指導意義:基督信仰所具有的普世價值內涵,在支離破碎的後現代社會環境裏可以為年輕人提供相當程度的穩定感,並幫助他們建立可以安身的社群。雖然在基督宗教的氛圍中,各教會與團契的文化也在不同程度上呈現出多元而分化的狀態,但是,「肢體雖多,身子卻是一個」,教會需要慎思明辨,在各種神學、聖經、世界觀與倫理議題上,何時求同,何時存異,兼顧一與多平衡並存的團契觀與教會觀,這是後現代社會處境中需要深化的牧養哲理。

處境化神學的應用與今日學生事工切入點:基督信仰在上一代華人知識份子中傳播時所被關注的議題,如信仰與科學、有神與無神、一神與多神、創造與演化等等,相對而言,在新生代的知識份子中已經不再具有佈道上的重要性。取而代之的是對自我實現、人際關係、存在價值、家庭婚姻、情緒管理、社會正義等議題的密切關注。然而新生代知識份子並非不需要再認識有關信仰與科學、或與無神論相關的議題;只是這些議題不再是向85/90後這代人傳福音時最理想的切入點。

新生代基督徒的特質:基督信仰在上一代華人教會中傳承時重視個人靈命的塑造與家庭的倫理,展開來講,就是重視個人靈修而較忽視團契生活,重視順服權柄而相對忽略神學教育。但是,新一代的基督徒知識份子有所不同,他們更樂意分享個人靈命的失敗,更看重軟弱中互相扶持的肢體生活,並且一旦克服對於使用文字學習抽象知識的障礙,就會展示出他們對學習神學的高度熱誠。相較於上一代,他們更有機會體現團契生活的真諦,並更有可能建立具有宗派特色的教會系統。

維度五:信息化、全球化下的後現代社會正改變著年輕人的文化溝通模式。
權威典範的轉換——從教導到啟發:信息科技的不斷創新與普及,使今日的年輕人擁有自主、快速、方便、便宜、多方掌握信息與創造信息經濟的能力,這顛覆了現代社會中教導式的權威典範,而轉向後現代社會中啟發式的權威典範。

P14(1)並非完全虛擬的網路自由:中國新一代年輕人在網路與社交網站上的言論與風格都體現出大膽、自由而開放的特性,反映出他們對中國專制政治、威權社會以及管制公眾輿論的反動。因為可以更自由地表達自我與獲取信息,網路世界對中國年輕人而言並不完全是虛擬的,而是具有相當的真實性。

流行文化的魅力——美的元素:流行文化反映了新一代年輕人對美的追求,即所謂的「美就是力量」。缺少精緻包裝、豐富設計感的產品或信息,被他們認為是廉價而不屑一顧的。教會對年輕人發佈訊息與舉辦活動也需要重視美感;畢竟,神是一切美感的源頭與終極的創造者。

美的力量之一——以簡潔對抗複雜:部分年輕人偏好唯美、單純、不復雜的設計風格,這反映出他們對現實生活過於複雜的厭惡感。
流行文化的感召——成為自己:流行文化也反映出新一代年輕人對自我風格的追求,即「敢於作自己」。勇於實現個人特色、無懼社會壓力的歌手、作家、演員、藝術家,都可以成為後現代年輕人心中的英雄與偶像。對於他們而言,「自我」(Self)已經成為十分嚴肅的哲學課題:關心自我、探索自我、追求自我實現並不等同於自私(selfish);因為新一代年輕人並非僅關心本身的自我實現,他們也關心彼此的自我實現,並視幫助彼此的自我實現為道德價值。因此,當才藝選秀節目中有默默無聞的市井小民一鳴驚人時,全體觀眾都可以為之流淚喝采。

文化溝通模式的轉換:信息科技與流行文化的結合,帶動文化溝通模式進一步的創新,甚至塑造年輕人的世界觀。流行音樂、微電影、動畫等形式的流行文化,透過信息軟體、全球網路與社交媒體在年輕人中間廣泛傳播,更甚於傳統電視、CD、DVD等媒介。訊息傳播更重視訊息的啟發性(inspiration)而非權威性(authority),也更趨於娛樂化(gamification)、短平快化和破碎化(fragmentation)。信息的接受與管理則更趨於以視覺為中心、偏重直覺,而降低對文字與理性的運用。年輕人更習慣於使用手機或pad上網,同時管理多方信息,但注意力時間長度則大大縮短(short-attention span)。

「迷戀」網路的原因、意義與局限性:部份新一代的宅男宅女們沉溺於網路與手機,並非是因為他們喜愛網路與手機本身,而是當他們面對社會並產生悲觀失望與無力感時,還希冀在網路上尋找自由表達與自由信息的窗口,並探索自我的價值和尋找個人的定位。從他們在網上分享的訊息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內心其實渴望與人有真誠的接觸,然而現實生活中的社交生活圈過於狹窄,而且缺少真摯。網路似乎讓是使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更加地便利,然而,網路的局限性在於,它並不能真正解決人與人之間由於缺乏直接與面對面的接觸而帶來的疏離與寂寞。

網路事工的局限與突破:沉溺網路本身也使他們更容易跌入網路色情與網路詐騙等不健康的道德行為或商業行為的引誘。儘管網路事工可以為他們提供信仰諮詢,但是,網路事工本身並不能有效地觸及他們的內在生命與心靈;用同理心認識他們的心靈需求,幫助他們建立以在真愛中認識自己、在真理中認識社會的生命交流,才能有效地幫助他們進入信仰,並經歷生命的重整與成長。網路科技只是提供了一種技術層面的平臺;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的生命交流與成長陪伴經驗才是贏得新一代年輕人的關鍵。

維度六:北美教育環境吸引中國家庭經濟實力較強的學生前來就學,就整體而言,他們當中以中產階級及其以上的富二代、官二代居多。
來美學生的總體經濟狀況:85/90後一代來北美留學的本科生與研究生多半自付學費與生活費,這與九十年代後來美留學的一代人有所不同,後者多半依靠申請獎學金與打工求學和謀生。這也形成兩代留學生之間的強烈對比,就整體而言,當下來美留學的人當中,家庭經濟實力較強的人居多。

校園事工所受到的影響:今日在北美留學的本科生與研究生,就其生活水準與消費水準而言,明顯較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的一代留學生為高,這不僅逐漸引起美國校園工作者的關注,也影響到傳統校園事工模式。教會的愛宴、外展的活動、開放家庭的晚餐、退修會的場地、交通接送使用的工具等等均需要重新考量,或提高素質,或變換形式,以配合學生的需要與期待。

來美學生中非獨生子女情況:根據我們的觀察(未經統計證實),在北美留學的85/90後一代人當中,可能非獨生子女的比例較國內城市中的85/90後略高,他們當中許多人家中都有年齡小於他們6-12歲的弟妹(待研究證實)。即便如此,因為弟妹年齡相距較大,以及撫養方式的差異,他們仍然可能具備獨生子女高度獨立又高度依賴的雙重性格。

來美學生的多重留學動機:新一代留學生到北美留學的動機非常複雜,他們或者1)因為父母認定孩子出國唸書將來返國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而應父母要求出國留學;或者2)為了將來返國接續父母家業而應父母要求出國留學;或者3)為了逃避國內高度競爭的教育環境而被父母要求出國留學;或者4)為了獲得移民身份,將來全家移民而依父母意願出國留學;或者5)自己希望出國留學,希望開拓視野,特別是吸收西方文化中平等、自由、開放等社會價值;或者6)出於從眾心理,即周圍人都鼓吹出國留學,加增父母與個人對留學的興趣;或者7)父母完全對國內的發展感到失望而盼望兒女嘗試到國外發展;或者8) 通過學校的交換學生計劃出國,他們支付國際學生的學費,有機會同時獲得國外與國內大學學位。據觀察,能夠出國留學的人,盼望留在國外發展、或是在國外獲得一定發展之後再回國的人數居多,純粹只是出國念書、畢業後即返國的人數較少。

來美學生的經濟實力差異:以為在北美留學85/90後都是富二代,是一種迷思。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願意投資相當的經費支持孩子的學費與生活費,並不等於家境富裕。無論是在北美尋找工作,或是返國就業,學生完成學業之後,仍然需要擔負相當的財務壓力。留學者本人也不見得會自認為家境富裕,校園事工工作者需要留意,避免動輒稱呼他們為「富二代」。真正的富二代與官二代沒有經濟壓力,在北美完成學業之後,他們會有更多的條件運用不同的身份居留北美,或是輾轉到其他國家。

申請材料造假的傷害與後患:到北美留學的中國新一代留學生,由於多半是應父母的要求而留學,其中在申請學校時所提供的推薦信與成績單上造假的人為數不少。然而,也有許多人良知未泯,因造假而經歷很多痛苦的心靈掙扎、情緒困擾與自我形象的貶損。

P14(2)與中國境內非留學同齡人之間的差異:整體而言,中國國內嚮往出國留學的風氣經久不衰,能夠順利出國留學的人畢竟是少數,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也屬於「菁英」群體,這也自然地形成他們的一種意識,即感覺自己與沒有機會出國的人有所不同。在國外,他們也願意與其他的中國留學生一起建立自己的社群,塑造自己的社群文化,例如參與中國留學生與學者聯合會等。在北美的中國85/90後留學生,與在中國境內的85/90後的確不盡相同。原生家庭經濟基礎上的差異,加上海外留學與生活經驗的洗禮,這些都在逐漸拉大這個年齡群體內部的文化差距,而從「留學」轉變成「海歸」則更加深了這個年齡群體內部的文化落差。

北美社會環境的雙重特徵與影響:對於從中國來的留學生來說,北美開放、自由的言論環境是最具有衝擊性的經驗,可以重新塑造一個人的全部世界觀。然而,北美的媒體、網路、電玩上也充斥著許多暴力、色情的因素,並且可能對中國留學生造成負面的影響。

維度分析的交叉運用與限制
代際差異所反映的時代鴻溝:根據以上六個維度的分析,我們觀察到85/90後的整體氣質與特色,這自有其獨特的歷史、社會、經濟與文化的背景;他們與上一個世代之間的差異,不能完全從年齡的代溝(generational gap)上獲得理解,而更應該從文化溝壑(cultural gap)的視角來進行解析。換言之,即便是在年齡成熟之後,他們與上一個世代之間的文化差異也不會輕易地改變或消失。

共性特質引導下的個案認知:以上採取不同「維度」(dimension)的視角來分析中國85/90後一代留學生的特質,乃因所涉獵的因素的確高度複雜,而落實到具體的個人,我們又可以說,每個留學生都有自己的生命故事,不宜以刻板印象、以一概全、先入為主的方式去理解。然而這六個維度確實可以為我們提供基本的分析框架,如能配合傾聽、關懷與對話,則有望能幫助我們更快地去認識一個個留學生的內心世界。

從點到面的案例分析與應用:以上六個維度上的每個因數都可能對一個留學生各個方面的生活產生輻射與交互性影響,因此可以交叉運用作為分析的工具。例如:一個來到北美兩年的留學生,每天下課以後仍然沈迷於網路社交,和仍在國內的一群高中朋友打網路遊戲,衣食不能好好自理,成績一路下滑。我們從這六個維度上的不同因數進行分析,就可以發現一些線索,並幫助我們去理解這個留學生的處境,逐漸找到關懷的切入點與幫助他的方法。

上帝的主導與聖靈的同工:最後,我們再次重申,這裏所提出的六個維度都各有其分析的限制,任何事工的發展一定離不開上帝的主導和聖靈的同工。因此,服事85/90後的人需要留意和順服聖靈的帶領,靈活應用這六個維度,深入認識個體的差異,以此有效地將他們帶入到福音之中,幫助他們獲致個人生命問題與社會問題的解答與行之有效方案。

歡迎您支持使者培訓事工,請聯係基督使者協會:717-687-8564,afc@afcinc.org

anyShare分享到: